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alden講故臺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賣左層樓既我,係樓下開左間女僕cafe》
我叫何為,讀過兩年大學,退學之後,已經困左係屋企半年,同時對呢個世界亦完全失去希望,勞碌一生打份工做隻狗,究竟係為左啲乜?組織一個美滿家庭,擔負起作為丈夫或父親既責任,我無能力做到,亦都唔想去做,畢竟呢個香港,已經無曬希望。

父母賣左一個空置左既單位,叫俾我做下生意,女僕cafe似乎係唔錯既選擇。

兩個月前我租左個附近既樓上鋪,大概四百呎,裝修完之後都擺到四,五張檯既⋯⋯牆上掛左幾張動漫人物壁畫同海報,擺下啲精品咁,應該夠曬毒啦掛,一定會吸引人黎。

所有準備功夫做齊後,係時候進行最關鍵既步驟——請女僕。

我係兼職網上刊登左招聘廣告,時薪⋯⋯俾足你一百,學生兼職黎講算唔錯啦掛⋯⋯

條件?

「靚女、有禮貌優先,附相,需進行面試」

諗到呢度我情不自禁揚起嘴黎,淫意萌生。剔!搞掂,接下來就等email。

訓醒一覺,手機顯示信箱已經有十幾筆郵件,我即刻跳落床,打開電腦仔細閱覽。

click!

「你好,我係黎應徵做女僕架,我自細就好鍾意日本女僕文化,興趣係cosplay,會出席event,我平時都會扮下女僕架,嘻嘻,希望你會請我啦<3。」

好啦,咁睇下相,um...仆街,中伏,乜對眼隔到成個空白鍵咁遠架,成隻青蛙咁既!屌!熄左佢熄左佢,屌你老味⋯⋯

跟住落黎既幾封email既內容都係大同小異,乜「我夢想係做女僕」,好似啲小學雞同啲垃圾youtuber講「我好鍾意睇你啲片架」一樣,我笠左兩眼就轉第二封。

申請者啲樣,全部都非常普通,過唔到我心底個關,唔通我出錢請你地,又要視覺折磨自己咩!我越諗越嬲,香港根本無好睇既女僕!搞咁多嘢,最終都係功虧一簣!我一拳打穿個mon。

睇到最後呢封,內容都係平平無奇,最緊要係,佢竟然無相!我最睇重既就係相,條女竟然無相,等俾人屌老母啦。

「唔好意思,我係網上見到請緊人⋯⋯我想應徵⋯」唔睇落去啦,又係差唔多既內容,我已經夠曬嬲,佢竟然仲無相,好!一於叫條女黎面試,之後當面屌柒佢,屌到佢喊住出門口。好,我決定左要玩下佢。
Good1Bad0
2018/09/28, 8:21:23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23 個回覆
「叮噹~」

門鐘響起,應該係應徵者過黎面試,我既心情好興奮,建立女僕王國既第一步,就由今日開始!

我開左門,一道熟悉既身影出現係我眼前!

「你⋯⋯你咪係⋯⋯」

我慌忙地吞下口水,視線立即避開呢個女仔。

「今次閉啦,點解會係佢架⋯⋯」我心諗。

「早,早晨啊,何為同學⋯⋯」少女答道。

「文芊蕙?點解會係你~架?」我嘗試將緊張感降低,但係呢種斷續又柔和既語氣將其表露無遺,今次真係死梗!

我望著佢閃爍既眼光,稍微有點不知所措,面頰泛紅,佢依然好似以前一樣,披著一頭紫黑色既長髮,個種感覺,令我諗返起以前,個刻場景,依舊歷歷在目。

文芊蕙佢係我中學同學,亦都係我地學校大部分男同學心中既女神,一頭紫黑色長髮,高貴非凡,一對淺棕色瞳孔都好吸引人,玲瓏小巧既耳鼻,再加上唔搽唇膏都通透粉紅既嘴唇,直頭係惹人憐愛之餘,仲想守護佢一生!當然,我都曾經係其中一個鍾意過佢既人⋯⋯

講起我中學生涯,雖然係同佢同班,但係佢個性文靜,同佢講過野既次數應該十隻手指都數得曬,而講過既說話,都不外乎班內事務。

曾經如此受景仰既女仔,究竟點解會黎我呢度見工?

