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alden吹水臺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大概是很少會出現的愛情故事
初一

最近與朋友的酒會上,他們總是纏著我,要我說關於我眾多親戚的故事。他們都說我的家族中聚集了各種不可思議的只存在於民間故事裏的人和事,足以編成一本厚厚的關於民俗學的學術書了。當然,我並不同意他們的說法。大家幫我評評理吧,明明就只是些普通的事而已。

據我的朋友說,羅密歐與茱麗葉式的愛情似乎是很少會出現的東西。不過,我覺得愛上死對頭是一件很平凡的事,倒不如說那是產生愛情的公式之一。所以,在中學的課堂上讀到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故事時,我只有「就這樣?」的疑問,以及「就是個很普通的故事吧!」這樣的感嘆。

大家先回想一下小學時遇過的那些笨笨的小男生。這些蠢蠢的小男生都會捉弄甚至欺負自己所在意或者喜歡小女生。討厭一個人就代表兩人之間有交雜的地方,小男生這種行為就是自己動手製造死對頭,然後嘛,歡喜冤家的成功例子要多少有多少。

我承認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故事我只看了開頭,結局是我最近才在維基百科上看到的。但你必須承認......

啊,對不起,我應該先說了關於我父母的事才對。

我的母親是名交通警,而我的父親以前是黑社會。聽說我的父親偶然看到在街上執勤的母親,然後一見鐘情,苦苦追求。我問他們有沒有遇到過甚麼阻礙,母親紅著臉別開頭,裝著忙碌地說她不斷被上司和同事打趣,每次收到花時又有多尷尬,最終還被遠遠地扔了去別的警區;父親聽到我的問題後立即說他被打了一身,還拉起了衣服要讓我看看那些傷痕,直到母親一掌拍向他的後腦,他才看到仍然年幼的我困惑地看著他,他立刻用力地揮手,說其實沒有甚麼大不了,他們只是用了煙頭和指甲鉗這類常見的東西。

總而言之,出身於敵對方的父母親基於父親跨區追隨的攻勢而在一起了。看吧,當你將故事以一句話來總結,就可以清楚地看到那根本就只是很常見的套路而已。

好吧,我也承認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故事很罕見,但男女主角最後沒雙雙自殺就不是羅密歐與茱麗葉了。只是愛上死對頭而已,這種事佷常見好嗎?

你也覺得我父母的愛情故事很普通對吧?只是我的朋友大驚小怪罷了。相對我父母的愛情故事,我還比較喜歡我大舅的故事呢。

明天我說說我那和女鬼談戀愛的大舅吧。
Good0Bad1
2019/02/06, 12:31:15 凌晨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10 個回覆
太耐無出過故唔記得點開po 而家開錯台
遲左半個鐘但請大家當自己係初一時見到呢篇
#12019/02/06, 12:34:53 凌晨
引用快速引用
初二

我的大舅年輕時曾在印刷廠工作,但當我問他那是怎樣的工作時,他卻說不記得了。如果是其他人,我是絕不會相信的,只是我大舅就是個這樣的人。假如我問的是他那時認識了誰又吃過了甚麼東西,他絕對能仔細地告訴我他每天會在甚麼時候去哪裏找誰然後又會到哪間他們一直光顧的飯館吃了甚麼味道的飯菜。

大舅就是在離開飯館回工廠的路上認識舅母的。說是認識可能有點不太貼切,畢竟那個下午就只有舅母單方面見到大舅,說遇見大概會比較準確。

走在朋友們身後的大舅瞥見樹下有一片紅紅的東西,就走了過去伸手去撿,直到拿了上手,大舅才發現那是封利是,然後一個風水佬就立即從樹後走了出來連道恭喜。

我問大舅為甚麼一眼就知道那是個風水佬。大舅只是含糊地說看臉就知道,然後說他正講到精彩的地方,不滿地叫我不要插嘴。

聽完大舅的長篇大論,簡單而言就是那個風水佬想大舅娶舅母,而大舅則堅持要談過戀愛兩人才可以結婚,最終以大舅放下利是後用逃跑似的姿態追上朋友們作結束。在我的想像中,那個場面實在是有點好笑,不過故事的重點在於那天晚上,大舅說他夢到舅母。

大舅的故事我聽過不止一次,但每次說到那個夢,他臉上的表情都是一樣的。大舅說他在夢中見到一個清秀的、頭頂戴著寬邊圓帽的、身上穿著那種只要輕輕地轉身裙襬就會像花似的散開的喇叭裙的姑娘,然後他們兩個人就高高興興地去約會了。

