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歷史台】開坑講下古美索不達米亞:西臺帝國興衰史
我個blog:http://zannanzahattusili.blogspot.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zannanza/

引言



響好耐好耐之前,有一片肥沃而遙遠既土地叫美索不達米亞,響呢度流敞住幼發拉底河同底格里斯河兩條偉大既河流,曾經有好多偉大既國王同偉大既帝國響呢片土地上崛起同衰亡。有關於佢地既故事代代相傳,傳作一時佳話。響古代既近東世界,只有最強大帝國的國王能夠享受「偉大的王」的稱號,呢d偉大的王享有國際上既聲譽和尊敬,而且佢地都係國際政治上的重要參與者。而被稱為偉大的王的帝國,就只有著名的埃及、亞述、和巴比倫。

然而響美索不達米亞既西北面,響一個現代被稱為土耳其既地方,存在住另一個偉大的帝國,然而呢個偉大的帝國既存在就得好少人知道。佢地既歷史同故事被迷霧所掩蓋,佢地既輝煌事跡完全被歷史所遺忘。呢個帝國既名字叫:西臺帝國。

同閃米特人種既亞述同巴比倫唔同,西臺帝國係屬於印歐人種,就好似邁錫尼希臘一樣,而佢地講既語言同今日既英文有親戚關係,同屬印歐語系既語言。響西臺帝國極盛既時代,佢地既領土由西邊的愛琴海岸延伸到東邊既幼發拉底河,由北邊的黑海延伸到南邊既敘利亞,覆蓋今日土耳其的大部分同黎凡特北部。時間係公元前13世紀,呢個係一個屬於英雄既時代,同荷馬史詩同期。



西臺既中心地帶係位於安納托利亞中部既高原,響呢度,紅河(Kızılırmak)彎曲流入北邊既黑海。呢個既地形乾旱貧瘠,而且土地呈現出啡紅色調,咁係因為呢度既泥土富含氧化鐵既原故。亦都因為呢個原因,西臺人係最早研究出從赤鐵礦中提煉出金屬鐵既民族,亦都係世界最早進入鐵器時代既民族。第一眼望見,呢度已經同埃及、美索不達米亞肥沃既河谷地形好唔好。由於缺乏大河既滋潤,好少人會預計到呢個地方能夠誕生出一個偉大既文明。

然而即使係咁,從公元前17世紀到公元前13世紀,西臺人仍然頑強咁響呢度生存繁衍,佢地用智慧同堅強既意志成功克服左嚴酷既自然環境,並成功創造出一個被認為係不可能既文明。惡劣既環境中誕生出堅毅不屈既人民,正因為如此,西臺人以其紀律同勇敢善戰聞名於世。事實上,佢地曾經有過一個輝煌既戰績:佢地既軍事行動曾經將呢支強大既軍隊帶到巴比倫既城門外,而佢地亦都曾經同偉大既古埃及帝國並駕齊驅。

我現在要講既就係呢個偉大帝國既故事,一個屬於鐵血帝國西臺人既故事。
Good14Bad2
2018/08/24, 3:12:13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98 個回覆


穆瓦塔尼二世任期小結

穆瓦塔尼二世以行動證明左佢係一位值得對手尊敬既西臺王位繼任者。毫無疑問,他將會作為拉美西斯二世響卡佚石戰場上既強大對手而被世人所銘記。從戰爭既結果而言,西臺人戰略上既勝利要歸功於穆瓦塔尼二世。如果西臺王位係由一個弱勢既國王所佔據,拉美西斯二世想恢復圖特摩斯三世埃及響敘利亞版圖既計劃好可能已經得逞左。但響穆瓦塔尼二世應付埃及人既領土野心之前,佢首先要解決安納托利亞本土既政局穩定問題,響西邊Piyamaradu等勢力響邁錫尼希臘既支持下挑戰西臺既統治。而且佢急切需要穩定北方卡斯卡地區既局勢,因為針對卡斯卡重覆的軍事行動每次都只係暫時打壓左當地部落既力量。由於目前佢要集中精力應對埃及的威脅,佢作出左非常規而大膽的解決方案:將西臺帝國一分為二,將首都遷到達塔薩,並將佢既兄弟哈圖西里委任為北方領土的最高領導人,希望可以憑此鞏固西臺北方既防線。呢個做法至少短期黎講可以算是成功,因為安納托利亞既局勢穩定下來以致佢可以專心對付埃及響南邊既勢力。但佢響安納托利亞既行政安排並無辦法長久,至少響佢死後一切已經開始起變化。

