HKGalden時事臺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人民解放軍的真相》:中國若要對台動武,目標是克里米亞式的「混合戰爭」
【第一章 人民解放軍鎮壓台灣、香港的那一天】
(前略)

習近平挫敗連連的對台政策
就在這樣的時勢流轉中,習近平於一九八五年,就任為福建省廈門市的副市長。廈門是對台灣的最前線,早在改革開放剛開始不久,就已經與台灣的商人有所交流,因此一直與台灣問題關係密切。習近平因為在福建省待了十七年,所以相當自負,認為自己是解決台灣問題的頭號專家。在這之後,他從福建省轉任浙江省,接著又成功進入中央,但是他拔擢的部下,將近半數都是福建省時代的幹部——這些人都是台灣問題專家。

習近平有著強烈的想法,希望能在自己手上解決台灣問題。二○一五年,他和台灣的馬英九總統在新加坡舉行高峰會談;在任期內解決台灣問題,就是他最大的心願。畢竟祖國統一,乃是朝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邁進的最優先課題。

可是,習近平的對台政策卻遭致了慘敗。習近平的權力基礎是來自軍方等保守派,因此他那種恐嚇性的言論與高壓的態度,總會讓周遭的國家大皺眉頭。雖然他順利和馬英九會面,卻幾乎沒有收到任何成果。國民黨在接下來的總統大選中慘敗,由強烈傾向獨立的民進黨蔡英文上台。

二○一九年一月二日,習近平針對台灣問題進行演說;在這次演說中,他再次提及「不放棄行使武力」,同時也重申了「一國兩制」。「一國兩制」是一種強迫對方統一的表現,因此江澤民和胡錦濤幾乎不使用這個詞彙,而是改用「和平發展」進行陳述,他們企圖透過經濟發展來達成兩岸融合,但習近平卻再次提出了這個已經不再使用的詞彙。之所以如此,可以看成是他期望早日解決台灣問題,因而焦急不堪所致;而「行使武力」這樣的說法,簡直像是大開倒車,回到鄧小平時代。

儘管蔡英文政權在二○一八年十一月的地方大選中慘敗,但習近平高壓的態度,讓台灣的選民普遍對中國產生強烈反彈,這很可能使得蔡英文在二○二○一月舉行的總統大選中,有機會再次獲得連任。假使蔡英文連任成功,那就等於是習近平的對台政策再次陷入慘敗境地。胡錦濤時代產生了馬英九政權,並且獲得成功連任,但習近平時代卻誕生了蔡英文政權,還讓她相當有機會連任,這實在是慘不忍睹。習近平的算盤是,倘若國民黨政權能夠重新上台,那就透過和平協議,設法解決台灣問題,但假如國民黨無法重獲政權,那就應該在不惜行使武力的前提下,採取更現實的對應方法。

目標是克里米亞式的「混合戰爭」
中國若要行使武力,迄今為止所主張的方法,都是先用飛彈攻擊台灣,再派兵登陸。可是這樣會遭到國際社會所孤立,更重要的是很有可能導致美軍出動。現在美國放話說,「台灣若是遭中國攻擊的話,只要抵抗二十四小時」,若是抵抗超過二十四小時,美軍就會從關島等基地趕到馳援。過去他們說的是「七十二小時」,所以台灣的立法委員也會質問,「到底我們實際上能撐多少時間?」;另一方面,要是美軍真的介入,日本一定也會發動《重要影響事態法》(先前稱為《周邊事態法》),屆時中國就必須與聯合國軍隊及各國盟軍為敵;而以此為前提進行沙盤推演的話,就會發現中國迄今為止主張的行使武力模式,完全不切實際。

是故,現在中國考慮的是「克里米亞方式」。習近平與普亭曾經見過三、四十次面,每次見面都會討論這個話題。另一方面,中國也派遣專家到俄羅斯、或是招聘俄羅斯專家前來討論克里米亞方式,亦即所謂的「混合戰爭」。混合戰爭指的是派遣特殊部隊或民兵進行資訊操縱或地下工作,以非軍事手段進行擾亂的嶄新作戰形式。透過這種方式,台灣或許就不再那麼難以攻擊了。

要行使這種戰法,首先要將台灣從國際社會中孤立出來。現在,中國用盡手段,要拉攏與台灣有邦交的國家。蔡英文政權上台的時候還有二十三個邦交國,但現在已經減少到十七個國家,而教廷和台灣斷交,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

另一方面,他們為了將台灣從各種國際組織驅逐出去,也使用了相當強硬的手段。比方說二○一九年八月原本預定在台中市召開的東亞青年運動會,就因為中國的妨礙而被迫中止。透過這種方式,他們將台灣割裂於國際社會之外;若能完全孤立台灣,則台灣問題就變成中國的「內政問題」了。

利用台灣黑道,培養親中派
中國更進一步重施在香港的故技,將台灣的黑道培養成親中派。台灣的黑道大致可分成天道盟、四海幫、竹聯幫三大組織,這三個組織都是外省幫派,其起源乃是由清朝時代的祕密結社,渡海到台灣之後形成的組織。這些幫派的頭子在福建、廣東等地都享有各式各樣的特殊利益,也經營公司;他們會透過手機向台灣的小弟下達指示,要這些小弟展開各種地下工作。

