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alden學術臺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聖經中天使與「虛神」原型及其演化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0156277569102297&set=a.10150529919857297&type=3&theater

在第一聖殿時代並沒有「天使」或「使者」(Malak) 這個詞彙和概念,當時只有父神「厄爾」(El) 、母神「阿舍拉」(Asherah) 和主宰天上萬象及列國的七十位神子 (Benei ha Elohim),《詩篇》82 篇記載眾神在錫安山上,有著一眾掌權的諸神議會 (Adar El),一如《約伯記》中撒但作為天軍 (Tzabaoth) 一員,這就是在公元前六世紀約西亞王申命改革後消失了的以色列神觀與宇宙觀 。

當時的七十位神子亦稱為「王」(Melek),合法地在聖殿裡受敬拜,這樣耶和華才有「王中之王」(Melech ha-M'lachim) 尊稱‎‎。

在《創世記》14 章祝福阿伯蘭的至高神 (El Elyon) 永遠的大祭司「麥基洗德」 (Melchi-zedek) ,在迦南祭司桑楚尼亞松 (Sanchuniathon) 提及的迦南神譜中「洗德」 (Sydyk, Sedek) 是主宰公義和木星的神祇,一如麥基洗德作為「公義、和平、完全之王」。

麥基洗德素來在猶太教及基督教擁有超然地位。《死海古卷》中的《戰爭卷》及《麥基洗德的再臨》顯示當時人們視麥基洗德為神作敬拜,一如基督在末世來臨並審判世人;新約《希伯來書》則記載了耶穌乃「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成了永遠的大祭司進入幔內進行贖罪祭」,「麥基洗德的等次」一用語引自《詩篇》 110 篇,而希伯來文的「等次」(Diverati) 一字與希臘文「道」(Logos) 為相同意思,這樣「照著麥基洗德的等次」就是指「以麥基洗德之形」;《拿戈瑪第古本》中的《麥基洗德》為一儀式禱文,當中記載基督一如《希伯來書》自稱祂是「至高神的大祭司麥基洗德的真實形像並轉生來到世上」。

在《列王紀上》11:7 記載所羅門為「虛神」摩洛 (Moloch) 在耶路撒冷對面山上築邱壇。摩洛敬拜盛行於上古的地中海東南岸地區,摩洛歷來是作為神明的名號,其子音 M-L-K 與上述七十神子的頭銜及麥基洗德均是「王」(Melek)。以色列人在貶低此神時,會故意讀作 Molek,那是源自「羞辱」(bosheth) 一字的母音拼湊而來。摩洛將兒童經火傳統解釋是將兒童作為祭品活活燒死,但事實上並非如此,而是用火進行的一種淨化儀式。

在《列王紀上》11:5 及 11:33 提及亞捫人敬拜名為「米勒公」(Milcom) 的「虛神」,其名字解作「大王」,同屬第一聖殿時代「王」(Melek) 一字的變體,與摩洛分享著相同子音,與掌管陰間有關。

在《以賽亞書》30:33,「原來陀斐特又深又寬,早已為『王』預備好了,其中堆的是火與許多木柴,耶和華的氣如一股硫磺火,使它著起來」,以及被擄回歸後寫成的《以賽亞三書》(即 55-66 章)作者在 57:9 指責「你把油帶到『王』那裡,又多加香料,打發使者往遠方去,自卑自賤直到陰間」,這裡的「王」該是指「虛神」摩洛或米勒公,陀斐特則是指敬拜摩洛之處。

在公元前六世紀約西亞王為要達到其政治上中央集權目的,便訛稱在聖殿中隱秘之處「發現」了古傳的《申命記》,目的是推行公元前六世紀「申命改革」(Deuteronomic Reforms) 一神論改革運動,把原在聖殿合法供奉的「王」(Melek) 之母音修改而貶成被造物「天使」(Malak),每當猶太文士要修改經典須符合相當嚴謹限制 ,是去除古代多神及天上萬象敬拜折衷的做法。在被擄回歸後深受波斯瑣羅亞斯德教(拜火教)影響,從而引入「天使」的概念,在瑣羅亞斯德教七天使/天神合稱 Amesha Spenta,意為「不死的聖者」,就是後來七天使長的原型。

腓尼基人敬拜的美刻爾 (Melqart) 亦是相同字根的名字,同樣解作「城邦之王」,是古代腓尼基城邦泰爾的守護神。隨着腓尼基的殖民擴張,敘利亞地區都開始信仰美刻爾。根據《猶太法典》記載,美刻爾信仰被亞哈帶到以色列,在耶戶在位期間被根除。在北非迦太基國全盛時,美刻爾敬拜一度傳至西班牙以及地中海沿岸地區。