王太后Danuhepa的審判

響穆瓦塔尼二世在任西臺國王既晚期,西臺的王室內發生左一場嚴重既危機,危機牽涉前國王穆爾西里二世既妻子,王太后Danuhepa。依照傳統,穆爾西里二世駕崩後Danuhepa以王太后既身份繼續執行西臺王后既職能,她的名字同穆瓦塔尼二世既名字並列於粘土印章之上。但她跟其繼子的關係一直都充滿張力,事情發展到一個地步穆瓦塔尼二世將Danuhepa的行為作出審判,她被審判的行為牽涉到她在任祭司時的褻瀆行為。從呢個角度睇,佢既命運同之前既王太后、蘇庇路里烏瑪一世既妻子塔瓦娜娜有唔少相似之處。事實上,Danuhepa同塔瓦娜娜的職業生涯一同出現響穆爾西里既兒子哈圖西里對太陽女神亞莉娜既禱文之上。禱文中哈圖西里否認參與其父親穆爾西里二世罷黜並流放塔瓦娜娜,同時否認參與其兄流放Danuhepa既事。此外穆瓦塔尼二世既兒子烏希.圖哈合(Urhi-Teshub)同樣亦否認自己參與其中。佢再三強調佢唔應該為此嘗到惡果。Danuhepa最終輸掉呢場官司,佢被罷黜並被逐出西臺王室,她的兒子亦一同受到牽連。當回望呢場審判既時候,哈圖西里對判決提出疑問,佢懷疑呢個決定是否正當,而且呢個行為會否帶來諸神的懲罰。我地不禁懷疑,罷黜Danuhepa既決定是否有政治的動機。事實上,歷史學家懷疑Danuhepa同穆瓦塔尼二世既爭端起源於西臺王位繼承問題,Danuhepa會否向穆瓦塔尼二世要求由她的兒子而非穆瓦塔尼的兒子烏希.圖哈合來繼承王位?我地知道後者並非正室所生,而純粹只係妃嬪或者二奶老婆所生,佢最後被委任為西臺國王將引起全國的反對聲音。從Nisantepe的粘土印章我地知道Danuhepa同另一位不知名國王既名字同時出現響一枚粘土印章之上,到底佢會唔會就係Danuhepa想捧上王位既兒子?我地唔清楚,但學術界對呢個可能性一直都有所猜測。


烏希.圖哈合否認參與Danuhepa放逐既泥板(CTH297)

同佢老公穆爾西里二世既繼母唔同,Danuhepa最終會被恢復榮譽同地位。考古證據指出到左穆瓦塔尼二世既兒子烏希.圖哈合執政時,Danuhepa再次恢復西臺王太后既地位,呢個好可能係哈圖西里支持既結果。因此,Danuhepa呢位傳奇王后既政治生涯終將橫跨三代國王:穆爾西里二世、穆瓦塔尼二世、烏希.圖哈合,歷史學家相信Danuhepa嫁比穆爾西里二世既時候相對較年輕,但並非年幼的少女,因為她同穆爾西里二世有過兒子。有點使歷史學家氣餒既係我地對Danuhepa所知非常少,以及對她響宮庭中的爾虞我詐既角色所知甚少,因知道呢個問題響穆瓦塔尼二世及烏希.圖哈合兩位穆爾西里的繼任人在位年間一直困擾住西臺王室。我地唔知道對Danuhepa既審判同放逐發生響卡佚石之戰前定後,但專家普遍相信發生響之前,當一位國王要御駕親征之時,被敵方捉到甚至戰死沙場既風險係存在,尤其是對埃及咁強大而舉國全力出戰既對手。穆瓦塔尼肯定好緊張繼任人選既問題,佢必須確保即使佢自身戰死沙場,佢既兒子都能夠響無受挑戰既情況下繼位。毫無疑問,呢個正係穆瓦塔尼小心而且詳細既計劃,以預備出國對決拉美西斯。響任何情況下,西臺王室的歷史清清楚楚既教訓係當國王在外征戰時,國內發生政變既威脅係最高。穆瓦塔尼二世同佢既後母之間關係緊張已非一日之寒,如果佢真係對將自己其中一位兒子捧上西臺王位有野心,佢對於她的繼子以及穆瓦塔尼的兒子係一個重大的威脅。呢個係穆瓦塔尼出征敘利亞前必須解決既一個問題。事情終於到左Danuhepa不得不被放逐既地步,到左呢步,穆瓦塔尼就唔需要擔心自己不在西臺本土時發生政變既風險,可以將全副精力投入到敘利亞之中。

