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alden汽車臺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明哥帶我出生入死



住在村裏,我要學懂揸車,就是只能到附近超巿,已經心滿意足。

揸筆的人揸車,不一定難,但要朋友教懂我這個十四年雪藏駕駛者,對雙方都是考驗。買車兩年多了,大部份時間,我在佛系等待。車房老闆不時要替我白白流失電池的老爺車急救,看不過眼,我一出聲,他立刻介紹一位朋友教我揸車。「一定要學到識為止喎!」「一定!他教你不懂,我教你!到時你請我吃飯!」「好!我到時來西貢載你去吃飯!」

感謝上天,我不時遇上義氣仔女。

故意挑戰大難題 「你面皮真厚」
我的師傅明哥,頸上掛着一條略粗的金鏈,頭髮是淺黑金。他在車位等我時,腰板挺直。一笑起來,又有點卡通 。他說話寸嘴,點中要害,經常罵得我哈哈大笑。我說出兩年多以來的學車經歷,他絕不轉彎抹角,「好坦白講,那些師傅見你這樣,都不想教你。」

一個沒有信心的人,活着縮在一邊,就如車子左驚上壆,右驚碰撞,好辛苦。至我敢於昂然雙線雙程面對面的各走各路,後面又有自以為是的,開大車燈追貼,後來,我的車轆在路壆輾過了一下,明哥若無其事說:「唉,他正等着,等着看你幾時炒車。」我有點不忿,明哥卻叫我駛在一旁,讓人先上路。

學車不久,我便對明哥鄭重說:「技術,學幾趟是會做到的,我就是沒膽量一個人揸車。」於是,第二星期,明哥催迫下,我硬着頭皮,一個人,一邊祈禱,一邊上村口大斜路。人人都說這個切線位對新手不容易,最終,我駛過對面行車線,五分鐘後,我駛到明哥等我的地方。見我成功達陣,他笑容燦爛。「好驚。」「驚乜嘢?」「唔知道。」「唔知道驚乜,又要驚一餐,你都幾得意。」

恐懼是人類最大的敵人。「如果不停練習,可以克服恐懼嗎?」「應該可以。」練車時,我順着明哥的特性,盡量體驗,要走多遠就多遠。到了兩三星期,他開始問我:「你到底做甚麼的?」「寫嘢。」明哥是修車的,不久,他試圖用紙和筆解釋迴旋處切線的規矩,把綠色水筆幾乎畫乾。我把別人像行路一樣簡單的揸車事情搞成人生挑戰,一定有好多人會笑我。「我是故意把這個大難題放在自己面前的。」「咁你面皮真係好厚。」是,為了達到目標,再厚一點還可以。

有一晚,朋友來觀察我揸車之後,明哥叫我自己嘗試找路,我走錯了,越走越遠,在一個我每星期都去打波的屋苑外繞圈,期間,他不停說:「啊,死囉,啊,死囉。」他說個囉字,拖得特別長,一直嚇唬,這是欺凌嗎?我一點不介意,只要有師傅在旁,我認為我可以安全找到出路。

其間,我試過突然停車,又在迴旋處切錯線,再犯他已指正過一千次的錯誤,令他很洩氣,「若然如此,你真係唔好揸車。」這句話,不知他撇在胸裏多久了。我不作聲,很久很久,才嘆一口氣,「嘆氣?我都未嘆氣,你嘆氣!?」我任由他「教導」好幾分鐘,然後對他說:「先解決難題。」他走前,在車窗外對我說:「你明天先自己駕車去××,然後再說。」

很快,窗外只剩空氣,他這一句說話,彷彿是個訊號。

那晚我在電話跟朋友訴苦,收線後,看到明哥的訊息:「5洗(唔使)怕,我會教你。」當刻感動得流出眼淚,我不怕出錯,不怕鬧,只怕不能學下去。他像有竊聽器一樣,又再寫:「我5(唔)係鬧你,不過大聲咗啫。」

其實,兩個月裏,我學懂看鏡、判斷車速、切線;又克服了彎位那種失控感覺;還練習輕踏油門轉超過300度急彎,又試過在大空地踏盡油門的感覺。每一次操車,我都問很多揸車的問題,把心裏想到的,說出來討論,像看心理醫生一樣。他說得最多的是:「我坐你車都唔怕,你怕甚麼?」最鍥而不捨的是:「你再慢吞吞揸唔到車。」每次有驚無險,他又會若無其事問,「驚完未?」有次我看到大貨車在後面,輕嘩一聲,他說:「你們讀得書多的人,是不是總害怕別人會害你?」

「當然不是。」我經常對人說,我看書很少,而且,實情是,我不想害人。

揸筆一世界 揸車一世界
在農曆九月十八的月夜,操車兩個月,明哥帶我從沙田高速公路一直到上水、元朗,再上了屯門公路。「去!去!你一定要破解自己,不可以一輩子這樣。」他怎會明白,他的說話,每每給我另一番意義。突破,破解謎一樣的人生。別人去得遠遠,我還在起點出發,這不是問題,但既然決定上路,他要我做得好好睇睇 ,真的要揸好手車,不要局限自己。

甚麼叫騎虎難下?在黑夜的汀九段屯門公路上,我連抬頭看一下月亮都不敢,我不斷對自己說,要relax,要relax。在六線雙程大急彎裏,我在一輛大巴士旁邊,一起傾右急轉,我揸穩軚盤,從來只會叫我加速的明哥,此刻卻說:「可以收慢。」

第二天練習,我對明哥說:「走上那條環迴公路,簡直像登陸月球,出生入死。」他聽了,只冷笑一下。經過那晚,我感覺村外那條公路,斯文得很,去超巿,去入油,實在太簡單。其他的,作為負責任駕駛者,我會繼續練習才作決定。

揸筆是一個世界,揸車,是另一個世界。我是故意讓自己活在兩個世界,有些位置,由自己主宰,不用靠人,但同時,也要負上一切責任。我不知道明哥還有多少耐性,但謝師宴可以先請了,明哥說:「咁你都要自己揸車去,唔通我們載你咩!」

我跟車房老闆說好,要揸車去吃飯,總之,不是我的村口。

撰文:冼麗婷

source :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special/daily/article/20181108/20540721
+++++++++++++++++++++++++++++++++++++++++++++++++++++++++++++++++
咁就唔好揸啦
Good0Bad0
2018/11/08, 12:19:49 中午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1 個回覆
一鍵留名
#null2018/11/08, 12:22:47 中午
引用快速引用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