通常,故事到這裏就完了,但有次我忍不住問大舅,他們究竟去了哪裏約會。猶豫了一會兒的大舅還是回答了我的提問,他小聲地說︰「巴黎。」

我會說大舅是個幸福的人。按照習俗,雖然辦為冥婚,但只要得妻子的同意,大舅就可以再娶,不過大舅倒是沒有再辦過婚禮,就一直那樣守著舅母,甚至逢人就拿著照片問他們他的妻子是不是很漂亮。外祖父大概是受不了他的笨蛋兒子,狠狠地教訓了他,據我媽說外祖父是用腳踹的。在那之後,大舅收斂了許多,然後開始苦修畫畫,聽說現在的他在圈子裏還頗有名聲。當然,大舅畫得最多的呢,自然就是他那個漂亮的妻子。
#22019/02/06, 11:59:33 上午
引用快速引用
啊啊!說到大舅,我應該也要提提三表哥的事。

三表哥見大舅過得那麼幸福快樂,結果天天跑去纏著大舅,要大舅給他介紹對象,大舅不肯他還去跪舅母。我問他為甚麼想學大舅一樣和女鬼談戀愛,他反問我有沒有試過和女生一起選地方吃飯。最後呢,我也不知道是憑著甚麼關係,但三表哥確實是娶了位書香世家的閨女。我倒是不知道她為甚麼會看上三表哥,但三表哥非常滿意這門婚事,還說自從結婚後,他就再也沒見過任何蛇蟲鼠蟻蜘蛛曱甴。

故事雖然很好聽,但還是很普通對吧?仍然沒有脫離民間風俗的範疇,要說帶點聊齋味道,那也是我那和妖怪談情說愛的堂姐比較強烈,不過雖然堂姐說她男朋友是狐妖,但我總覺得他應該是花精樹妖之類的才對。

朋友聽到這裏,總是會大呼小叫,但我認為相比冥婚,還是和虛擬人物結婚的人比較新奇,雖然兩者有點相似。沒甚麼,即使是在兩個活人之間,因為自己很喜歡很喜歡對方就認為對方亦懷著同樣的感情是常見的事,沒有甚麼特別。我看不到舅母和表嫂,但不論她們在不在,我都不認為她們的故事有甚麼不普通的地方。

對了,明天我們來聊聊青梅竹馬會在一起才是不普通的事吧。
#32019/02/06, 11:59:46 上午
引用快速引用
世界上邊有咁多愛上死對頭既故仔呀
最多都只係身份對立 而非真係愛上冤家
#42019/02/06, 2:20:12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52019/02/06, 6:04:01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初三

朋友們提到青梅竹馬時,我下意識地問︰「現在還有青梅竹馬這回事嗎?」然後立即受到他們激烈的討伐。我覺得那是個很好的問題。我家從來都不與左鄰右里熟絡,小時候也沒有每天去某個特定的空地或公園玩耍,那麼要認識一個青梅竹馬就只能從學校下手。上了中學認識的人還能算是青梅竹馬嗎?我們還是專注於那之前的時期吧。小學裏認識的人,到現在還有聯絡的就只有三兩個在高年級時常待在一起的人了,連從初小就認識的人都沒有,我們就不要深究幼稚園時期吧。所以呢,有一個來自小時候的朋友就已經很稀有了,更何況是要滿足小時候就認識然後雙方還產生愛情這一項艱鉅的條件。

好吧,能夠和概率對抗的人還是有的,但即使擁有這種等級的運氣,那也只是到達了愛情的起步點,距離結婚還很遙遠。所以呢,現在你同意了吧?會和青梅竹馬在一起才是不普通的事。明明憧憬著這種如此夢幻的東西,我實在想不明我那群朋友為甚麼會覺得我家的親戚有特別的地方。

不過嘛,家族大了確實是會增加事情發生的機會。我二伯倒是曾經和他的青梅竹馬在一起過一段時間。

聽說二伯年輕時很帥,他的兒子也為這句話增添了不少可信性。我們姑且先叫二伯的青梅竹馬做小青吧。據說小青是個有點迷糊的女孩,不過玩耍時總是用盡全力,然後爽朗地笑著,吸引了二伯他們那班人細鬼大的小男生。

二伯說他最後終於憑著上籃時帥得一塌糊塗的身影,從一眾男配角間躍身而出,得到了小青的青睞。不過呢,人帥總是有些少麻煩。二伯身邊總是會有一兩個女孩在,他本人說就算是跑著趕去上學都可以在轉角處撞到個對他眼冒心心的女孩。某次二伯扶住了一個突然在學校毫無障礙物的走廊上摔倒的女同學,又剛巧被路過的小青見到後,小青就被班上一個成績很好的男生追走了。

