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重看《義不容情》的新發現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馮睎乾/daily/article/20181118/20548465

重看《義不容情》的新發現 - 馮睎乾


《義不容情》截圖



深宵重播《義不容情》,跟同代朋友聊起,原來很多人印象模糊,都說首播時年紀尚小,看了也沒感覺。我可能人細鬼大,第一次看已非常震動,更暗地裏羨慕黃日華飾的丁有健──初戀女友漂亮,老婆則又漂亮又有錢!(寫這句話時,我已有必死的覺悟。)溫兆倫飾的丁有康,儘管在戲中是大賤人,難被觀眾同情,但事實上卻比哥哥丁有健苦命得多。

丁有康財迷心竅,一心一意向上爬,機關算盡,無所不用其極,可以為娶有錢女而謀殺前度,但細心的觀眾大概留意到:康也有痛苦內疚的時候。丁有健呢?儘管沒親手推舊情人落火車,但還是不自覺地送她入地府。健與康最後都娶了有錢女,分別只是康處心積慮殺害前度,而健則陰差陽錯令前度自殺。這也正是丁有健最令人羨慕妒忌恨的一點:康是早已豁出去的,一將功成萬骨枯,雙手難免沾滿血,而健從來沒有做壞事的動機,但卻在命運(即編劇)的驅使下,得盡了做壞事的好處,正因為一切都無心插柳,所以健是清白的,始終保存了主角的好人光環。你說丁有健是否比丁有康更可惡?

小時候看《義不容情》,只覺得藍潔瑛演的梅芬芳很可憐,岳華演的檢控官很仆街,鄭君綿演的朱律師很好人。但現在仔細再看,才發現害死劇中藍潔瑛的,頂你個肺,仲唔係大好人鄭君綿?年邁的鄭君綿撐着柺杖,手騰腳震,不收錢也願意為藍潔瑛辯護,沒有觀眾會不被他的善心打動。然而在第一集,如果不是劇本有個天大的bug,就是編劇有心把鄭君綿寫成製造災難的好人了。那集說藍潔瑛被控謀殺,而駱應鈞演的聾啞學校教師,因非禮女童被捕,為了轉做證人,讓律政司不起訴他,不惜誣告藍。然後鄭君綿便犯了兩個致命的錯,令我爆了兩次粗。

第一錯,是駱應鈞認人的時候。駱是誣告,根本從未見過藍潔瑛,認人只能碰運氣,認錯的機會很大,但鄭君綿卻屎忽痕走到認人室,還此地無銀地坐在藍潔瑛對面,跟她眉來眼去。結果駱應鈞看穿了,馬上指證藍潔瑛。

第二錯,是在庭上盤問的時候。鄭君綿自作聰明,用一幅畫來測試駱應鈞的視力,想證明他在事發當日,根本看不清藍潔瑛的面孔,卻沒發現旁聽的駱妻用唇語跟丈夫溝通,結果駱順利通過視力測驗,反而大大加強了控方說服力。鄭君綿疏忽大意也算了,最嚴重的問題是:他根本不該做什麼視力測驗,因為駱應鈞既然從未目擊事發經過,為什麼不直接問他,當日藍潔瑛穿什麼顏色的衣服呢?駱應鈞必然支吾以對,猜錯機會很高,不就令控方兵敗如山倒嗎?

第三集的重審戲,鄭君綿和第二個辯護律師的表現就更荒唐了。人海茫茫,也給你找到真兇阿叔,可見上天想放藍潔瑛一條生路。但為什麼法庭上只有鄭君綿和太平紳士做人證呢?殺人兇器和死者被盜的荷包上,必有阿叔的指紋,這才是最有力的翻案物證!劇中鄭君綿自稱在法律界四十年,打過二百幾宗官司,怎麼好像連常識也欠奉呢?

所謂「講古唔好駁古」,我不同意。「駁古」可訓練思維,也可改善人品──看出故事中的瑕疵,是一種能力;看出瑕疵而能轉換角度,欣賞別的好處,就是一種修養。即使《義不容情》有瑕疵,依然不失為神劇;但如果我們換個角度,假設是編劇故意把鄭君綿寫成這樣不濟,那又如何?從前看韋家輝電視劇,由《義不容情》到《大時代》,總覺得他在反覆強調一個道理:好人無意做的壞事,往往比壞人刻意做的更恐怖。但近日重看《義不容情》首三集,鄭君綿的角色給了我新的啟發:世上最大的災難,不是好人做了壞事,而是蠢人想做好事。正義不單是德行,更是才能;有良善的動機是不夠的,最重要是有行善的能力。這能力包括智力。丁有健正因為「迷惘裏永遠看不透」,到頭來便失去他的所有。

馮睎乾
電郵 [email protected]

上一則
上一則
台灣的蜂蜜檸檬狂潮 (林夕)

下一則
下一則
跟美國人算帳 (陶傑)
Good0Bad0
2018/11/18, 4:53:27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1 個回覆
一鍵留名
#null2018/11/18, 5:10:16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