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氣球大賽世界冠軍 80後扭波女:我想做一世



https://video.appledaily.com.hk/mcp/encode/2018/11/03/3724647/20181104_sub233new_clean_w.mp4


身穿自己扭的氣球裙在鬧市穿梭的洪辛欣,參加在美國舉行的國際氣球比賽獲得佳績,但她坦言無人記得她。

「扭波波」聽落似是一種消閒的興趣,80後的洪辛欣(Hazel)可以用氣球製作一條裙、一個6米高的公仔、一堆婚禮佈置,她可以讓平平無奇的氣球,變成任何東西,但她不是魔術師,而是氣球藝術家。

當日相約在Hazel的工作室做訪問,港鐵牛頭角站下車後,要走15分鐘才到達,沿途有樓梯有馬路,還要經過工廠區,平日工作她要自己拿着一個30吋大行李箱,難怪她笑說自己手臂「大隻過好多男仔」。所謂的工作室其實是同友人合租的一個小小空間,放到兩張工作枱、一張兩座位梳化、一部水機,香港寸金尺土,都明的。工作室的當眼處放了Hazel於3月時在美國聖地牙哥參加國際氣球大賽的作品。訪問前我做了些資料搜集,這個比賽在氣球界中,媲美電影界的奧斯卡,是認受性和規模最大的一個比賽。


每次設計氣球作品都是她最享受的事。


Hazel媽媽坦言「藝術好睇唔好做」,但全力支持女兒做讓自己喜歡的事情。


小朋友的笑臉就是Hazel最大動力。

氣球當刺繡 刺破手指頭
她在大型雕塑項目取得冠軍,個人的服裝獎取得白金獎和第二名。大型雕塑是一個團隊賽,全隊28人,要在27小時內,合力完成一個6米高的氣球裝置。聽起來難以想像6米高是有幾大,當時Hazel和隊友以一隻有兩層樓高的獅王參賽,全隻獅子用氣球來做,最高處要擔梯砌。而她個人的作品就是以氣球結合刺繡,用未吹脹的氣球捲起作線,一針一線用氣球刺了一隻鳳凰出來,「本身我都諗爆頭,之後回想起我小時候,媽媽會把我的名字繡落我的校褸,我就想用媽媽的專長和我的專長,結合做一樣創新的作品。最辛苦是波皮捲起後好硬,用針線穿下去,弄得雙手都破損了。」

在香港搞藝術,路難行,更何況政府根本不認可氣球是藝術的一種。「我之前有個朋友都是做氣球藝術的,在一個標榜提供場地給藝術家租用的地方,想嘗試租一個攤位來創作,但場地回覆指扭氣球並不是藝術,所以拒絕了申請。」政府沒有帶頭認可,入行5年,做活動的時候有人話她似小丑,亦聽過不少難聽說話,「有些大媽會話,氣球啫都唔值錢,拿了你又不會有損失,別那麼吝嗇。試過有學生走過來說我的氣球好美,就跟我說想我免費贊助他們做一些裝飾,因為覺得啲波唔值錢。」她坦言不開心,「得獎後回來香港,無人重視,剛攞完獎的一兩日,有少少掌聲但之後已無人記得。」錢不是賺得多,她現時的工作同接freelance差不多,有工開就有,無就惟有靠積蓄過活,我追問她為何不選擇放棄,她笑說︰「好生意時都有兩三萬㗎!」又接着搶答︰「有次我在戶外扭氣球,成身汗,有個好貼心的小妹妹,專登去買凍飲同紙巾畀我。」


Hazel與隊友憑六米高的獅王在世界氣球大賽取得冠軍。


六米高的獅王。


Hazel參賽的作品是一件中式裙,上面的繩結,全都是用氣球來做的。這作品為她奪得個人組別的亞軍和白金獎。


Hazel參賽的作品中式裙。

「啲波唔值錢」 追夢為孩童
Hazel很喜歡小孩,扭氣球可常常接觸小朋友,她更笑指自己是「小朋友磁石」,每次都可以引來一班小孩圍着她,我沒多追問,因為訪問過程中,她謙虛有禮,親切甜美,相信不單止是小朋友,連大人都難以抗拒。「見到小朋友真的好開心,他們拿着氣球笑得好燦爛,一切就像被溶化了。見到自己用一兩條小氣球,改造成很大型的裝飾,那種成就感的確是其他工作上找不到,我仲想做一世。」

人的通病大抵是喜歡用自己把尺去量度別人的價值。夢想無價,很多人都識講,不過只限於用來形容自己的夢想,至於別人的呢?就是以自己的想法為別人標上價值,有人自小已經鍾意揸巴士,有人讀完專業學位揀賣糖水,有人放棄高薪厚職從事設計行業,人人都有個夢,值不值得只有當事人先知,我們能做的,就是學懂尊重,然後從心欣賞。

facebook:Childhood Party

記者:劉芷晞
攝影:潘志恆、梁志永

source :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special/daily/article/20181104/20537013
+++++++++++++++++++++++++++++++++++++++++++++++++++++++++++++++++
外國就可以
Good1Bad0
2018/11/04, 11:37:27 中午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1 個回覆
一鍵留名
#null2018/11/04, 11:40:30 中午
引用快速引用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