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alden感情臺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社會專題:愛海浮沉男女 花大錢求脫獨 日僧佛寺辦Speed Dating 打救寂寞眾生
香港人尋找伴侶,若日常生活中找不着,有時會借助交友公司或交友App,成效不得而知。在日本,找對象則可以求佛。日本相親文化盛行,有佛寺住持充當媒人,在全國各地寺廟定期舉辦相親大會。佛系交友,不看外表,不怕失敗,不玩即興,緣份到了,幸福自然來。

佛堂前,渴望戀愛的男女誠心誦經,住持透過串佛珠、坐禪,讓寂寞的陌生人卸下心防,互相了解。日本僧人臨濟宗妙心寺派龍雲寺第22世住職木宮行志九年前開設「吉緣會」,創立日本僧人舉辦相親活動的先河。九年間,逾800名男女在佛寺邂逅終身伴侶。木宮行志說,佛寺的相親活動以助人為出發點,貨真價實,絕不會找美女俊男「做媒」,盼藉佛學開導參加者平靜內心,找到細水長流的幸福。


港人越來越傾向遲婚,甚至不婚。與香港一海之隔的日本,單身比率一樣高,但不少未婚男女積極「脫獨」,主動參與相親活動尋找另一半。木宮行志九年前得悉日本的相親活動收費昂貴,遂聯繫全國各地寺廟共同創立吉緣會,在其管理的靜岡縣龍雲寺舉辦首次相親,創佛寺辦相親的先河,大受歡迎。至今,吉緣會約有17,000名會員,相親會定期在全國100間寺廟舉行。

上月,龍雲寺就舉行過一次相親大會,活動在下午舉行,還未正式開始,一群渴望找到真愛的男女,已在寺廟外列隊等候。現場所見,女性參加者佔大多數,年齡都較輕,眾人皆盛裝打扮,化上濃妝;男性參加者佔三分一左右,不少人外表皆像「電車男」,較為木獨、戴眼鏡,神色靦腆。


相親前先念經坐禪串佛珠
木宮行志指,是次相親活動多達500人響應,最後隨機挑選120人參與。佛寺舉辦的相親大會,甚有佛教特色。活動開始時,不但有念經儀式,更有佛教體驗環節。住持會透過佛教談話、坐禪、串佛珠等活動,開導參加者放下內心執着,以擴闊心胸,接納眼前出現的陌生人。現場的參加者均閉目誦經,投入非常。

佛教儀式結束後,參加男女獲大會安排,根據年齡層和不同人士快速配對。配對後,各人會有五分鐘談話時間,完結後再與另一名參加者配對交談,如此類推。相親會亦有小組對話環節,確保現場參加者都有互相接觸機會,並在短時間內加深彼此了解。最後的自由時間,若參加者已發現意中人,便可鼓起勇氣,上前「抄牌」,與對方交換聯絡。


住持說,吉緣會舉辦的相親活動非牟利,以助人為出發點,參加者只需付3,000日圓(約210港元)的參加費作活動營運經費。因為較市面上收取數萬日圓甚至十多萬日圓的商業相親活動便宜,每次活動均座無虛席。為使活動順利進行,參加者需先接受入會面試,成為吉緣會會員,才可報名參加相親活動,「如果報名人士讓人感覺奇怪,或是被家人逼來,無意欲相親的,均不能入會」。


木宮行志續稱,參加者年齡大部份為30多歲,相親活動本身設有25至49歲的年齡限制,「如果同時讓20多歲和50歲以上人士在場並進行配對,相信並不合適,因此設有限制」。他亦強調,相親大會重視真實,開導參加者認識朋友、了解眼前人,不會像坊間相親會為牟利安排俊男美女「做媒」串場,確保參加者覺得安心。

相親會舉辦至今接近十年,目前約有800名男女在日本全國不同寺廟邂逅終身伴侶,有些人更選擇返回相識的寺廟圓婚。木宮行志笑稱,舉辦相親大會以來,每隔一段時間便會收到喜訊,「聽到大家結婚、孕育了新的生命,我很高興」。他說舉辦相親活動之前,拜訪寺廟的人都是小孩,或者60、70多歲的長者,20、30歲的一代屬稀客,舉辦相親會後,多了年輕人拜訪寺廟,「很開心可以直接聆聽年輕一代的想法」。

