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章詒和的蘭花指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林道群/daily/article/20181207/20562871

章詒和的蘭花指 - 林道群


作者提供圖片



章詒和這幾天在香港好像旋風一樣,先是在蘋果寫了兩天報紙,接着又在中文大學書店、銅鑼灣誠品書店簽售幾百本新書,只是有報紙說成她在「銅鑼灣書店」,她回北京怕有理說不清。一貫的尖銳,答讀者問時,她說十年牢不能白坐,坐牢時她每天都跟自己說,要活下去;出獄後她每天提醒自己,要寫出來。當然她也為政府說好話,「我們的政府特別好,不僅幫我們投票,還幫我們選節目。」

她的新書《伸出蘭花指》寫的仍然是伶人往事──一個男旦的故事,男旦在四九年前大紅,四九年後受盡磨難。書的主人翁,知道的一看就懂,我們不知道的,就依書中叫他袁秋華好了。

章詒和很多年在戲團裏,從寫劇本到疊戲衣;從演出前賣票到散戲後掃地;從一個編劇到現行反革命,直至成為罪犯。她說有過五光十色的舞臺,更有過記憶終生的恥辱。現在看來,她的牢沒有白坐,看書的時候我常常這麼想,在磨難中,真的看透了磨難她的人,有些令人嘖嘖稱奇,有些怵目驚心,有些在事隔半個多世紀的香港,好像還活生生的。

譬如說一九五〇年全中國劃分階級成份的事,章詒和寫來入木三分,那些身心都處在恐懼之中,大禍臨頭的的藝人,怵目驚心。什麼叫劃分成份呢?說是有這麼兩條,一是廢除私有制,二是劃成份。來了工作組,是上頭派來的,專門搞土改,做派跟皇上一樣,說一不二,還可以抓人。「抓什麼人?」「抓的都是有田土的人家。」「有田地的人家怎麼啦?那是人家辛辛苦苦掙錢買的。」「抓他們就是要他們承認自己是不勞而獲,是壓迫剝削。」因為政務院一錘定音,有田土的人,是地主,是富農。地主減租退押不行,要劃地主成份,要戴地主帽子。戴上帽子,就是階級敵人,貧農要鬥階級敵人,鬥的手段要非常狠,階級敵人的結局要非常慘。

這就是五〇年後以消滅財富不均為由,建立起兩種新的等級身份的故事:一個是以戶口為歸屬的等級身份;另一個則是隨時足以致命的以階級鬥爭劃分的家庭出身。

以政治標準劃分等級身份,以政治身份決定個人命運。政治不平等比財富不均,影響更漫長,至於什麼叫剝奪政治權利,我們香港人漸漸也懂了,紅線一拉,非黑即白,你已被劃分為港獨,從此戴上港獨的帽子。

林道群
電郵 :[email protected]

上一則
上一則
勇哉.亮劍!! (尊子)

下一則
下一則
老師,你好隱晦 (陳也)
Good0Bad0
2018/12/07, 5:43:01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1 個回覆
#null2018/12/08, 12:31:32 凌晨
引用快速引用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