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禮儀師免費為失家人聯絡老翁治喪 「想人走得有尊嚴」



https://video.appledaily.com.hk/mcp/encode/2018/11/14/3730509/20181116_sub243new_clean_w.mp4

人離開以後,是魂飛魄散、輪迴轉世、還是往生極樂?千百年來,人對死後世界只有未知,唯獨生者的思念必然存在。生者希望逝者一路走好,但原來能辦好身後事,卻非必然。90後禮儀師陳檵垣(Hades),願意伸出援手,以慈善殯儀助人一把,免費為逝者治喪。

受風水師叔父影響,Hades自小聽盡靈異、命理之事,「以前覺得幾有趣,但當然不是從小就立志做殯儀。」中五畢業後,他半年內試過零售、客戶服務等工種,後來見有殯儀公司招聘,順勢入行,當時他年僅18歲半。

決定入行,因為他看準香港人口老化日益嚴重,「大學生充斥於市,有學位的都不過月入萬餘二萬元,殯儀業應該競爭不太大,加上有人就會有死亡,需要有專人處理後事,這行業可說是長青,當時覺得值得一試,一做就是10年。」Hades由見習禮儀師做起,學習辦理死亡證、應付家屬情緒、不同宗教的禮儀、各個鄉下的禮數、骨灰的處理等,邊做邊學,「起初甚麼也不懂,幸得老行尊帶領,教我怎樣做好每個步驟。」

問到家人有否反對,Hades笑言:「始終覺得自己的事業要自己作主。」原來媽媽一開始也有顧忌,「她比較小女人,擔心我會帶了靈體回家,哈哈!不過做了近十年,他們見我做得不錯,最重要是身體還健健康康,家裏又無靈異事件,所以就放心讓我繼續做。」

平均月做20萬生意 設網站估價 
五年前,他自資開設「裕祥殯儀」,設堂倌部、法事部、土工部(負責駕駛靈車、抬棺材)、化妝部、儀式部等,團隊約有十多人,「殯儀業多數不是按月薪出糧,而是逐次工作計算。人工加上燈油火蠟,平均開支約為每月十多萬元,平均生意額每月20萬左右。」收入似乎不錯?「『好搵』只是表面見到的,萬事起頭難呀。」

入行之初,Hades經常遇到「咦,師傅你好後生,做咗幾多年呀?」、「其實你係咪真係OK㗎?做唔做到我哋啲要求?」等問題,「通常親友過世的人已步入中老年,他們選擇殯儀公司,第一印象就看禮儀師的年紀,覺得上年紀的更有經驗。望望對面舖的中年禮儀師,我外形上已經輸蝕。」他特意惡補相關知識,以實際工作為證,終贏得客人信任,更自設網站提供即時估價,希望打破殯儀業收費不透明的傳統,「其實坐低講幾句,對方就能從你的談吐知道你為人是否踏實、有否真材實料。」

自設慈善殯儀 做生意也積陰德
捱過最初幾年,Hades建立到口碑,客人對他更有信心,他開始參與社會服務,主動聯絡社工,接觸到不少基層市民。他發現有些人即使未有領取綜援也很貧窮,又有連親人都聯絡不上的,預算有限,身後事只能一切從簡,「為降低成本,一切儀式都以最簡陋的方式去做,可能只得一副棺木,壽衣欠奉,先人只能穿着病房的衣物,連祭品也沒有,很慘。」最初他會叫這些邊緣人申請慈善基金,後來發現申請過程不易,加上查詢越來越多,索性自己辦慈善殯儀服務。

五、六十年代,不少私人殯儀館或私人殮葬商都有「施棺」服務,為受災或因打仗而客死異鄉的死者提供免費棺木。Hades指現今私人殯儀公司較少提供類似服務,應該只有如東華三院的大型機構會有。他相信緣份,既然有緣能相遇,自己又有能力去幫人,何不主動伸出援手?「雖說人來到這世界,來一身光,走一身光,但能否有尊嚴地離開呢?既然先人有緣來到我面前,靠殯儀為生的我,就有責任回饋別人。」殯儀雖說是門生意,但他說做生意不應為富不仁,也要積陰德,「如果做生意純粹為錢、追求數字,不過是個守財奴。若能用我在這行業所賺到的一部份去回饋社會,就是行善積德。」10年間,他接觸過無數有錢客人,令他更明白金錢並非一切,「數字其實很虛無,你賺多少錢最後也是萬般帶不走。再富有的人,即使他們生前做生意很成功,離開的時候也甚麼都帶不走。」