香港經常有單身人士的擇偶條件高得叫人譁然,成為網民討論對象,原來日本亦然。木宮行志指,要有美滿的婚姻,首要明白無人完美,「你並非尋找自己夢想的另一半,而是接納對方缺點、欣賞其優點」。


歡迎港人參與惟需懂日語
故不論在相親會中還是受訪時,他均不斷開導參加者擴闊心胸、平靜內心,接納他人。除了因為他相信緣份由此起,亦由於他不希望前來求愛的男女「求其」成婚,然後一、兩年後便離婚,「隨便結婚不等於幸福,希望大家會透過認識佛學,深刻了解身邊的人,細水長流,才會得到幸福」。

不少港人視日本為「鄉下」,哈日港人如果想締結異地姻緣,可否到日本參加相親大會?木宮行志稱,吉緣會在東京舉行的相親會,有不少中國人參與。目前吉緣會並沒有為外國人設定限制,惟參加者需能操流利日語,「整個活動以聊天為主,假如參加者不諳日語,很難投入活動」。


相親女目標為本  「男性收入始終是重點」

別老是說港女拜金,求富其實是普世價值。

雖然住持在相親大會上不斷強調參加者要欣賞陌生人的優點,多加接受、包容,惟大部份參加女性對男性收入都有要求。31歲的山田小姐已是第三次到佛寺相親,她說前兩次對參加活動的男性印象甚佳,更曾和參加者拍拖,惟最終分手收場。盼早日成婚的她目標為本,雖然現場男性的自我介紹中無收入一欄,但她與男性單獨談話時,會打聽對方年薪金額,「(年收入)始終是重點」。

山田小姐笑稱,上次參與活動時,現場帥哥甚多,那今次男生質素如何?她笑而不語,僅回答參加者太年輕。她心目中的理想對象是藝人向井理,「最重要性格溫柔、易溝通」。


讚活動助參加者漁翁撒網
被山田小姐游說參加、今年30歲的山口小姐讚揚佛寺舉辦的相親活動有助參加者漁翁撒網。她解釋,坊間舉辦的相親活動,必須要兩人情投意合,才能交換聯絡方式,佛寺的相親會卻能一次過向多人「示好」並交換聯絡,增加結緣機會。她的目標是找到有趣、搞笑的另一半,「因為我很喜歡日本的搞笑藝人」。

外形亮眼卻不願上鏡的文員Aya則是首次參加相親活動,在單對單接觸時,已獲多名男性主動「抄牌」。Aya卻嫌現場男性質素「麻麻」,「我和他們認識的時間太短,未整理到他們的優點,我會先把他們的資料記錄低,回家看看,才知道有沒有意中人」。她表示,個人擇偶條件是看上去清潔乾淨的男生,年收入「不可以說完全沒考慮」,但無為對方定下收入下限或上限。
日男指坊間相親多白撞女
參與相親的男性大多生活圈子細,32歲的山本先生指,他的同事全部都是同性,日常生活無法認識女性,因此才前來擴闊生活圈子。他沒有固定擇偶條件,「看上去印象佳就可」,也不介意女性主動查探年收入。山本有多次相親經驗,讚揚佛寺相親會的參加者彼此都有動力結識異性,「坊間有很多女士免費的相親活動,女士們只想來喝酒吃飯,沒有太大的交朋友動力」。他笑說在活動中已看上幾名女子。
脫獨不能眼角高  「別以為會遇上范冰冰」
「單身狗」最大的疑問是怎樣才能找到真愛?木宮行志建議一眾無戀愛經驗的男女嘗試感受失敗,「表白不一定成功,但你一定要嘗試,從挫敗裏變得圓滑,學懂和別人溝通。如果你30年來未曾拍拖,想結識女朋友,你要有頭五次表白都會被拒絕的心理準備」。他認為從失戀中磨平稜角,願意放開自己、接受別人,就是「脫獨」的開始。
直言俊男美女沒需要相親
木宮行志指,能夠結婚並與伴侶細水長流的人,一般都願意配合另一半,不會勉強對方服從自己。無法和另一半融洽相處的人,大部份的共通點都是不懂接受對方缺點,他以長者配戴假牙作比喻,「假牙本身是異物,不是身體天生的一部份,但學習接受,會很方便;另一半也一樣,你本身不認識對方,大家對事情有不同看法,如果你做到接受、包容,大家就可以很幸福」。

