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我看陳凱欣馮檢基現象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1207/20563062

我看陳凱欣馮檢基現象
(《我與香港地下黨》作者 梁慕嫻) - 梁慕嫻



香港九龍西補選,民主派敗陣了。無論選舉工程如何周詳,無論知名領袖如何站台,民主派已經挽不回選民的心,這是一個非常沉痛的現實。我認為有兩個現象值得深思。

先說說那個陳凱欣。一個沒有政黨背景的政治素人,為甚麼一下子就勝選?鍾劍華有一說法:「中共在香港不同的界別,包括政府內部、各種專業組織、基層團體、學術文化圈子、民主派組織、學生組織等等,肯定都已經安插了不少人。中共長期運用的一套鬥爭及組織策略,就是單線領導,也有『養兵千日,用在一朝』的長遠部署。」是的,這也就是我要說的話。

中共地下黨有「隱蔽精幹,積蓄力量,長期埋伏,以待時機」的建黨方針。地下黨員埋伏在各種機構行業之中,等待黨徵召和使用。說到埋伏,沒有比曾昭科的埋伏更讓人驚嘆了,他竟然可以瞞着港英政府,成為香港警隊助理警司。另一個例子是毛鈞年,他在循道中學做教師,等到黨的徵召而出任新華社香港分社副社長,把大家嚇了一跳。

那些長期埋伏的政治素人突然出來有所動作,是因為有黨的命令。陳凱欣最初不肯承認是建制派,後又不得不承認,最終親共知名人士全部出來為她站台。不能排除陳凱欣就是長期埋伏而幸運地得到徵召的人。

再說那個馮檢基,他宣佈參選九龍西補選時,我就想起,誰養着馮檢基的「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民協於1992年獲葉國華以「友情價」出租油麻地新光商業大廈的單位作總部,一直沿用至今。記者問馮檢基葉國華的背景,他初時說,認識葉時不知他是否共產黨員。記者再提到拙著《我與香港地下黨》,他索性回說:「梁慕嫻作為一個共產黨員寫的書,我不會信。」

1963年開始,我和葉國華均是在港澳工委之下的「學友社系統」的三人領導小組屬下一起工作的共產黨員。他的直接領導人是盧壽祥。如此鐵一般的證據,馮檢基不相信。我想,一個人自甘墮落,由人變成鬼的過程,大概就是如此。


泛民需要重組

正當中共來勢洶洶,一口一口地吞噬着民主派的時候,若有人問我怎麼辦,我還是那一句,先從組織着手,民主派要從組織上清理及重組。許多評論員對着空氣向民主派發話,建議要有論述,要定出方向,要這樣那樣。但其實民主派是誰?就是一堆守着自己地盤的人士,誰來回應?其實民主派只是一個空洞的名詞,沒有負責人,不是承擔責任的組織。現在需要一位或幾位有承擔、有勇氣的人士出來,集合全港有理想,有操守,追求民主的人士,發起組建「民主大聯盟」,作為代表全港民主派的組織。這個組織經民主程序產生公認的民運領袖,帶領大家總結反思達成共識,然後才能定出方向和行動。這是一場背水之戰。

如果沒有人願意站出來整合民主派,繼續一盤散沙下去,最終為中共所滅是必然的結果,徒令支持者傷心欲絕!

梁慕嫻
《我與香港地下黨》作者



上一則
上一則
華為出事只是時間問題 (關焯照)

下一則
蘋果會客室
Good0Bad0
2018/12/07, 6:50:19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1 個回覆
#null2018/12/08, 12:36:24 凌晨
引用快速引用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