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alden講故臺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說故事的人
https://www.my903.com/903openbox/tbcstory

說故事的人



詳細資料
【剝開橘皮:藍橘子的故事狂想】 6 個月前
改個奇怪的筆名,總會惹來訪問者的第一個問題:「為什麼叫藍橘子?」「其實這已經要講三分鐘。」藍橘子笑道。


藍橘子,網絡作家,成名作為《我是技安,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Facebook專頁坐擁超過六十萬粉絲,自我簡介為「仍未被世人發掘的詭異生果」-有多詭異?「本來這個世界沒有橙(橘子)這種水果,是農夫覺得桔太甜,柚子太苦,於是就將兩個基因合成,變成了橙。」

本質詭異以外,原來顏色更詭秘:「另外,橙是唯一一種用顏色命名的水果,那我就裝特別-你一定要剝開橙皮,看到故事的最後一句,才知道裡面究竟是橙色的肉,還是藍色的肉。」就像藍橘子的故事一樣詭譎幻變,你卻永遠不知道終點是溫暖的橙海,還是荒涼的冰原。

橘子的育成


藍橘子自小喜歡看漫畫及打機,在起跑線上已經違反大眾對作家的想像。「開始看漫畫後,有些故事想表達出來。」他笑言自已畫畫不好看,於是嘗試用文字表達,覺得過癮就一直寫到現在,「我想不到真的能夠出書,或者以寫作維生。」維生確實不易-他11年開始在高登討論區發表故事,被出版社相中出書後,以為實現了作家夢的第一步,卻在翌年簽書會慘遭滑鐵盧:「當時我出了五、六本書,以為會儲到愈來愈多讀者,照道理是這樣。」世事總是難盡人意,「網絡作家出書」的熱潮一過,簽書會只剩十幾個書迷,書局也嫌他不夠名氣而不賣他的書,逼使他反思現狀:「我不想連支持我的人都支持得那麼艱難,就開始想辦法經營自己的人氣。」


在寂寞的網絡年代,愛情語錄也許是作家的最佳入場券,「當年我決定不寫愛情的題材,是覺得這個題材已經泛濫了,但想不到現實就是愈多人寫,也總會有人看。」於是他開始在專頁寫自己跟女友小豆的戀愛瑣事,只是並不很享受「愛情KOL」的身份:「每年情人節都會有一些網路媒體訪問我,就問我對愛情有什麼看法,其實我沒什麼看法。」

粉絲數目節節上升後,他就開始在愛情散文中夾雜一些奇幻故事,「當時的情況很搞笑,我寫愛情文章會有幾千個Like,但一寫回自己的故事就只有幾十個Like,好像人們突然走開了一樣。」他苦笑道。幸運地,直到《阿公講鬼》系列和《我是技安,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的出現,讀者們才開始重新留意他的故事,「就知道,藍橘子這個人原來是寫故事的人。」果肉終於可以重見天日。

橙色的包裝


「故事是一種包裝。」藍橘子直指自己不太喜歡在Facebook寫說教式評論,那唯有用吸引的故事作一層包裝。「你想想,耶穌也是因為聖經故事才能被傳播得那麼厲害。廣告又需要故事、教學又需要故事、宗教都需要故事,用故事去包裝會比教書好聽。」

包裝的首要任務是「搶眼」,像新鮮美國橙的橙皮:從對《叮噹》的二次創作狂想,到阿公講的無限輪迥鬼故,到殺手外星人瘋人院......他的故事無一不搶盡眼球,怪得離奇,也怪得深刻。這回來到TBC的平台,配合大量視聽效果,該能讓橘子長得更多汁飽滿:


藍橘子的TBC作品-《殺人犯拍的電影一定大賣》講述一個新導演一直找不到投資者開拍電影,自覺懷才不遇之際突然遇上車禍,醒來已是兩年後:他殺了老婆、惹上黑社會,於是急急追溯這兩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有種塔倫天奴式狂想混合港產片的小人物喜感。「我構思這個故事的時候,其實是用一種比較接近電影畫面和劇情節奏的方式去寫,因為TBC可以帶給你一種臨場感,像故事中的電話響,你的電話也跟著響,所以我覺得這個故事變成電影是有趣的。」就像一口咬下去的橙肉,刺激清爽。

藍色的果肉


若故事新奇怪異就足夠,為何還要為橘子添上一點藍?「我想寫爭議性更強的題材。」去年藍橘子寫了一個關於自殺的故事,第一集就被檢舉,差點連專頁帳號也被封鎖。「人們覺得你寫自殺,就會令更多人自殺。」後來再寫關於藍鯨遊戲的故事,也被投訴宣揚不良意識,讓他十分無奈:「我想不到原來現在2018年,都還是停留在『看《古惑仔》就會加入黑社會』 的思想。」

但他偏要寫這些題材,揭示了鮮艷果皮下的理性核心,「因為很多議題都值得討論。」像他早前寫過一個從導盲犬視角出發,名為《我是一隻在收容所等死的狗》的故事,反思人類對動物的看法及盲人的處境,就引發了一些特別的迥響:

「寫完之後,有一個視障人士發訊息給我:『為什麼你會無端端寫這個題材?平常沒人會提這些事。』然後他講了很多社會的歧視,或者一些生活上的不方便之處給我聽。」讓作者自己也上了一課,「他說很多人都是想這個社會多了解他們,而不是怕了敏感的事物就避開他們。」於是藍橘子從他口中得知原來有「口述電影」和「無障礙手機app」的存在,更影響他做了一趟義工,去帶視障人士進戲院。他把經歷寫成散文分享,希望讀者能夠體諒盲人的難處,「我寫故事的目的就是這樣,令更多人關注一些他們本身不關注的事。」算不算兼負起一種社會使命?他笑言:「只是懶威。」

黑色的執著


橙色跟藍色乍看鮮艷明亮,混合在一起卻會變成很深很深的灰色,以至純黑,像提煉出一種執著。


「其實一直都會寫故事,直到自己不喜歡寫為止。可能當我賺大錢,已經不喜歡寫故事啦,那我就不寫了。」他現在幾乎隔天就寫一個故事,一直寫一直寫,藍橘子不諱言,他最大的心願就是可以突破《我是技安,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的Like數,「我就是想證明給其他人看,我自己的故事其實都可以爆。」這是屬於作家的執念。


多不勝數的故事中,藍橘子最愛《阿公講鬼》:「我本來不是常寫鬼故事,也不是要寫一個最恐怖的鬼故事,但我很想用《阿公》這個系列去表達很多不同的東西,而讀者又受落-就是阿公很長氣,但人們又願意聽,所以我覺得這個系列很特別。」這是對於意義的執念。


在一個日漸黯淡的城市,我們期待藍橘子繼續執著狂想。
Good0Bad0
2019/02/13, 7:12:59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0 個回覆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