此時此刻,我同文芊蕙對望而坐,回想以前對住女神緊張既心情,估唔到此刻心中仍未退散,雖然雙腳係度抖動,但作為一個餐廳店主,我嘗試維持嚴肅而冷靜既神情應對。

文芊蕙低著頭,雙眼亦望著下方,好似等緊我發問,當然,我既雙眼仲係唔敢直視著佢,好唔容易集中到,都將視線避開。
#null2018/09/28, 8:21:43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um⋯⋯你就係send email黎既人?」我終於開口問道。

「係既⋯⋯真係唔好意思⋯⋯」文芊蕙依然低著頭,用輕微既語氣回答。

「點解要道歉喎,文同學,見返以前既同學不知幾開心,哈哈⋯⋯係啦,點解你會知道呢度請緊人?」

「哈哈,唔好意思,咁肯定係網上見到份廣告啦!奇怪,點解我咁都要問呢?真係唔好意思。」

真係失策!我究竟係度做乜嘢?係度問埋啲低能問題,我以前一直維持既形象無曬啦!molamola!果然我仲係唔敢面對住文芊蕙。

「嗯⋯⋯何同學,唔緊要架,因為我都好驚訝,估唔到今日過黎會見到你,嘻嘻⋯⋯」文芊蕙用白嫩柔滑既小手遮一遮嘴仔,笑了笑。

果然同以前一樣,文芊蕙依舊係咁溫柔,咁動人可愛,性格同外貌都無變過,但係胸部就⋯⋯啊!我竟然又係度諗埋啲歪嘢。

「啪!啪!」我掌摑自己,精神啲!臨時演員都係演員,唔可以再柒落去啦。

「何同學!你無事吖嘛?係咪唔舒服?」文芊蕙慌忙地走過黎,用佢溫柔既手仔撫摸我塊面。

⋯⋯

「文同學⋯⋯」

我望住文芊蕙。

「啊!真係好對唔住啊!」

文芊蕙突然退後幾步,驚覺佢啱先既舉動。

然後空氣又回復一片寧靜。

估唔到文芊蕙佢係咁體貼⋯⋯

「係啦,點解你想應徵做女僕呢份工既?」我再開口問道。

「errr⋯⋯其實我由細開始已經好鍾意日文既女僕文化架啦!女僕啲衫又靚啦,工作上既動作都好多元化同埋好有特色,我都好想好似佢地咁,哈哈⋯⋯」

的確原來女仔都係鍾意啲kawaii既嘢,我都明白既。

「咁好啦,時薪120有無問題?」

「太⋯⋯太太多啦,況且我都唔係好缺錢,我只係想見⋯⋯啊唔係,無嘢啦,哈哈⋯⋯」

真係奇怪,點解佢咁緊張既,120真係太多咩?

「咁90蚊好嗎?你星期幾得閒?」

「嗯,因為放緊暑假,我每日都有好多時間,所以何同學你隨時都可以叫我過黎。」

「好,咁就由依家開始,你就係呢間cafe既第一個女僕。」

「係⋯⋯」文芊蕙對我微笑起黎,同啱先既神情截然不同,睇黎佢真係好期待成為女僕,我相信佢肯定會好好擔任呢份工作。
#null2018/09/28, 8:22:02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我同文芊蕙一齊作開張既準備,打掃著每一個角落、預備餐牌、確認食材食譜、佈置裝飾、教佢有關女僕既手勢動作等,一日時間好快就過去⋯⋯

「唉~~~」我攤係梳化上,張開雙手,大嘆一口氣。

「係,主人,請慢用。」文芊蕙向我遞左一杯紅茶。

「啊!唔該曬。」我立即坐直個人,慌張地接過黎。

「嗯,好好飲啊,咪住!主人?」對住突如其來既衝擊,我心跳加速。

「無錯啊主人,何同學係呢間cafe既主人,咁亦即係身為女僕既我既主人,嘻嘻⋯⋯」文芊蕙微笑道。

「哈哈⋯⋯咁又係既。」

我係度緊張啲咩?女僕對住客人都會叫主人啦,更何況係工作地點既持有者,唔好諗咁多啦,傻仔。

我將紅茶飲至一滴不剩。

望下時鐘,已經八點幾。

「原來已經咁夜啦,文同學,我諗你都趕住返屋企,咁今日就到此為止啦,薪金我會月底結算後出俾你架啦。」

「嗯⋯⋯」

「咁⋯⋯何同學,聽日見。」文芊蕙收拾好之後,向我點頭道別。

我鬆了一大啖氣,估唔到今日會咁攰,而且竟然會見返以前鍾意既人,仲發生左咁多事。

我攤係梳化上,一直回味著今日發生既點點滴滴。文芊蕙個份真摯既笑容,真係好可愛,依舊同以前一樣,一樣咁溫柔。我再回想起文芊蕙以前至今既神態同埋舉動,個啲片段,我竟然全部都記得返起。

