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alden講故臺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病態的社會——《男性專用車廂》
「你好,我是今天中國香港市磁浮高鐵的接待員,我叫田清,很高興可以接待你,主人!」

我披著淺棕色外套,戴著高帽,點起了一根渺無人煙的香菸,這菸,我從未吸過,但自從我令到這個社會腐爛後,我便學懂吸了。

站在我前面的叫田清,是從中國大陸落來的,她現在赤裸裸的站在我面前,我是說真的,不是修飾甚麼,就是名乎其實的「赤裸裸」,能夠遮掩她的,就是那頂軍帽和那對手套。

田清本來就是中國香港市立大學的畢業生,我看過她的履歷,一級榮譽畢業,成績優秀,讀的還是神科,面貌還挺姣好,從來都沒拍過拖,可算是極其少數的頂級模範生,因此,她受到教授的破例推薦,到了我的手中。

「很好。」

我打量了她一下後,點頭表示滿意,其實我今天才第一次見到她,想不到還真的是個美人兒。

「適逢今天是我市磁浮高鐵開幕的大日子,就讓我的接待員跟各位介紹一下『那個』吧。」我向在場的人士說道。

「是的,主人。」

赤裸的田清站了上台,試了咪高峰正常運作後便開始發言。

「接下來為大家介紹——男性專用車廂。」

「男性專用車廂,是專為男性而設的豪華車卡,人員致力提供最頂級的貼心服務,餐飲,以及極度奢華的按摩座椅,為乘客獻上世界級的享受⋯⋯」

「請問車票何時銷售?」

「價格可否透露一下呢?」

「預計車票每日額度是多少?」

田清未說畢,記者便爭相發問。

我示意田清下台,因為我覺得就算青出於藍的她,面對這些公關難題實在太早了。

「請大家冷靜一點,在正式運行之前,這些資料都是極度機密來的,很抱歉。」

田清彎下身,合起雙手九十度鞠躬,那對豐滿而柔軟的胸部垂了下來,十分漂亮。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

田清抬高了頭,她瞇起眼睛,眼神突然變得異常銳利,俯視著在場所有觀眾,嘴角下垂,一臉嫌棄和鄙視著這些人的表情。

「這個車廂並不是你們這些垃圾賤種坐的,你們這些粗鄙骯髒的豬玀根本沒有權利去享用至尊的服務,奴隸真是奴隸,你們不如死了去算吧⋯⋯不,死了還要人去埋葬呢,為什麼要浪費埋葬者的氣力呢?嘻嘻⋯⋯真是可憐啊,真的那麼想要嗎?可惜啊,只有尊貴的「大人」們才可以享用我們的服務呢,哈哈!你們這些賤民去幹一世的活吧,說不定幹一千萬世才可以換到一次夢寐以求的機會呢!哈哈哈哈⋯⋯」

在她的眼角下,所有人突然都變成螻蟻一般渺小,被看不起了呢⋯⋯

田清這番說話非常自然,就像是小孩子童顏無忌,隨口而出的,顯得有點可愛。

她從講台上下了來,尋找我的身影,而我便早已走進後台的休息室。
Good0Bad0
2018/09/28, 10:02:39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1 個回覆
田清走進來,找到了我,她來到我的面前,然後跪下,雙手摟住我的大腿,抬頭凝視著我,眼神很恍惚。

「主人⋯⋯」

「我最敬愛的主人啊⋯⋯」

田清那精緻漂亮的臉蛋不停左右摩擦著我的腳,她大力地吸著我的氣味,想把我全部的精華收進囊中。


「主人⋯⋯你好香。」

她趴在地上,用舌頭舔著我的鞋,儘管那雙鞋已佈滿屍骸的足跡,散發著濃厚血腥的味道,她還在津津有味地舔著。

「好吃嗎?」我問到。

「好吃,我最喜歡主人的味道了。」她回答。

我摸了摸田清的頭,那柔滑的短秀髮好比絲綢一般,清麗優美。

她用微笑回應了我給她的禮物。

「不蹂躪我嗎?主人。」

田清那姿態深深地吸引著我,她那渴求的神情經已不受控制,這種渴望是她精神上唯一的糧食,現在的她,只渴求著我任何一部分,她只好向無助的小狗般乞求著我。對於她來說,我就是一切,是她心中那無可取替的神明。

即使是這種完美無瑕,如此優秀,駕馭任何人之上的女人,面對我也是如斯狼狽嗎?

是的。這個社會的階級觀念,已經到達了天空這樣高的地步,而這種風氣,都是我一手造成的,對於我這級數的人,即使是任何人,對著我都不禁誠惶誠恐。

此時此刻的我雖則有些心動,但是我選擇拒絕了她。

「抱歉,田清,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主人⋯⋯」

田清低下了頭,顯得好不失落,只是因為一個小理由,不,對她而言,這已經是受著如同被叛死刑的苦吧。

「我可以跟著你嗎?」

她再次乞求,那怕是減少一點與我的距離也好,也要盡可能沾到我的成分。

「呼⋯⋯」

「好吧⋯⋯」

田清的心情突然從谷底升了起來,她露出安慰的笑容,低下頭默默地跟著我。

「那麼去巡視一下吧。」

「男性專用車廂。」

「是的。」
#null2018/09/28, 10:02:53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