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alden學術臺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中國兩大廢老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馮睎乾/daily/article/20190112/20589104

2019年01月12日

中國兩大廢老 - 馮睎乾




小時候從未聽過「廢老」一詞,大家有需要時只講「老而不」。據我所知,應該是先有「廢青」,才有「廢老」,前者於十年前開始流行,後者則在2014年後廣為人知,都是香港潮語。「廢老」一般只作罵語,但「廢青」則既可罵人,亦可自嘲,這大概就是青春的本錢。廣義來說,任何做了蠢事說了蠢話的老人,都可被嘲「廢老」,如不假思索投票給民建聯,只為了讓他們名正言順剝削自己的笨蛋。狹義的廢老,指那些成長於香港黃金時代,受惠經濟起飛,大半生順風順水,誤以為成功靠苦幹,於是老來自以為是,憑過期經驗來胡亂批評後生的人。

想做廢老其實唔難,只要你本身夠廢,年紀大了,就自動成為廢老。廢老的誕生,只是一句話:不是老人變廢了,而是廢人變老了。對於現代廢老,不論廣義抑或狹義,我都沒興趣討論;今天想講的,是中國史上兩位最著名的「廢老」,他們俱被世人嚴重誤解。

第一是太公望,即周文王、武王的軍師姜子牙。我說他被誤解,是因為從未有人留意,他本來是不折不扣的「廢老」,只因「中了六合彩頭獎」,才忽然偉大。以「廢」字形容他的史書,只有《戰國策》,書中載有姚賈一句耐人尋味的話,漫不經心便踢爆了姜子牙的黑歷史:「太公望,齊之逐夫,朝歌之廢屠,子良之逐臣,棘津之讎不庸。」讓我解釋一下。原來姜太公未輔助文王時,就是個徹頭徹尾的loser:他入贅於齊,被老婆趕出家門;在朝歌做屠夫,也許是個風度翩翩的豬肉佬,但肉發臭了也賣不出(故稱「廢屠」);為臣於子良,被裁員;在棘津以釣魚為業,沒有人幫襯。這狗屎般的人生,一句話就可總結:「姜太公,窮到燶。」

但在他七十歲時,人生卻出現天翻地覆的變化──遇到大貴人周文王。《史記》說:「呂尚蓋嘗窮困,年老矣,以漁釣奸周西伯。」(奸即干祿的干,表示「求取」)七十歲前一直是朽木難雕的廢人,七十歲後自然是無可救藥的廢老,可姜太公卻逆襲成功,我至今想不通除了「奇蹟」之外,還有什麼解釋。順帶談談他的稱號,文王跟姜子牙進行了第一輪面試後,馬上說:「自吾先君太公曰:『當有聖人適周,周以興。』子真是邪?吾太公望子久矣。」於是給姜子牙一個外號,叫「太公望」──可見他本不叫「望」,也不是因年老而稱「太公」。

另一位著名廢老,就是史上第一個「老而不」,即孔子老友原壤。《論語.憲問》這段話很多人都看過:「原壤夷俟(「夷」是席地而坐,兩腿八字形張開,很爽,但孔子認為不雅;「俟」是等待,我們叫「喺度hea」)。子曰:『幼而不孫弟(不敬順長上),長而無述焉,老而不死,是為賊!』以杖叩其脛。」原壤到底做了什麼或沒做什麼,令孔子這樣毒舌呢?《禮記.檀弓下》有段小八卦:原壤死老母時,孔子幫他整治棺材,你猜原壤有什麼反應?他居然說「好耐冇唱歌啦」(久矣予之不託於音也),然後敲木高歌:「貍首之斑然,執女手之卷然。」譯成粵語大概是:「貍頭花斑靚,握你隻軟綿綿嘅手好正。」無端白事唱什麼「貍頭」呢?古人說「貍首之斑然」指外棺的紋理,但我怎樣看也覺得是「無厘頭」。孔子雖認定原壤是條廢老,我則不敢苟同。從另一角度看,他只是特立獨行而已,朱熹稱他「老氏(即道家)之流,自放於禮法之外」,難保不是世外高人。我最好奇的是:假如孔子的老友不是原壤,而是姜子牙,當他見到七十歲的老姜用直鈎釣魚時,會不會兜頭兜腦敲他一下呢?

馮睎乾
電郵 [email protected]

上一則
上一則
高齡海嘯 (陳惜姿)

下一則
下一則
拜託你退休好不好? (高慧然)
Good0Bad1
2019/01/12, 2:41:37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1 個回覆
#null2019/01/13, 12:48:22 凌晨
引用快速引用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