「一樣⋯⋯一樣嗎?咁,我份心情,會唔會都係一樣呢?」

⋯⋯

⋯⋯

⋯⋯

「呼⋯⋯哧⋯⋯呼⋯⋯哧⋯⋯」

離開cafe後,文芊蕙跑到巷中,雙手按著胸口,不停喘氣。

「何為同學⋯⋯」

「好開心。」

「可以見返你⋯⋯」

「真係⋯⋯」

「真係太好啦。」
#null2018/09/28, 8:22:21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未見過
#null2018/09/28, 8:24:33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未見過

過黎隔離登
#null2018/09/28, 8:25:45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你係咪痴咗線
#null2018/09/28, 8:56:11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null2018/09/28, 9:10:06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歡迎光臨!主人!」

終於到左餐廳開張第一日,睇黎文芊蕙佢今日都充滿朝氣。

第一批客人係兩個一啲都唔起眼既毒撚,一肥一瘦。

「兩位主人係咪?請到呢邊坐吖。」

「主人想食啲咩?今日既推薦菜式有萌萌蛋包飯配濃情玉米湯,仲有芒果特飲⋯⋯」

「咁好,要兩份啊唔該。」

「係既!多謝主人」

文芊蕙照足我琴日既教導去做,所有細節都做得唔錯,唯一要挑剔既,就係語氣太輕,唔夠熱情,畢竟呢種就係文芊蕙既性格,要做到完美似乎需要唔少時間。

「女僕妹妹,你叫咩名啊?」肥毒撚問。

「主人,我叫芊蕙啊,你都可以叫我做芊芊。」文芊蕙禮貌地回應。

哼,乜野芊芊,根本就係我作出黎既暱稱,文芊蕙佢根本唔會做改花名呢啲貶低身價既行為,所有野都係照我指示去做。

諗諗下都覺得太辛苦佢,一個咁纖細溫柔既女仔,竟然要去阿諛奉承別人,不過其實呢樣都係佢既興趣,真係幾矛盾,其實我都覺得佢唔適合呢份工作,就保持落去睇下情況先啦。

「芊芊,我想同你玩啊~」

「係既主人,請你等一陣。」文芊蕙一路煮野,一路答覆。

「等我黎啦,你去招呼客人。」我行去廚房接替煮食工作。

「主人你地想玩乜野遊戲?」

「我地想玩襟棉胎啊。」

「係既主人,咁我去攞牌過黎先。」

竟然一黎就玩啲身體接觸既遊戲,實在太為難文芊蕙,佢中學連同男同學開口傾計都難,更何況要做呢啲事。

遊戲開始,毒撚們好投入咁同文芊蕙玩,

「煙!」

「二!」

「三!」

「四!」

「五!」

「啪!」「啪!」「啪!」

「啊!」文芊蕙大叫一聲,然後好快咁縮開手,神情愕然。

「哈哈,係我輸左添,芊芊你好勁啊。」瘦毒撚掂住文芊蕙既手淡然說道。

「邊係呢主人,一定係你地讓我啦,哈哈⋯⋯」文芊蕙似係裝作無事應對。

「咁繼續啦。」

「煙!」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啪!」「啪!」

⋯⋯

「唔好⋯⋯唔好意思⋯⋯主人,可唔可以放⋯⋯放⋯⋯」文芊蕙細嫩既手繼而俾肥毒撚壓住數秒唔放。

「對唔住啊芊芊,我玩得太投入添哈哈~」肥毒撚若無其事地回答。

「咁再黎過⋯⋯」

「係~萌萌蛋包飯套餐,請慢用,趁熱食啦。」我將餐送到佢地面前,打斷佢地進行緊既遊戲。

我走開後,毒撚們注視著我,露出不滿既表情,似乎對我呢種行為非常憎恨。

我回望既同時佢地食左一啖,然後又從表情透露出陣陣厭惡。

「好難食啊!點解會咁難食架!」

「如果係芊芊煮既一定會好好味!」

⋯⋯
#null2018/09/28, 10:00:28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非常抱歉,芊芊,快啲做多份俾兩位主人。」