四年前起,Hades將公司的部份收入撥作慈善殯儀基金,「預算有限,所以不能大量接收這類個案。」社工轉介的,大多是無法申請市面上其他援助的個案。他會跟逝者家屬見面詳談,了解需要,評估他們是否合資格使用服務。他的慈善殯儀分四類,第一類是提供免費棺木,對象是只得四、五千元預算的家庭;第二類是提供免費的政府或華人永遠墳場骨灰龕,包括龕位費、石碑刻字、安裝費用,「有些人的預算僅夠處理殯儀事宜,要再出錢買骨灰龕,他們未必有這樣的資金。即使等一個骨灰龕位要幾年也好,但他們可能根本沒有收入,或者身體有殘缺,無法工作,財政十分緊絀。」第三類是一筆過生活津貼,主要幫助突然失去經濟支柱的單親家庭,讓他們在等待其他援助的一兩星期間,解燃眉之急。第四種則是完全免費的一條龍殯儀服務,專為失去家人聯絡,或無法申請到任何政府援助的人。

不收分毫 助退休翁為友治喪
數月前,Hades接到周先生的個案,感觸得決定不收分毫幫忙。周先生的好友雷耀榮在社區中心下棋時突然暈倒,救護車趕到時已返魂乏術。周先生曾要求警方盡快到死者居住的劏房翻查電話簿,聯絡其家人,中間要經多重申請,結果在雷先生離世後一個月才能入房。周先生說:「業主說物件都已清掉,因為先人入住前曾簽過協議,指若欠租一星期,業主就有權清空房間。」業主此舉在法律上有斟酌餘地,警方建議周先生從法律途徑追討賠償,奈何又因身份問題而做不到,「只有家人方能起訴業主,但寫有他家人聯絡方法的電話簿已被業主扔掉。」因為不想好友葬身公墓,周先生用盡辦法幫雷先生辦理身後事,過程一波三折,「本來可以拿他戶口三分之一的金錢做殮葬費,但他的存摺被警方當作證物處理,我無法向遺產承辦署申請。」最後周先生經社工找到Hades幫忙。

「最慘是先人已經走了,他的家人到此刻仍未知其死訊。」Hades說。不過,有周先生這位朋友願意幫忙處理後事,也算是不幸中之大幸,「周先生本身是退休人士,他有心要送朋友最後一程,我覺得自己有義務去幫他。」Hades全程為周先生打點,替他安排雷先生的大殮、撒灰儀式,成本約需一萬元。現時所有儀式已處理好,周先生也鬆一口氣,惟希望能找到雷先生的親人,「其實他有親人在內地,也有位姊姊居於加拿大。我只希望他們知道自己的親人已經離世。」

Hades入行前從未思考過生死,「我覺得死亡太遠,開心就好,不用想太多,也不懂珍惜身邊事物。」入行十年,見證身邊親友離世,有些走得突然,有些年紀跟自己相若,有些甚至是未滿月的嬰孩,又接觸過不同個案,「慢慢發現生命無常,原來每日仍能呼吸也非必然。」他說人們信奉「錢是萬能」的價值觀,其實很多事非人所能控制,「與其追求數字,不如捫心自問,此刻做的是否你所求?雖然老土但確要思考,因為你擁有的時光其實不如你想像般多。」

記者:李煒汯
攝影:龍天佑、張洛晞


禮儀師陳檵垣(左)數月前接觸周先生(右),免費為他的好友雷耀榮治喪。


陳檵垣入行10年,建立到口碑,越來越多人放心將親友後事託付給他。


禮儀師要策劃整個喪禮,應付家屬、學習不同宗教及鄉鎮禮儀。


慈善殯儀外,陳檵垣也會以較清潔公司低廉的價錢,清理發現屍體的單位。受訪者提供


周先生逝去的好友雷耀榮,生於1951年6月8日,籍貫廣東,現葬於歌連臣角紀念花園。

source :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realtime/article/20181115/58909275
+++++++++++++++++++++++++++++++++++++++++++++++++++++++++++++++++
記得以前電視訪問過
Good0Bad0
2018/11/15, 1:54:11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1 個回覆
一鍵留名
#null2018/11/15, 1:54:42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