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小小豌豆


豌豆——這個名詞最常出現於童話故事中,例如安徒生的《豌豆公主》和《五顆小豌豆》,也是遺傳學之父「孟德爾」(Gregor Johann Mendel)的寶貝,讓他發現了遺傳學之門,十九世紀是屬於豌豆的。

上次說的豆苗就是豌豆家族的一員:莖幹短、花白色、種子飽滿、葉片肥嫩。除了豆苗,其實荷蘭豆和蜜糖豆(甜豆)也是豌豆,甚至急凍的包裝青豆也是豌豆一員。荷蘭豆和蜜糖豆是適合吃豆莢的品種,豆莢比葉子美味,荷蘭豆(snow pea)是否由荷蘭傳來就不得而知,但荷蘭的傳教士確實在向東亞傳教時帶來了不少農作物種子及耕種技術,而且荷蘭也是歐洲最重要的商業園藝種子出口國,園藝農業(horticulture)技術(包括花卉及蔬菜)及種子培育都執世界的牛耳,所以進口西方來路種子時,不時會冠以「荷蘭」二字。另外,她的英文名稱snow pea是源自初春或深秋時分仍有霜凍之下,荷蘭豆仍能生長良好,是一種耐寒的農作物。有別於荷蘭豆,蜜糖豆(snap pea或sugar snap pea)是一種厚豆莢的品種,因為又脆又甜所以叫 sugar snap,蜜糖豆開白色花,產量比荷蘭豆低一些,開紫紅花朵的荷蘭豆在栽種時就比蜜糖豆吸引了。種植技術方面,兩者都分別有矮生和要棚架攀緣的品種,攀緣種產期長產量多,味道好像也較為好一點,但卻費功費資材,所以商業生產多選矮種,而園藝者則愛攀緣栽培。攀緣種要多一些空間採光,所以每行間距最少要六十厘米,每株相隔約十厘米左右,小家庭只要種十多二十株已吃不完。它們耐霜凍乾燥,香港的冬天是最適合的季節,但一到三月的梅雨溫濕日子便沒戲唱了,白粉病會大爆發,所以最好還是在十月底至聖誕前下種較妥當。

種出遺傳學 一顆豆改變世界
十九世紀是歐洲科學、工業、文化發展的興盛期,遺傳學之父「孟德爾」是其中的佼佼者,那時已有遺傳的概念,認為父子、母女的相似性是父母的特徵混合融合而成,未有獨立基因因子自由配搭的概念,科技也未能檢視到生物的基因物質。孟德爾以統計學的方式,一年一年的嘗試把不同花朵顏色、高矮、種子形狀的豌豆雜交配合栽培出來,發現了「孟德爾定律」,即遺傳學上的「顯性隱性」及「基因分離、獨立配合」的概念,對於遺傳病、動植物配種育種有莫大的貢獻。現在的園藝愛好者想雜交出更辣的辣椒,更抗病的番茄,都應用上孟德爾的理論。大家在吃荷蘭豆、種豆苗時,有沒有想過百多年前在奧地利的一所修道院中,有一位修士就是單以統計學的方法和日以繼夜栽種豌豆的恒心,改變了世界呢。

最後以與孟德爾同期的安徒生的童話故事《五顆小豌豆》作結:從前有一條豌豆莢,內裏有五顆小豌豆兄弟住着,兄長們各自希望到樹下和花兒旁成長,最後大家都如願去了理想的地方快活地生長,只有最小的弟弟「不幸」被小孩射到一個貧病女孩的窗簷下,然後就此落地發芽。女孩看着小豆子努力生長,自己也鼓起幹勁與病痛對抗,期望可以看到豌豆花盛開,最後女孩終於好起來,看到漂亮的豌豆花在窗前盛放,那一顆小豌豆的理想之地,就是成就了女孩生命的窗簷下。

撰文:坪原猴
新界邊鄉成長的野猴子,拾起父母的鋤頭想保着最愛的農村風光人情,希望每個孩子都能有赤腳走阡陌的機會。


荷蘭豆(左)豆莢薄,味濃;蜜糖豆(右)豆莢厚,味甜。


蜜糖豆跟豆苗都是白花,單看花色難以分辨。

source :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realtime/article/20181125/58945727
+++++++++++++++++++++++++++++++++++++++++++++++++++++++++++++++++
長知識
Good0Bad0
2018/11/25, 1:23:08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1 個回覆
一鍵留名
#null2018/11/25, 1:24:21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