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alden學術臺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虛竹對香港的啟示 - 馮睎乾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E9%A6%AE%E7%9D%8E%E4%B9%BE/daily/article/20190929/20777285/

虛竹對香港的啟示 - 馮睎乾


《天龍八部》截圖

目下香港的局面,常常令我想起《天龍八部》第三十一回〈輸贏成敗 又爭由人算〉的珍瓏棋局。據金庸解釋,「珍瓏」即圍棋難題,「那是一個人故意擺出來難人的,並不是兩人對弈出來的陣勢,因此或生、或劫,往往極難推算」。

這盤珍瓏,由逍遙派掌門無崖子花三年構思而成,他幻想藉此收個天資聰穎、英俊瀟灑的弟子,將畢生功力傳授給他。無崖子讓徒弟蘇星河擺攤子,苦命的蘇星河就這樣默默等待三十年,一直食白果。人算不如天算,最後被時代選中的勝利者,竟是資質平庸的醜和尚虛竹。

在小說第三十一回,書中一、二線角色雲集,下棋的除了終極決戰的蘇星河和虛竹,還有段譽、段延慶和慕容復,而在旁邊吃花生的則有玄難、鳩摩智和丁春秋。這盤珍瓏最有趣的地方,在於它是每個人內心的一面鏡,通過這一局棋,所有人的心理創傷和性格缺陷都無所遁形。

第一個挑戰者,是書中最和理非、最離地的藍血人段譽。他棋思精密,下了數十着都非常高明,但因為「愛心太重,不肯棄子」,最後還是敗陣。段譽的缺點是過分癡情,尤其是對王語嫣,他善良地堅持「一個也不能少」,結果反而全軍覆滅。

接着挑戰珍瓏的,是野心勃勃,一心想「光復大燕」的慕容復。他的對手不是蘇星河,而是另一野心家鳩摩智。慕容復對這局棋凝思已久,以為無得輸,誰知鳩摩智下了幾子,就「大出他意料之外,本來籌畫好的全盤計謀盡數落空」。鳩摩智覷準慕容復的弱點,刻意在邊角糾纏,還聲稱要「攬炒」來刺激對手:「慕容公子,咱們一拍兩散!」結果慕容復中計,心神大亂。

鳩摩智乘機再插一刀:「慕容公子,你連我在邊角上的糾纏也擺脫不了,還想逐鹿中原麼?」慕容復一聽,百感交集,想起自己勞碌半生,盡心竭力,復國大業終究是一場春夢,突然間大叫一聲,就拔劍自刎。幸好段譽出六脈神劍及時阻止,否則慕容復的戲份就完了。慕容復失敗之由,在於「執着權勢,勇於棄子,卻說什麼也不肯失勢」。所有終日發「皇帝夢」,視人命如草芥的野心家,都是慕容復。

和理非無用,野心家無用,這時候「四大惡人」之首的段延慶出場了。他起初十着棋走得很正路,但從第十一着起,走入了旁門,越走越偏,終於敗勢已成,難以挽救。德高望重的少林派大師玄難,語重心長地歎道:「這棋局似正非正,似邪非邪,用正道是解不開的,但若純走偏鋒,卻也不行!」

言者無心,聽者有意,玄難這幾句話,令段延慶想到自己的悽涼身世——他生平第一恨事,乃是殘廢之後,拋開本門正宗武功,改習旁門左道的邪術,結果淪為臭名遠播的惡人。別有用心的丁春秋見狀,立即笑騎騎出口術,意圖煽惑段延慶自殺:「是啊!一個人由正入邪易,改邪歸正難,你這一生啊,註定是毀了,毀了,毀了!」

香港也有一群段延慶,本來是奉公守法的正派。然而他們卻選擇由正入邪,戴上面具,喬裝犯法,更與旁門左道的「體制外勢力」勾肩搭背,稱兄道弟,終於淪為臭名昭彰的惡霸。假如香港是一盤珍瓏,即使你惡貫滿盈,最後也只會走上絕路。

虛竹見段延慶被珍瓏迷惑,怕他真的自殺,救人心切,不理三七廿一,閉起眼睛亂下一子,恰巧放在一塊已被黑棋圍得密不通風的白棋之中。表面上這是一步大笨棋,因為他自己將自己的大片白棋吃了,段譽、慕容復、蘇星河等人看了,都認定這是自殺式下法,白棋斷無生理。

這時候,從迷亂中醒過來的段延慶卻發現,破解珍瓏的秘密,正是要「往死路上去想」:白棋先擠死自己一大塊,以後的妙着方能源源而生。段延慶感激虛竹救了他一命,以腹語術暗中指示虛竹下棋,由於那一着怪棋打開了前所未見的局面,連蘇星河也始料不及,結果虛竹竟反敗為勝。一步亂打亂撞的棋,就這樣改寫了虛竹的命運。

虛竹破解珍瓏,很多人只記得那非理性、自殺式的關鍵一步,卻往往忽略了段延慶的角色。假如沒有段延慶這個「隱形大台」,以理性指導虛竹其後的每一步棋,那麼虛竹的自殺一着,就真是自殺了。因此珍瓏的解法是:走了非理性的一步後,必須走數十步最理性的棋。

當然,現實沒有棋局那麼簡單,但我們的時代跟珍瓏一樣,都是人性的照妖鏡。

馮睎乾
電郵 [email protected]
Good0Bad0
2019/09/29, 11:16:55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0 個回覆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