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alden時事臺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天主教港教區三招防兒童受性侵 神職人員禁與小孩獨處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315/20633789

天主教港教區三招防兒童受性侵
神職人員禁與小孩獨處


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發表最新牧函,宣佈三項措施,防止神職人員性侵犯兒童。
資料圖片

【本報訊】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發表最新牧函,宣佈三項措施,防止神職人員性侵犯兒童,包括神職人員不該於任何隔離及關閉的地方與小孩獨處;神父聽取兒童告解時,要有成年人在場;以及所有涉及未成年人的教會活動必須公開舉行,並有超過一位成年人在場。有本港神職人員指新措施亡羊補牢,無可厚非,惟擔心告解有多於一人在場,影響保密要求。
記者:張嘉雯

湯漢上月底發表四旬期牧函,在短短一星期後、即本月6日教會聖灰禮儀日,再發表題為《以信德的目光正視教會》的牧函,全文刊於今期、即周日出版的《公教報》頭版,當中論及「教宗的角色」和「性侵犯未成年人」兩大議題。

教廷上月舉行「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會後公佈三項跟進措施,包括教宗將頒布有關「保護兒童和脆弱成年人」手諭;推出梵蒂岡城的新法律和指南,以及信理部的手冊;成立「專門工作組」去協助有困難的主教團和教區。
跟教廷指引修訂港守則

湯漢在牧函中指,將根據教廷會議後發表的指引,修訂香港教區兩份守則,包括因應2002年前神父劉嘉兒性侵男童案而在2009年釐定的「為未成年人士服務的牧民工作者的行為守則」,以及「教區組織內性侵犯兒童投訴之處理守則」。他表示教區將制訂完善計劃,以協助神父候選人達心理成熟階段。

湯漢又呼籲,所有認為自己是受過性侵犯的人,或對性侵犯個案知情的人士,「都有權利向政府有關部門及教會當區舉報」,又嚴詞表明在教會圈子中,「對性侵犯事件不容許保持緘默及營造隱瞞風氣,卻要使之提高透明度」。明言要保護被侵犯者,「而不是侵犯者及教會機構的聲譽」。他解釋,幫助侵犯者改過的最佳方法,「就是與他們對質,使他們面對自己的良知,並為自己的罪行承擔責任」。

新公佈三項措施中,第2項要求司鐸聽小孩子告解時,該有令人信任的成年人在場,「只要不牴觸告解聖事的保密要求即可」。有神職人員指教會過往有指引,要求神父避免與女士獨處,「例如見女教友嗰陣要開住門,咁係保障自己,𠵱家就加埋細路仔落去」。/p>

神職人員指執行有難度

他認為新安排是教會亡羊補牢,無可厚非,但小孩告解需有令人信任的成年人在場,執行上有難度,「有乜理由呀,咁點樣守告解秘密?要佢父母在場,咁如果佢要同父母告解就唔使搵我啦,我哋點做嘢呀咁?」

該神職人員希望教會可提出具體指引,以免神父無所適從。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315/20633794

教宗手諭訂保護兒童規例


教宗方濟各將頒手諭,為梵蒂岡訂定保護兒童規例。資料圖片

天主教教廷上月下旬舉行「在教會內保護兒童」會議後,教宗方濟各將頒佈手諭,為梵蒂岡訂定保護兒童的規例,部份教區先行制訂防性侵指引。

訂明全球主教任務

梵蒂岡應對神父性侵的會議舉行後,主持會議的神父隆巴爾迪指,教宗將就保護兒童制訂新規例與指引,並在「不久的將來」以手諭形式公佈。梵蒂岡信理部也會在「數周或一或兩個月內」出版手冊,訂明全球主教在處理性侵上的責任與任務。

印度喀拉拉邦地區主教團上月初就公佈了新指引,當中規定教會人員不得在更衣室、卧室或關上房門的房間與未成年人獨處,又禁止兒童在無家長或其信任的成人陪同下進入神父宿舍。新西蘭主教團去年也同意在所有堂區採用一份防治性侵指引,當中訂明負責未成年人或脆弱成人的神父、教會職員和義工都要通過資歷查核、警方審查等程序,又明言要特別留意從別的國家、教區或堂區調來的人員。

美國早於2002年地區主教團也曾同意制訂一系列政策,包括禁止干犯性侵的神父復職並規定要上報性侵罪行;但10多年後,當地仍有不少受害人指控教區違反規例。
美國《天主教國家紀事報》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315/20633798

湯漢不點名批評陳日君製造混亂


湯漢提醒教徒「有責任全力支持教宗」,不點名批評陳日君對教廷的評論。資料圖片

【本報訊】中梵臨時協議被指是教廷向北京讓步,遭受教內外人士非議。天主教香港教區宗座署理湯漢樞機發表牧函,提醒教徒「有責任全力支持教宗」,並不點名批評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的評論「造成嚴重混亂」,提醒教徒在發表與教會相關言論時,「須顧及教會的公益」。有神職人員認為湯的要求不能接受,指政治決定並非當信道理;陳日君作為樞機,向教宗進諫是應有職責,如只做應聲蟲是失職。

神職人員:樞機提意見是責任

牧函一開始便指「有教會成員對教宗方濟各抱有疑惑、不信任,甚至敵意。他們認為教宗不清楚自己的所言所行,或認為他的言行偏離教會訓導」。翻查資料,陳日君曾不止一次指教宗對中梵協議討論內情並不知情,又指教廷官員蒙蔽真相;去年初教廷發言人就曾罕有發聲明反擊,指陳的言論製造混亂和爭議。

湯漢的牧函不點名批評陳日君,「教會內有些成員似乎抱着一種取態:當教宗的觀點與他們的觀點一致時,他們便擁護教宗;但當教宗的觀點有別於他們的觀點時,他們便以言論反對教宗」。他認為作為信徒,「當尊敬任職於羅馬教廷的神長」,表達意見須有節制,「特別是當一些意見會造成嚴重混亂,或引起信友間的不和諧」。

對於湯漢提到,教宗不單在傳授信仰和倫理上享有不能舛錯的特恩,在其他情況下,天主教徒亦應向教宗表示服從,有神職人員直言不能接受,「呢啲唔係當信道理,唔係通諭,唔係不能舛錯嘅部份,係政治上嘅嘢,點解唔可以表達意見?」

該名不願公開身份的神職人員指,樞機是教宗顧問,提意見是責任所在,「如果做樞機都盲從附和、唯唯諾諾,老闆講乜你講乜,做應聲蟲,反而係無盡做樞機嘅責任,咁仲做嚟做咩呀?」他相信「封口」的要求是來自教廷。
■記者張嘉雯
Good0Bad0
2019/03/15, 8:51:31 早上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1 個回覆
#null2019/03/18, 2:07:43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