除此之外,呢個亦都係穆瓦塔尼將自己排第二既兒子卡隆塔(Kurunta)交比哈圖西里照顧既背景。呢個係卡佚石之戰前幾年穆瓦塔尼既決定。穆瓦塔尼好可能將卡隆塔送到赫皮薩斯,佢兄弟正響果度做緊國王,至少當佢響哈圖西里既照顧下安全可以得到保證,免受Danuhepa同既支持者威脅。至少若然烏希.圖哈合呢位王位繼承人遭遇乜野不測,佢仍然有一位兒子可以頂上王位。呢個最壞情況最終都冇發生到,但為左要達到讓佢自己兒子可以順利繼位,穆瓦塔尼既做法開左一個好危險既先例,並為持續不停的王室內部鬥爭打響左第一槍。長遠而言,甚至可能導致西臺最終國運既衰落同埋覆亡。
#null2018/09/06, 9:51:38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屌,惡撚到連問都唔畀問
以後開Post使唔使向你申請先

我點惡呀,唔好上網上線

其實樓主有冇資料講點解西臺帝國會識治鐵咁勁,科技勁過出面嘅種族幾個世代,大有猶太人公元前就識治白內障一樣咁神
#null2018/09/06, 11:18:54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哈圖西里,一位體弱多病的孩子

西臺國王穆爾西里二世共有四名兒子,當中最年輕係哈圖西里。但當細個既時候,哈圖西里的健康狀況一直讓人擔心,大家都擔心佢活唔到成年。當然,冇人會預料到哈圖西里將來會成為一位出色既西臺國王並擁有長而值得驕傲既事業。此時,根據哈圖西里自己既記載,戰爭女神伊修塔爾(Ishtar)向佢既兄長穆瓦塔尼二世報夢,預言哈圖西里將早逝,但如果將哈圖西里交比伊修塔爾做佢既祭司,佢就可以得到長壽。佢父親相信左呢個夢並決定遵從伊修塔爾既指示,將哈圖西里獻比戰爭女神作佢既祭司。果然,伊修塔爾眷顧左哈圖西里並帶佢走向正軌,即使病痛既問題一直纏繞住哈圖西里,但哈圖西里最終存活下來並響佢兄長穆瓦塔尼二世在位年間,成為西臺帝國第二把手,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我地對哈圖西里早年的資料主要來自佢所寫既《自辯書》(Apology of Hattusili),辯護書可以話係哈圖西里既自傳,覆蓋由佢早年一直在西臺行政機關同軍隊晉升,最終奪取到西臺國王大權既自我表揚及自辯的歷史文件。我地將會經常提到呢份文件,不過呢份文件完全係由哈圖西里既觀點與角度出發去描述佢所作既決定同成就,以及佢關於佢既敵人一切,難免會有偏頗之處。響呢點上,《自辯書》既偏頗程度甚至超過其他西臺國王的歷史記錄,因為佢所作關於推翻西臺王位合法繼承人並自己坐上大位既一切都係非法,響西臺人民以及附屬國眼中都係非常不受歡迎既行為。由於哈圖西里響文件中係要為自己既所作所為辯護,文件既內容其實係有欠中立。佢希望帶出佢既成功並非倚賴政治上既強權同軍事上既武力的結果,而係理性同正義既勝利。當我地以《自辯書》作為參考既歷史記錄去理解哈圖西里既事蹟同佢既事業,以及被佢推翻既國王既事蹟,我地必須緊記呢份文件帶有強烈宣傳性質一點。

