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屍殺片場》導演獨家專訪 「賣座靠觀眾保守秘密」



https://video.appledaily.com.hk/mcp/encode/2018/11/05/3725598/20181106_sub306newnewAD_clean_w.mp4


上田慎一郎拍攝《屍殺片場》前在舞台和獨立電影界之間遊走,早年曾自費出版過小說。©2018TIFF

新宿著名獨立戲院K's Cinema是晚依然座無虛席,對一部已上映逾四個月的電影來說,不少觀眾早已看過不只兩三次,依然像為了去見熟識的朋友一樣再次入場,有些觀眾穿上電影T-shirt、掛上胸針、帶上場刊……等待導演以及銀幕前早已熟識的面孔到場謝票。「我很享受製作電影時的感覺。也有責任做出讓每個人都能說這是傑作的作品。」

大概沒有人,包括一班創造者會想像到一部只有300萬日圓(約21萬港元)的獨立製作,會在今年日本電影界殺出一條血路,四個月以來依然成為熱話。

喪屍電影從來都不似主流電影般廣受歡迎,這類型電影大多是愛好血腥暴力的觀眾才會買賬,近年異數有《屍殺列車》在韓國以至亞洲地區票房大賣,《屍殺片場》也是其中一例,但相對《屍殺列車》有大量CG,名演員和偶像參與演出,拍攝為期8天,《屍殺片場》能夠說出來的最大賣點也只有一開始的37分鐘長鏡頭。這部被日本傳媒形容為「現象」級電影,由一班無名氣的演員和導演,一開始都只有兩間獨立戲院,來的觀眾都只是一班喜愛獨立電影的小眾影迷,場場爆滿,互聯網上引起討論和推薦,後來更吸引了不少年輕和女性普羅觀眾群入場,短短兩個月就擴散到日本全國共200間戲院上映,連著名的日活電影公司更加入為電影作國際發行,到現時為止單單是當地票房已經達到兩億港元。

受啟發 計劃書一擱四年
現年34歲身兼編劇、剪接、導演的上田慎一郎,在東京國際電影節期間接受了我們獨家專訪。

「我想電影賣座的其中一個原因,是觀眾們很願意保守電影中的秘密,對沒有看過的觀眾而言會好奇為何互聯網上有不少人讚好。」在現今日本商業電影都是改編自漫畫和小說的情況下,觀眾大多是原作或演員的粉絲才會入場,對電影劇情早已有一定認識,像《屍殺片場》一部沒有明星演員和名氣導演的原創作品,加上無法得知任何劇情下,自然引起入場的好奇心。

上田看過2013年一部名為《GHOST IN THE BOX!》的舞台劇,被劇中懸疑兇殺案,以及舞台劇製作過程的描述所啟發,寫下計劃書,但一放就放了四年,除了沒有找到投資,上田也一直忙於拍攝短片和廣告的工作,直到差不多忘記了這件事時,他參與日本電影與戲劇專門學校「ENBUゼミナール」舉辦的「CINEMA PROJECT」工作坊,才重新啟動計劃。

業餘制 因應演員數目創角色
《屍殺片場》可說是近年日本獨立電影中常見的工作坊創作方式,由導演帶領一班新演員上堂,學習拍攝或演技訓練,最後一同構思故事,部份工作坊電影也需要透過上網集資才可完成,而且電影劇本會因為工作坊參與人數多少來決定。以本電影為例,工作坊因為有12人參與自然就要分配出12個不同角色給他們,上田曾在過去的訪問中笑稱角色都是一群看來很笨拙的人,重點是要觀眾感受到這是一班在人生路上為了完成某件事奮力掙扎過,對他來說這樣的人才與電影的氣氛不謀而合。「因為這是一部與演員合力製作的電影。」

至於創作資金往往不會太多,參加者都帶着想成為好演員的熱情來參與,並沒有人工,「劇本會根據在工作坊期間上堂的學員而定,但我這一次因為早已有計劃在手,變成觀察這些演員的特質、個性、專長,有甚麼角色身份對他們合適,再將這些觀察放進劇本內修改。」

聽起來很業餘,但像這樣的製作方式,已經生產出不少佳作,好像前幾年一部全長5小時17分的《她們最好的時光》在瑞士盧卡諾國際電影節(Locarno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獲得最佳女主角獎,同樣由工作坊形式來製作。《屍殺片場》也在海外多個電影節中獲最受觀眾歡迎的獎項(如西班牙的錫切斯國際奇幻電影節、夕張國際奇幻電影節),更是這類電影中商業上最成功之作。


導演想盡辦法慳錢,如主要場景在東京郊外的廢墟拍成。

仆到正 是意外也是設計
對不少已經看過電影的觀眾而言,一方面會被跳脫了普遍電影情節想像所吸引,另一方面好奇戲中的37分鐘長鏡頭如何拍成,這37分鐘如同與觀眾玩解謎遊戲,面對這麼業餘,低清畫質,看似沒有演員技巧的演出,後面隱藏着甚麼樣的驚喜?