「係⋯⋯」文芊蕙低下頭,沉重地步向廚房。

都估到佢地會為難我,吹毛求疵,但係為左間餐廳,點都要低聲下氣,儘量滿足客人要求,咁既情況下,我一定會妥協。

而文芊蕙聽完我既吩咐後面有難色,佢一面受盡屈辱,一面要接受要求,滿足客人,被人夾係中間又要吞聲忍氣,呢種心情我完全明白,所以,就算要得罪客人,只要佢唔想去做,我都絕對唔會勉強佢去做。

我行去廚房,見到佢滿臉憂愁既面容,不禁讓我擔心。

「文芊蕙,你無事嘛?」

「主人⋯⋯」

「唔洗擔心架,我完全無事喎。」聽到我既問候,佢立即強顏歡笑,淡然回應,裝作無任何問題。

文芊蕙你個蠢材,咁既大話都講得出,你咁既樣點會無事啊,盲既都睇得出,你真係好唔擅長呃人啊!我好想將呢句說話傳達俾佢,但係咁做會辜負佢一番苦心,如今我惟有等佢自己講出黎。

「無事就好,但係如果真係唔想勉強,記得話俾我知。」

「嗯⋯⋯」

同文芊蕙講完野之後,佢低下頭繼續煮野,雖然係咁,但係感覺佢仿佛係度抽泣。

片刻,個兩個毒撚走過黎,留低我煮既飯,上面只係有食過一啖既痕跡。

「埋單啊!」其中一個毒撚眼神帶著怒氣地吆喝。

「好快煮好啦,先生,請稍等一陣。」

「唔食啦,你煮既野太難食,我地已經無心情等落去!」

「真係非常抱歉。」我鞠低上身致歉,此時,佢地已經放低錢走到門口。

「哼,我地以後都唔會再黎,唔單止咁,我仲會唱衰你間鋪,你可能唔知,我係ACG界好出名架!」

「等⋯⋯陣。」

未講完野,兩個毒撚已經離開。

我望向文芊蕙,此刻佢雙眼幾滴如水晶般既淚珠已經悄悄滴下,佢淡然烹飪著,露出悲傷既神情,卻好似未意識到淚水已經混在食物之中。我只好行到一邊坐著,都係俾佢冷靜下,唔好騷擾到佢。

⋯⋯
#null2018/09/28, 10:00:46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過左一段時間都無人黎,反而係文芊蕙佢行左過黎,然後企係我面前。

「主人,真係好對唔住⋯⋯」

「我點會怪你呢,明明就係佢地兩個既錯。」

「如果我可以做得更好既話⋯⋯就唔會⋯⋯」講下講下,文芊蕙眼睛又再次被眼淚框住。

此時此刻,我已經唔知道可以講啲乜嘢說話去安慰佢。我同文芊蕙,只不過係雇主同雇員既關係,除此之外,就乜都唔係。就算我鍾情於佢,都已經係以前既事,依家對文芊蕙呢種微妙既情感,只不過係我緬懷過去既依戀,而佢亦都唔會對我產生任何愛意,我仲可以為佢做啲乜嘢?

「你都係返去先啦。」我淡然說道。

「吓?點解啊⋯⋯我明明仲可以⋯⋯」

「已經夠啦!再等落去都唔會有客人黎!」

望住激動既我,文芊蕙停止哭泣,露出悲傷既神緒,佢心入面一定係好愧疚啦⋯⋯

「好對唔住⋯⋯」

「夠啦!唔好再講!」

我知道再咁落去,文芊蕙只不過會不停對呢件事感到內疚,倒不如叫佢返去先,咁我都可以冷靜一下。

「何同學⋯⋯」

「咁我返去先啦⋯⋯」

「聽日見⋯⋯」

文芊蕙道別完之後轉過身,用佢印左公仔既毛巾將眼淚抹走。

唔知幾時,佢已經悄然離去;而我,就忘記晝夜咁坐左係度,等到時間流逝。

⋯⋯

⋯⋯

⋯⋯

文芊蕙回到家中,坐係個碟只係被人食過一啖既蛋包飯面前,佢攞起匙羹,將食物放入口中⋯⋯

「何同學⋯⋯」

「唔⋯⋯」

「係何同學整既飯⋯⋯」

「嗯⋯⋯」文芊蕙食了一口又一口。

「何為⋯⋯好想食多啲你整既飯⋯⋯」

「唔⋯⋯」

「好想,好想⋯⋯」

「好想食多啲⋯⋯」

「唔⋯⋯」

「好想食多啲⋯⋯你既嘢⋯⋯」

「只要係你既嘢,我都鍾意⋯⋯」

「嘻嘻⋯⋯」
#null2018/09/28, 10:00:59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秒後自動載入第2
下一頁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