北方王國的統治者

當穆瓦塔尼二世登上王位之後不久,佢好快就授予其弟弟哈圖西里管治西臺帝國北部領土既重任,呢一切就由將佢委任為上地區總督開始。呢個委任並無得到大多數人既同意,尤其原來北方領土既總督,阿瑪.塔洪達(Arma-Tarhunda),玆達(Zida)之子因為呢次委任而被罷黜,佢內心非常苦澀。而阿瑪.塔洪達並唔係唯一一位反對哈圖西里任北方地區總督既人,事實上,好多人都曾經控告哈圖西里並企圖令佢喪失名譽。我地唔知道呢d控告既性質,但我地知道對哈圖西里上任既敵意係真實存在,而佢地控告既內容唔係無中生有。不過哈圖西里成功響敵人面前為自己辯護,並聲稱佢得到左戰爭女神伊修塔爾既支持同指導,但最後既清算當時尚未發生。至少暫時而言,哈圖西里成功抵擋左敵對勢力既攻擊,並且獲委派北方領土的多個軍事重任。從佢自己既記錄當中,佢不辱使命咁完成左佢既職責,佢征服左一個又一個敵人,戰爭女神伊修塔爾一直與佢同在,並將西臺領土上既敵人全部驅逐出去。然而,對於哈圖西里能力既最大考驗仍在後頭,因為當穆瓦塔尼將西臺首都由哈圖沙遷到達塔薩之時,西臺的北部立照發生叛亂並遭到敵人的攻擊。哈圖西里被逼以少得可憐的軍力應對洶湧而至的敵軍,而穆瓦塔尼亦都冇為佢提供足夠既支援。雖然呢段記載表面上似係批評穆瓦塔尼,然而歷史學家相信呢個並唔係佢既目的,佢好可能只係想強調佢手頭上既任務極其艱巨以及佢後來既成就,當中有可能誇大佢同敵人軍力之間既差距。呢個係從古到今不同軍事記錄中常見既問題。然而哈圖西里咁做並唔係想自吹自擂一番,佢將軍事行動既成功歸功於天神既支持同恩惠,根據佢自己既講法,呢點亦都一直包括佢奪取西臺王位既大權。佢相信正義係企響佢果一邊,而呢個亦都係賴以成功既原因,而唔係佢手頭上掌握既軍隊數目同軍事實力導致佢既成功。

有左戰爭女神伊修塔爾既眷顧,佢鞏固左西臺對週邊地區既控制,呢點亦都為佢響北方領土由帕拉(Pala)到圖瑪拿(Tummanna)到上地區建立附屬王國鋪平左道路。我地之前已經提過,穆瓦塔尼將佢既兄弟哈圖西里封為國王,並響北方重鎮哈皮斯(Hakpis)建立左佢既勢力核心。呢點為當地既民眾以及境外虎視眈眈既敵人發出左一個強烈既信息,雖然西臺將首都南遷,但西臺並冇放鬆到對北方領土既控制。北方既領土將會被當作一個王國被哈圖西里所統治,而佢亦都一直成為佢響南方既兄弟最得力既助手。哈圖西里其中一個最逼切既任務係重新殖民被嚴重破壞、廢棄而且人口稀少既北方領土。呢點意味著佢必須跟卡斯卡部落達成相關協議,因為卡斯卡人居住並佔據佢希望再殖民既地區附近。哈圖西里對卡斯卡人既政策體現響佢同位於西臺—卡斯卡邊界既提里魯亞城(Tiliura)所訂立既條約之中。呢座城市響漢提里二世年間被廢棄,並響穆爾西里二世期間被重建,但佢既再殖民計劃並無完成,同埋再殖民計劃使用左被征服土地既俘虜作重新殖民既人口。哈圖西里最終完成左對提里魯亞城既再殖民,並且使用左此城原來的居民作重新安置用途。佢響歷史記錄中批評佢既父親穆爾西里二世冇做到呢一點,而佢成功做到。更重要既係,哈圖西里希望確保呢座城鎮由原居民既後代重新安置,呢點同穆爾西里二世利用戰俘重新安置好唔同,更重要既係卡斯卡人被完全禁止居住甚至進入城鎮之內。呢條條約反映西臺既政策係允許邊境地區卡斯卡人同西臺人之間有一定程度既和平互動,但與之同時嚴格禁止卡斯卡人居住響西臺人既邊境城鎮之內。但呢個政策似乎只係局限於部分被認定為「盟友」既卡斯卡部落,而非其他被認定為「敵人」既卡斯卡部落。「盟友」卡斯卡部落受到一定程度既管理並被允許受控地進入西臺領土,甚至響西臺領土境內放牧,但被禁止響西臺城鎮內定居或佔據西臺的邊境城市。但當西臺預備同埃及作大規模正面衝突之時,北方既再殖民計劃被暫時停止。穆瓦塔尼唔希望響缺乏最有實力既將領幫助下直接同埃及法老衝突,所以佢召回哈圖西里並準備同佢合作派軍敘利亞,作為指揮從北方召集而來步兵同騎兵的重要將領。