上田指電影開拍前已經有明確的架構,但都是以37分鐘長鏡頭作為主軸,也會因應拍攝情況作出改變,例如電影有一個攝影師仆倒下來的鏡頭,這是他們反覆排練過程時,攝影師都仆在同一位置而放入的小設計,「其實我們都大為不解為何反反覆覆都仆在那兒,但出來效果又很不錯,不如我們就正式拍攝過程時再仆多次。」電影中亦有很多預計不到的狀況,在商業電影中認為是過失的情況,都變成觀眾們喜愛的小插曲,又例如戲中有演員帶着眼藥水在身,拍攝過程中也真的發生了演員因為來不及化妝,在鏡頭前的另一位演員只好臨場爆肚的情況,血漿噴濺上鏡頭的畫面,甚至鏡頭多次的失焦都是意料不到的事,他們都一一保留下來,再從這37分鐘的情況改寫電影的往後發展,可說是一邊拍攝一邊創作,「當然這不是完完全全將自己拍攝時的經驗放進去,但例如監製不斷地修改自己的東西,被一些任性的演員作弄的經驗等是時有發生,我都想將這些拍攝的經歷都放進電影內。」

拍傑作 「100年後都覺得有趣」
上田是標準影迷,特別喜愛B級電影,沒有入讀電影學院的他在高中時代開始身體力行製作短片,亦曾經歷過連串人生低俗,負債、家人朋友遠離他,直到拍攝《屍殺片場》前較為人知的也只是一部以貓為主角的短片電影合集,因為票房成功,吸引了傳媒對他的經歷和電影觀感興趣,訪問中他曾豪言要拍出100年後的人都會覺得有趣的電影,有責任必須做出讓每個人都能說出「這是傑作」的作品。《屍殺片場》商業成功終於為他帶來創作轉機,他即將在今年冬季拍攝第二部長篇電影,更獲得松竹電影公司投資。對一直以來參與獨立製作的上田而言,這是否從此投身商業製作?一直與上田談論電影時會感受到與香港年輕導演不同的地方,他並非要拍出甚麼深刻題材,反而是希望製作出令觀眾願意入場的作品,熱情又純粹,「其實商業和獨立製作也沒有所謂,如果可以遊走在兩者之間,低成本也能帶來很好的效果,何不以小資本來製作電影?但如果在電影中有需要一個大製作的場景,那就需要更多資金來支持,始終要視乎我所拍的究竟是甚麼題材。」關於拍攝電影的這件事,他說還努力在探索階段。


しゅゅまはるみ飾日暮晴美(導演妻子):「退休」女演員しゅゅまはるみ,戲中施展的防護術令人印象深刻。


秋山柚稀飾松本逢花(女主角):秋山柚稀早於2011年與上田合作過一部短片,但直到《屍殺片場》大受歡迎後,電影才有機會曝光。


真魚飾日暮真央(導演女兒):上田認為真魚雖然演技並不穩定,但有一張受攝影機喜愛的臉孔。


細井學飾細田學(醉酒攝影師):細井學是導演的多年合作夥伴,上田更指明要由他來演出酒醉大叔一角。


濱津隆之飾日暮隆之(導演):戲中飾演瘋狂導演的濱津隆之本身是舞台劇演員,活躍於當地的小劇場演出。


到現時為止,《屍殺片場》單單是日本票房已達到兩億港元。


電影在日本大受歡迎,連木村拓哉和小栗旬等大明星都大力推介。

後記/娛樂使命
「我要拍出100年後的人都喜愛的電影。」能說出如此豪情壯語,視娛樂他人為使命的信念,難想像會在香港的創作者身上發生,特別是近年香港新導演有意無意都要電影背負着與社會對話的執念,好像忘記了這種看來很顯淺、但相當難度高的事。訪問期間上田慎一郎也問起香港觀眾反應,我說大家也很久沒看過這麼過癮的電影,就像參與了一場派對一樣,笑聲不停,他聽到之後也笑得像小孩一樣,「這樣就好了,這是我所希望的。」他說。

採訪:何阿嵐

攝影:阿東(部份圖片為劇照)

source :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special/daily/article/20181106/20539040
+++++++++++++++++++++++++++++++++++++++++++++++++++++++++++++++++
一次都未睇過
Good0Bad0
2018/11/06, 12:23:56 中午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1 個回覆
一鍵留名
#null2018/11/06, 12:27:07 中午
引用快速引用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