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alden旅遊臺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吉爾吉斯】浪遊中亞游牧國度 騎馬攀山直擊草原奧運



https://video.appledaily.com.hk/mcp/encode/2018/11/16/3732324/20181119_sub436_5new_clean_w.mp4

9月的吉爾吉斯,陽光和煦,高山草原綠意盎然。我們抓住夏天的尾巴,來到這個號稱「中亞瑞士」的山國,參與兩年一度的世界游牧民族運動會(World Nomad Games),走入原始的動物市集,騎馬翻過三千多米的高山,體驗真正的游牧生活。

世界游牧民族運動會由吉爾吉斯於2014年發起,每兩年舉辦一次,目的是宣揚世界各地的游牧文化。今屆共有74個國家的運動員參賽,歷時七日,競逐37項比賽,包括摔跤、馬術、射箭等。當中最激烈的項目可說是叼羊(Kok Boru),形式大致與馬球相似,但將球換成一隻割去頭和蹄的山羊屍體,騎師一邊策騎一邊爭奪羊屍,然後把牠丟到龍門得分。比賽既挑戰騎術,更考驗運動員的勇氣,要在奔騰的馬群中繞到對手隊中,在彎身撿羊一刻最容易墮馬,看得觀眾心驚膽戰。

「草原奧運」 游牧民族鬥騎馬射箭
運動會場地分佈在四個地方,其中環境最原始、風景最美的場地就是Kyrchyn峽谷。坐了近兩小時車上山,為的是一睹射箭與鷹獵比賽。對射箭比賽並不陌生,但來到這個草原賽場,選手穿上傳統民族服飾,感覺像身處古代戰爭電影的拍攝場地,女選手們特別英姿颯爽。羅馬尼亞女生穿上小精靈般的湖水綠馬甲,哈薩克選手身披亮藍色的上衣與長褲,配襯一條金腰帶,吉爾吉斯的選手則穿上低調的白色套裝,深壑的輪廓令人印象難忘。

至於鷹獵,講求人與鷹的合拍程度,鷹在距離主人200米的地方等待放飛後,需在兩分鐘之內回到主人手中,時間快者取勝。「吖嗚——吖嗚——」,吉爾吉斯的鷹獵選手吹起響亮的口哨,在遠處守候的鷹反應迅速,靈敏地向前俯衝,再展翅往主人的方向飛去。不消20秒,鷹穩穩地降落在獵人手上,場內歡呼聲四起。

場內一個穿着「USA」襯衣的鷹獵選手吸引了我的目光,他是來自美國洛杉磯的Alex Mardikian。「牠名叫Kison,今年兩歲,喜歡抓鴨、兔子和狐狸。」Alex於七年前成為了一名鷹獵人,定居於伊塞克湖的Cholpon-Ata。他在此跟隨當地教練受訓,這次是他第一次參與鷹獵賽事。「我本身擁有一半美國原住民血統,這裏的牧民就像我的兄弟。」他認為,現今最好的鷹獵人都在吉爾吉斯和哈薩克,因為他們仍過着真正的遊牧生活。

這場「草原奧運」不只刺激的運動競賽,還設置了二百多個氈房,進行不同的文化活動。吉爾吉斯三分一土地是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山,由天山山脈貫穿全國,氈房就是游牧民族在山區裏的家。為了這項盛事,不少當地人都穿起華麗的傳統服飾,特地駕車前來參與。每每見外國人走過,都會熱情打招呼,盛情款待我們,送來傳統飲品馬奶酒,或演奏傳統樂器。對我而言,最深刻的是當地人如此喜愛自己的文化,也毫無保留地與我們分享。

牛羊市集「遍地黃金」 大大叠鈔票買牲畜
吉爾吉斯全國有620萬人口,約三成人定居城市,其餘住在鄉村。從事畜牧業或旅遊業的人會在6至9月上山,冬天回到村莊或城市,他們稱之為「半游牧」(Semi-nomad)生活。

我們離開游牧運動會的賽場,來到吉爾吉斯東部城市Karakol,這裏有一個大型動物市集,逢周日凌晨三時到早上十時營業。我們天未亮就出發,下車後沿着泥路往市集走去,只見一車車牛羊或乘車而來,或由主人拉着韁繩輕聲吆喝前行。

到埗時才凌晨五點半,場內早已擠滿人和動物。我們在擠滿動物之間的狹隘通道前行,一不小心就踩到「遍地黃金」,還要打醒十二分精神別在馬的屁股後停留,要是牠生氣起來踢一腳後果可大可小!我們向牧民查詢一匹馬的售價,盛惠65,000吉爾吉斯索姆,即約7,200港元,而綿羊的價格則約為702港元。無論價錢多少,當地人都以現金作交易,場內不難看到買家在口袋裏掏出一大叠鈔票,即場數算。至於揀動物又有甚麼準則?以綿羊為例,原來當地人會搓一搓其背部,甚至撥開羊毛看看屁股是否厚實,總之越肥越好。

到早上九時多,牧民經過一輪忙碌的交易後,準備帶動物回家。步出市集之際,竟發現手上有草綠色的一團——不知何時沾到的糞便,驚呼一聲後眾人都笑了。

騎馬翻山 化身游牧民族
為了體驗真正的游牧民族生活,我們驅車從Karakol來到中部Kyzart村莊,從這裏騎馬到海拔三千多米的頌湖(Song Kul),路程約35公里。