要「脫獨」就不能眼角高。木宮行志說,人習慣初相識時先看別人的短處,對在自己眼中不夠完美的人產生抗拒心理,他勸喻適婚年齡、打算參加相親的男女勿太挑剔,單憑外貌便拒絕認識對方,「別以為在相親會中會遇上美女如范冰冰,或者樣貌酷似Johnny's事務所男藝人的俊男,外貌出眾的人表白成功的機會較一般人多,不用參加相親。大家要學習欣賞別人的優點,很多人覺得好吃的食物所費不菲,但換個想法,學懂欣賞食物,每頓飯無論吃甚麼都是佳餚」。

日本「不婚」者眾,木宮行志指,現在的社會風氣和以前不同,父母、長輩不會像上一代般催逼年輕人結婚,未婚人士相對壓力較小,而且年輕人喜歡獨居,「習慣自己一套,便不想結婚」。
年輕人怕受傷不接觸異性
也有男性因財政原因拒婚,「有些人積蓄不多,覺得養不起另一半,因此拒絕結婚」。至於最大的原因,木宮行志認為是日本年輕人害怕失敗,「人們以為成年等於已經成長,變成大人,其實不是。太多人因為害怕受傷不敢接觸異性,卻不知道踏出第一步才能真正成長」。
41歲和尚有老婆  提倡「被飛」乃成婚之母
臨濟宗妙心寺派龍雲寺第22世住職木宮行志在九年前創立吉緣會,在寺廟內舉辦相親活動,竭力開導一眾單身男女學會欣賞別人優點。他建議無戀愛經驗的A0人士嘗試「被飛」,從錯誤中學習,成功協助多對情侶締結良緣,步向婚姻殿堂,猶如戀愛專家。原來今年41歲的木宮行志已結婚多年,妻子是他18歲時邂逅的初戀情人,「我的故事很平實,包容和忍耐說明了一切」。
「肉食妻帶」從明治時開始
木宮行志指,當初舉辦相睇活動,是因為得悉朋友為求成婚,向結婚相談所付出大筆金錢,甚至嘗試在網絡認識陌生人,「我覺得付一大筆錢去結識異性很無稽,而網絡交友又有很多騙案,很危險。為甚麼不在寺廟舉辦相親呢?因此我當時聯繫全國多間寺廟舉辦活動,大家一呼百應」。

木宮行志謙稱自己辦相親活動,嚴格來說並非創先河,他指日本寺廟自古以來都是社區中心,掌握所屬社區的資訊,除了居民的出生、死亡等資料外,古時知道某戶人家的子女未婚,住持會協助撮合,「我其實並不創新,外人看上去可能覺得很新穎,但我只是將自古以來存在的東西現代化,幫助別人的核心沒有改變過」。

日本佛教與中華圈佛教在教規上有很大分別,例如日本的佛寺住持不但可結婚,還可吃葷。木宮行志解釋,在明治時代之前,日本佛教一直禁止和尚結婚,惟從明治時代開始,政府頒佈「肉食妻帶」政策,容許僧侶結婚、吃肉,「古時日本很窮,很多人子女太多,於是把無力養活的孩子送到寺廟,現在人口太少,不會有孩子脫離家庭入教,所以我們自己也要生育傳承衣鉢」。

至於吃肉,木宮行志指,現在修行時,日本的僧侶依然不喝酒、不吃肉,修行完畢才會吃葷,「我們生活在現代,已經結婚了,很難要求全家一起吃素,我覺得容許吃葷是將佛教現實化,更貼近現代人的需要」。

父親是寺廟前住持,繼承了寺廟的木宮行志自小在佛寺長大,日常的工作是甚麼?他笑說是打掃,見到記者一臉愕然,他解釋:「坐禪、法事當然也有,但打掃是最多、我最重視的工作,環境打掃得乾乾淨淨,心境也隨之平靜。」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90314/20632753?fbclid=IwAR2ni6IbrNwoG2_NridgZfdLCqsqhJyrRi_78u9ngDTQa_lcbYQL9a0GGpA
Good1Bad0
2019/03/14, 2:00:43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5 個回覆
#null2019/03/14, 2:01:44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null2019/03/14, 2:01:49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null2019/03/14, 2:02:45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null2019/03/14, 2:09:47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null2019/03/15, 12:55:34 凌晨
引用快速引用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