當中最有名的黑道頭子之一,就是長期居住在福建的白狼(張安樂),他在台灣組織了一個親中政黨(註:中華統一促進黨,簡稱統促黨)。他們不只在日本交流協會前進行抗議,還下在台灣很有名的日籍技師八田與一銅像的頭顱、破壞日本統治時期神社的石獅子。不只如此,他們還會唆使小弟,對支持台灣獨立的遊行施以暴力攻擊,整天開著高掛五星紅旗的車輛,在市街呼嘯而過。據說,這些全部都是中國在背後出資支持。

台灣的地下電台也是如此。他們原本是台灣民主化時代潛藏在地下、對國民黨政權進行批判的廣播電台,最盛時期在全台各地共有將近兩百家。陳水扁時代因為認為這些地下電台對台灣民主化有所貢獻,一度允許他們合法化,但因為合法化必須支付稅金、又沒有辦法打廣告促銷藥品、還必須公告播放時間,導致他們紛紛放棄合法化,最後轉而潛回地下。

現在,這些地下電台實際上也變成了黑道的資金來源。原本追求台灣認同、和國民黨政權為敵的人們,在接受金錢誘惑的情況下,漸漸轉變成親中派。不過,他們並沒有直接歌頌中國共產黨。為了避免流失聽眾,他們主要採取的策略,是以批判蔡英文政權、和民進黨內的部分激進派對立,從而拉低民進黨整體形象的方式為主。

煽動混亂,以待解放軍出動
在台灣的選舉中,也有中國的資金流入。台灣有很多地下賭盤,裡面都有共產黨的資金。比方說二○一八年的地方大選,在高雄市是由國民黨的韓國瑜和民進黨的陳其邁相爭,情勢呈現五五波的膠著狀況。這時候,地下賭盤開出韓國瑜輸二十五萬票的盤口賠率,意思是說韓國瑜如果輸在二十五萬票以內,那就算是他贏,於是眾人紛紛壓注賭韓國瑜贏;結果韓國瑜大勝十四萬票,組頭損失慘重,但是國民黨和韓國瑜獲勝,對中國來說堪稱是可喜之事。這些地下賭盤的資金都是由中國出資,其中的組頭也大部分屬於黑道組織;中國就是用這種方法,來完全控制台灣的地下社會。

台灣最害怕的就是「混亂」。若是透過散布假新聞,讓選舉落敗一方的支持者起來示威抗議,就可以利用黑道煽動混亂,從而讓人民解放軍堂而皇之出兵台灣,以「恢復秩序」——然後趁國際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像克里米亞一樣,把台灣奪取下來。這就是習近平最近採用的台灣侵略戰法。

另一個對台灣很不利的地方,是台灣的軍隊和情報機構裡大多是外省人。追本溯源,蔣介石當初帶了百萬大軍來到台灣這個小島,這些外省人在台灣都無親無戚;因此,他們的人脈僅限於軍中,子弟也只會出任軍隊幹部。情報機構也是一樣,幹部大部分都是外省第二、第三代。

因此,儘管台灣的年輕士兵都是台灣人,但是上層卻被外省人的網絡給層層束縛,導致台灣人即使從軍也無法出頭,能出頭的只有外省人。這些外省人都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也都期待著和中國統一。

不只如此,中國也以各種活動拉攏台灣的退伍軍人,或是給他們「顧問」的頭銜,和他們締結關係。這些退伍軍人定居在中國,而他們的子弟則在台灣擔任軍方指揮要職;因此不管政權怎麼輪替,軍隊和情報機構幾乎都是依循著中國的意向在行事。再加上黑道也都唯中國馬首是瞻,混合作戰的條件可說已是水到渠成。

但台灣和克里米亞有一個不同點,那就是台灣的認同意識很強烈,社會上想和中國統一的聲浪並不高。不過,人民都畏懼台灣獨立會引來中國攻擊,所以不想獨立的居民也占了大多數,但中國卻將這樣的現象解釋成「他們都很想統一」。於是人民解放軍此刻便開始著手準備,只等台灣有個萬一,就要將大量的軍隊送到島上,以恢復秩序。

這章開頭說明的香港現況,正是中國拿來對付台灣的範本。將來,他們很有可能會在統一台灣上,使出同樣的手段。

台灣在二○二○年一月即將舉行總統大選;針對這點,中國使出了各種花招來妨礙這次大選。實際上,中國、北韓、俄羅斯等國家對他國選舉進行干擾的案例,可說不勝枚舉。比方說在美國總統大選中,俄羅斯就疑似介入了川普陣營的選戰;英國的脫歐問題背後,也有俄羅斯的影子;南韓彈劾朴槿惠前總統,也是北韓透過網路誘導輿論的結果;中國除了在二○一八年的台灣地方大選中暗動手腳之外,也有情報指出他們介入了澳洲的選舉。

這些國家透過種種干預手段,漸漸累積起相關的技巧;這會帶來怎樣的影響,相當值得關注。現在日本應該還沒有被中國介入,但若不注意的話,日本的選舉搞不好也會受到影響。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29614?utm_campaign=sharebtn&utm_medium=facebook&utm_source=social2017&fbclid=IwAR1AtuRhVu26fYTrwPF1y2sVM4LOlgXYxlh85P8gJKmJV_ZXnAuqKvJ5ay0
Good0Bad1
2020/01/14, 10:28:57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0 個回覆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