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alden動漫臺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歐錦棠與日本武俠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余家強/daily/article/20190125/20598364

2019年01月25日

【有限創意】歐錦棠與日本武俠 - 余家強


歐錦棠faebook圖片(互聯網)



往看歐錦棠舞台劇《決戰巖流島》,他比任何動作演員都全情投入,早年曾任職功夫雜誌的採訪及攝影記者,創辦的劇團取名「劇道場」也充滿東洋武術味。說到東洋味,阿棠練國術、迷李小龍,但主力鑽研空手道。

於是老土問題來了,由電影《精武門》,到近年擂台節目,同胞就是阿Q精神愛看中國功夫戰勝世仇,炎黃子孫何苦去學敵人的東西?歐錦棠謝幕時都自嘲:「各位奇怪我們講廣東話吧?」

還好,《決戰巖流島》宮本武藏對佐佐木小次郎,鬼子自己打自己。

武術我是不懂的,談一點武俠。金庸仙逝,《武俠世界》停刊,驀然回首,武俠小說源自哪裏?源自日本。我這樣說當然又惹罵,中國自古有《七俠五義》、《施公案》等作品,但細看之下,總覺得不對味兒。

它們缺乏了高手對決、惺惺相惜的氣勢,例如南俠展昭做了官便對綠林豪傑白玉堂諸般作弄,所謂「御貓三戲錦毛鼠」,傳統硬是要劃清正派反派、主角丑角,踩低一方抬高一方;直至金庸《雪山飛狐》寫胡一刀決鬥苗人鳳,武功人品無分軒輊,互相尊重乃至生死相託,遂令讀者耳目一新,方為新派武俠小說之奧義。我相信,金庸受了巖流島之戰啟發。

二百多年來,日本人對這段真有其事的歷史如癡如醉、考證詳實,有支持宮本武藏的fans,也有支持佐佐木小次郎的fans,勝者不驕,敗者猶榮,共通點是不會互罵對方是小人。吉川英治所著《宮本武藏》(1935年)尤具神韻,兩位絕世劍客既非朋友亦非仇人,更非為獎賞,純粹為追尋最高境界。

古龍生活於作為前殖民地的台灣,筆下東洋氣息更濃。武藏見芍藥花切口之完美,乃知出自高手刀法,類似情節演化在《浣花洗劍錄》。武藏雕刻觀音像以寧神和思念心上人,古龍挪來給小李探花去雕刻。更不用說《陸小鳳》葉孤城和西門吹雪決鬥前互報劍身尺寸,巖流島勝負關鍵正正在器械上纖毫之爭!

勝負如何呢?舞台劇留下懸念,或者,如同歐錦棠飾演的小次郎所言:「我以得一對手而痛快,還在乎輸贏生死麼?」近日內地擂台節目遭踢爆造假,利誘日本留學生捱中國拳手狠揍,以滿足自大心理,對比之下,猶如跳樑小丑矣。

余家強
電郵 :[email protected]

上一則
上一則
兩鄭相濟,一塌糊塗 (古德明)

下一則
下一則
日日是好日 (陳也)
Good0Bad0
2019/01/25, 2:51:30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1 個回覆
#null2019/02/21, 9:42:43 上午
引用快速引用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