一歲被抱上馬 六歲初學騎馬
離開了村莊,路慢慢從柏油路變成泥路,兩旁是綠油油的草原;往前看,是一片壯麗的山脈,在太陽映照下呈現褐紅色。踏入草原之際,馬兒就開始不受控,老是低頭吃草,當然也因為我學藝未精,還未學懂用口令指示牠前行。帶領我們的牧民Abasbek說話不多,臉上卻常掛着笑容,總是安靜地等待墮後拍照的我們。「你幾歲開始騎馬呢?」我好奇問。「一歲吧。」我儍眼,他笑着解釋,一歲是由哥哥或爸爸抱着,到了六歲就真正可以自己騎馬了,果真是生於游牧民族的國度。

騎馬的路程位處Naryn區域,是吉爾吉斯最冷的地區。Abasbek說,前往頌湖的路程只在6月至9月中旬開通,入冬後氣候寒冷,更會有達一米高的積雪,頌湖湖面也會結一層厚厚的冰。「到時只會剩下漁夫居住在湖區,他們會鑿冰捉魚。」然而在百多年前,吉爾吉斯的人民即使寒冬亦會住在氈房,難以想像當時的刻苦。「不過氈房是很和暖的,在內有暖爐可以生火。直到俄羅斯人來到吉爾吉斯,建設了村莊與城市,吉爾吉斯人才改變了居無定所的生活,也才開始吃麵包。」Abasbek很有耐性地解說,讓我一點點了解牧民的真實生活。

夜裏我們住在氈房,天氣驟降至攝氏一至兩度,幸而床鋪上羊毛軟墊,睡着也不覺寒冷。我們頂着寒風走到氈房外看星,四野沒有一絲燈光,抬頭就是滿天繁星,銀河清晰可見。

頌湖旅客量飽和 行山協會開發新路線
經過兩天路程,終於抵達頌湖,後段路途尤其崎嶇,卻是風光最美的一段。頌湖是吉爾吉斯熱門旅遊點,遊客會騎馬、徒步或踩單車來這裏,在湖邊的營區過夜。吉爾吉斯政府規定,如果城市人或旅行社想在頌湖興建營地,一定要與當地居民合作,而且只可以租地不可買地,以此限制做生意的人數。政府亦有規管營地,例如營區與湖要維持一定距離,九月封山後在營地遺下垃圾亦要罰款。至於用水,營區與本地居民均會從高山融雪流下的河裏取水,用來煮食和清洗,他們之間有協議,答應不把垃圾倒進去,也不會在河裏使用肥皂。

旅客缺乏資訊 大多前往著名景點
現時湖岸大概有150至200個供給遊客的氈房,由於位置分散,驟眼看不覺得太密集。然而有業界人士協會預計,未來五六年頌湖一帶的旅客量可能會飽和。協會主席Marat Danilov本身也是導遊,經常帶團到吉爾吉斯各個地方,他說:「旅遊業每年都在發展,特別是過去五至七年特別快,我們的政府應該控制一下,否則頌湖的旅客量會飽和。」

協會認為遊客對吉爾吉斯的認識只集中在數個著名景點,例如頌湖及伊塞克湖(Issyk-Kul),缺乏足夠資訊去發掘其他地區,因此協會今年整理了超過70條新路線,繪製成詳盡的地圖,希望能夠有效分散旅客到吉爾吉斯其他區域。

在營地裏,我們遇見的主要是歐洲遊客,以瑞士、德國及英國為數最多。當中英國遊客Sue在2012年首次來到吉爾吉斯,因為愛上這裏的純樸民風與美麗景色而多次重遊,這次已經是第五次到訪。她認為這六年國家變得富有了,有更多智能車、高樓,也鋪建了獨立的輸電系統,不用再向哈薩克借用電力。「吉爾吉斯哪部份是你最喜歡的?」她微笑答我:「離開了城市,來到山中與牧羊人一起,就是最好的部份了。」

在山裏的數天完全收不到訊號,這才發現放下手機遠離塵囂,是一件多幸福的事。我盼望下次再來的時候,這裏怎樣發展也好,仍然保留游牧民族的原始與純樸。

Travel Memo
機票:香港往吉爾吉斯比什凱克,來回連稅及附加費約為$6,193,查詢: https://www.expedia.com.hk/
簽證:持BNO免簽證;持特區護照須申請電子簽證,查詢: http://www.evisa.e-gov.kg/
滙率:1港元兌8.92吉爾吉斯索姆(KGS),文中價錢已折算成港元。
攝影器材:GoPro Hero 6,查詢:Microworks
鳴謝:World Nomad Games、Expedia、NoviNomad、Microworks

記者:洪慧冰
攝影:潘志恆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叼羊是一項古老的運動,兩隊要爭奪一隻無頭的羊屍體。


我們跟隨牧民騎馬攀上三千多米的高山,風景壯麗。


草原上完全沒有光害,抬頭就看見銀河與流星。


牧民天未亮就來到市場,希望賣出好價錢。


頌湖是吉爾吉斯第二大湖,湖水清澈見底。

source :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realtime/article/20181117/58917751
+++++++++++++++++++++++++++++++++++++++++++++++++++++++++++++++++
中亞,一生人要去吓
Good0Bad0
2018/11/17, 2:06:16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1 個回覆
一鍵留名
#null2018/11/17, 2:06:43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