看到二伯說這個故事時不斷擠眉弄眼,我想他對小青的事並沒有多少遺憾,倒是比較像想藉機向我炫耀他年輕時的事蹟。
#62019/02/07, 12:42:23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不知道是不是血緣的關係,二伯的兒子也有一個青梅竹馬,而他亦同樣地曾經和她有過一段沒有結果的愛情。為了保護當事人,我們就叫堂哥的青梅竹馬做小梅吧。也許是經過二伯的提點,堂哥早早在小學畢業前就定下了他和小梅的關係,以情侶的名銜入讀中學。這對小情侶自然就時不時會在一起說些細碎而又甜蜜的知心話。小梅告訴堂哥她班上有個很令她討厭的人,說那個人無論做的是甚麼小事神態都很驕傲,好像很神氣很了不起似的。堂哥為了小梅自然就附和她,然後和她一起討厭和取笑那個驕傲得不得了的人,他們會說那個人小息時又做了些甚麼、那個人走路時是怎樣的神態,又或者那個人今天的頭是不是也昂得比天高。

然後嘛,小梅就甩了堂哥和那個驕傲的人在一起了。

我承認我聽堂哥說時忍笑忍到臉頰抽筋,不過見到他過了那麼久依然泫然欲泣的神情,我實不好意思笑出來。

果然,能夠和青梅竹馬結婚的人是很罕有的吧。

不過這樣說來,我的兩個祖父都是在小時候就已經和祖母在一起了,但童養媳應該和青梅竹馬不一樣吧。

好,明天我就說說祖父輩的愛情故事吧。
#72019/02/07, 12:42:38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我身上:大概不會出現愛情故事
#82019/02/07, 2:26:06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初四

我說我有兩個祖父並不是筆誤,當然我亦不是指我的祖父和外祖父,而是確確切切的兩個祖父。

我那個出身自黑社會的父親在我小時候就過身了,母親只說那是他過去做過的事追上了他。聽說父親在當黑社會的時間裏受過不少傷,結果就因為這樣,原本的小傷風不知怎麼樣就讓他纏綿病榻,最終沒能跨過去。母親說得沒錯,他確實是被過去追上了。

祖父對我們很好,甚至在母親改嫁後依然把我們當作是他的女兒和孫子。就這樣,我有了兩個祖父、一個外祖父、兩個祖母和一個外祖母。我的童年大部份時間都是在祖父母和外祖父母的照顧下渡過,自自然然地,我就和我那眾多的親戚變得熟絡,聽了他們說許許多多的故事。

該說我是大膽還是不識死呢,我曾經直接向祖父問他和祖母的愛情故事。然後我就得知了不論我是的祖母還是繼祖母,她們都是以童養媳的身份早早就加入祖父和繼祖父的家庭。不過呢,祖父和繼祖父的家庭背景可不一樣喔。繼祖父家是種田的,而繼祖父的父親又死得早,忙不過來的繼曾祖母就為繼祖父討了個童養媳,幫忙家事。至於我祖父家呢,他們可是開影樓的,經濟上也比繼祖父他們寬裕,只是曾祖父和曾祖母都沒有時間管小孩子,特別是他們要出外辦事的時候,所以呢,祖母就來了他們家。

小時候膽大到足以包天的我還當著祖母的面前問過兩位祖父是甚麼時候愛上祖母的。繼祖父立即說不記得了,只是他說的時候臉好像有點紅,倒是在一旁的繼祖母立即搭話,說那時她隨便上山捉點蟲子給他,繼祖父都可以高興半天。我的祖父可就比繼祖父誠實多了,我一問他,他就立即說是祖母在他因為父母不守諾言而哭鬧時特地蒸了些甜甜的糕點給他吃的那天。不知道羞得跑了去廚房的祖母是不是偷聽到祖父說的話,我那天的零食是一小塊甜甜的鬆糕。

朋友們都說他們從來沒有在現實中聽過關於童養媳的故事,我立刻白了他們一眼,問他們有沒有問過自己祖父母是怎樣認識的。聽到我的問題,朋友們都訕訕的沒有說話。就是吧,會覺得我家的故事特別的根本就只是沒有留意自己身邊的人而已,我說的原本就是些很普通的故事。

說到我生父那邊的家族,他們可個個都是情種喔,只是這同時也是他們人丁單薄的主要成因。

明天我就說說為愛相殉的故事吧。
#92019/02/08, 2:12:35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明天我就說說為愛相殉的故事吧。

新年流流 聽呢啲啱曬
#102019/02/08, 7:25:18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