在《士師記》8:33 記載:「基甸死後、以色列人又去隨從諸巴力行邪淫、以巴力比利土為他們的神」,巴力比利土 (Baal Berith) 據桑楚尼亞松 (Sanchuniathon) 迦南神譜指是古代迦南至高者 (Elyon) 的妻子(正確文法該是 Baalat Berith),意謂「聖約之神」,其名字與《創世記》首字「起初」(Bereshit) 極相近,而她誕下了天神與地神,如同《創世記》1:1 的「起初神創造天地」。

遲至十七世紀成書基督教魔鬼學之《所羅門七十二柱魔神》將其視為成統帥魔神;同期的《所羅門之鑰》相傳祂頭帶皇冠騎著紅馬;而《地獄辭典》則將祂描述為生性殘酷的「恐怖公爵」,這些都僅是中世紀人們所虛構。

早在猶太典外經《多俾亞傳》號稱「最惡劣的魔靈」及釋經書《猶太法典》中被所羅門王軟禁去建造了聖殿的魔靈阿斯摩太 (Ashmedai),在十七世紀基督教魔鬼學之《所羅門的小鑰匙》中亦是七十二位魔神之一,被描繪成擁有人頭、牛頭和羊頭代表七大致命罪中色慾的魔王。

有說「阿斯摩太」一名源自拜火教阿維斯陀語的 “aēšma-daēva”,其中”aēšma” 指「憤怒」,而 “daēva” 則是「魔靈」的統稱。

《希伯來聖經》中雖沒有找到「阿斯摩太」全名,但在《列王紀下》 17:30,卻出現了與「阿斯摩太」非常接近的迦南神話中女神「阿詩瑪」(Ashima) ,她基於得不到俊美醫神厄舒蒙(Eshmun)的愛,使厄舒蒙更害怕得自宮失血而死,然而阿詩瑪亦最終使祂復活。

至於「臭名昭著」的巴力西卜 (Beelzebub),常作「蒼蠅王」,被視為是引起疾病的惡魔及惡魔學中地獄的最高統帥。原為腓尼基人敬拜的「虛神」,新約聖經中稱巴力西卜為「魔王」。然而祂原來的名字該是 “Ba'al Zebul”,解作「天國之主」,即腓尼基人的太陽神,後來卻被以色列人將之貶義和妖魔化。

在《馬可福音》3:22 中,文士指責耶穌借魔王巴力西卜的力量驅趕惡魔,以及出現在《太 10:25, 12:24, 27》和《路 11:15, 18-19》擴展版本中。十七世紀牛津聖經學者 Thomas Kelly Cheyne 認為這裡提及的原文該是「天國之主」,只是後來受某些因素影響才出現變體的訛誤。

至於猶太教中的天使,上述已提及公元前六世紀「申命改革」將原來合法敬拜的神的眾子「王」(Melek) 貶為僅執行耶和華旨意的「天使」(Malak),甚至妖魔化一些古代重要神祇,貶為「偶像」或「虛神」。猶太教的天使觀發展非常緩慢,在舊約聖經中大多僅稱為「耶和華的使者」,只有最遲成書(公元前二世紀)的《但以理書》提及兩位天使名字。

猶太教及基督教均會把詞彙及異教神祇名字加上 El (神)而拼湊成不同天使名字,作為秘學及魔法使用,名字組合變化多端,沒有統一的說法。

米迦勒 (Michael) 一名極有可能是源自波斯神祇密特拉 (Mithra) 古波斯語的 Mica,解作「契約」和「友誼」,密特拉是波斯的太陽神、善惡二神間的中介者和不可見的神之彰顯,自此起源可理解為何公元前二世紀的《死海古卷》中米迦勒作為神子及彌賽亞而非純粹天使長而已,且帶領光明之子與黑暗力量作最終戰爭,極富波斯色彩。

加百列 (Gabriel) ,最早出自蘇美爾神話,名為 Gabr,屬阿努納基 (Anunnaki) 的女神,主要職務為以泥造人及管理伊甸園。她另一名字「寧蒂」(Ninti,解作肋骨)曾化為肋骨去修補水神恩基已損壞的器官,《創世記》夏娃自阿當的肋骨顯然是顛倒自此傳說。

拉斐爾 (Raphael),來自迦南死亡之神 Rapha,聖經的巨人,眾數的 Rephaim 在《以賽亞書》26:14、《詩篇》88:11 及《箴言》9:18 為陰間亡魂。

烏列爾 (Uriel),光或火之神,源自波斯瑣羅亞斯德教的神祇。

拉貴爾 (Raguel),源自蘇美爾與巴比倫語的「說話」。

雷米爾 (Remiel),在阿伯拉罕名字裡的 Ram,為阿述神祇。

沙利葉 (Sariel),與熾天使「撒拉弗」同字源,以色列人出埃及時所遇的飛行火蛇,來自埃及神話。
Good1Bad1
2019/02/08, 11:15:11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4 個回覆
#null2019/02/08, 11:15:18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null2019/02/08, 11:15:22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全部都係假
#null2019/02/09, 1:25:34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