哈圖西里三世《自辯書》(Apology of Hattusili)泥板殘片

哈圖西里與普多喜帕(Puduhepa)既婚姻

響埃及同西臺既卡佚石大戰之後,阿布地區(Aba)既埃及軍隊被西臺所擊敗,哈圖西里獲委派作當地的指揮官。我地唔知道佢做左呢個位置幾耐,但佢長期離開西臺本土肯定為佢造成好大既焦慮。佢既王國局勢並未曾穩固,國內以及國外既敵人一直都響度虎視眈眈,並會抓緊一切機會趁佢唔響度興風作浪。當穆瓦塔尼最終允許佢放低響敘利亞既職責時,佢立即開始啟程返回本土。但響途中佢重有一件重要既事要做,響佢返回北方領土既途中,佢響基祖瓦達一座叫Lawazantiya既城市短暫停留,呢座城市係當地一個重要既宗教中心。佢到訪呢座城市既目的就係為戰爭女神伊修塔爾舉行祭典,呢位女神由佢細個時候一直看顧住佢。伊修塔爾持續既支持對佢回國後所面對既眾多問題非常重要。呢次到訪亦都有一個意料之外的好消息,響Lawazantiya期間,哈圖西里同一位叫普多喜帕既伊修塔爾女祭司相遇並邂逅。根據哈圖西里既講法,呢段情緣可以話係天作之合。伊修塔爾響夢中向哈圖西里顯現,並指示佢要娶普多喜帕為妻。戰爭女神既眼光被證明係正確既,響個人既層面,哈圖西里同普多喜帕之間既關係親密而長久,戰爭女神賜予佢地夫妻之間緊密既愛情。

當然,普多喜帕既角色唔單止係作為一位忠誠而摯愛的妻子。佢注定要成為西臺帝國位置祟高而重要既角色,尤其係當佢丈夫成為西臺國王之後。除左成為哈圖西里背後既女人,為佢提供最重要既支持同鼓勵之外,佢亦都響國際政治既舞台上成為左一位精明既外交官。我地稍後將會繼續提及普多喜帕呢個人。婚禮之後,哈圖西里唔可以再拖延北返既腳步,因為佢所擔心既事成為事實:卡斯卡部落再次利用佢長期缺席呢點向西臺邊境發動襲擊,更壞既係,北方既權力核心哈皮斯城發生叛變。當哈圖西里返回北方領土之際,佢果斷發動反擊,將卡斯卡人驅趕回西臺領土之外,並且恢復對哈皮斯既控制。響哈皮斯,佢回復國王既地位,並將普多喜帕立作王后。呢個係普多喜帕作為哈圖西里妻子既一個充滿大事的開始。

哈圖西里與阿瑪.塔洪達既協議

響哈皮斯既叛亂清楚提醒哈圖西里一點,即使佢用盡方法希望為北方領土帶來長久既穩定,西臺響當地既統治仍然脆弱。而哈皮斯既叛亂顯示即使響佢既行政中心,仍然有唔少人對哈圖西里的統治持敵對態度。為達到北方領土長久穩定,並且令當地居民接受哈圖西里既統治,呢個目的仍然任重而道遠。以哈皮斯既叛亂為例,呢場叛亂好可能係由被罷黜既阿瑪.塔洪達所策劃,佢對自己被罷黜以讓位予哈圖西里仍然深感怨恨,因此利用哈圖西里響敘利亞既時候策劃反對佢既叛亂,阿瑪.塔洪達甚至利用巫術以達到佢既目的。佢此後又利用控訴狀向哈圖西里提告,然而哈圖西里反控訴阿瑪.塔洪達,後者輸掉呢場官司,穆瓦塔尼將阿瑪.塔洪達交予哈圖西里發落。雖然對哈圖西里黎講,呢個係剷除佢呢位敵人一個千載難逢既機會,但哈圖西里決定唔對對方處以懲罰。因為對方同自己既血緣關係,加上顧念到阿瑪.塔洪達已經係一位老人,佢決定將對方及其兒子釋放,並將他的妻子以及另外的兒子派到阿萊西亞,將佢地一半既產業歸還。哈圖西里希望用從輕發落既方法解決佢同阿瑪.塔洪達一家之間既仇恨,如果呢個係佢既目的,咁好明顯佢所做既都失敗左,因為阿瑪.塔洪達的兒子Sippaziti仍然同哈圖西里非常敵對。
#null2018/10/05, 7:16:33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亞述國王阿達德尼拉里一世

烏希.圖哈合既登位

公元前1272年,穆瓦塔尼二世駕崩,此時西臺帝國中最有地位同影響力的人很明顯就係哈圖西里,他的權力應遠遠超過帝國內任何人。而呢點係意料中既事,因為佢響敘利亞所扮演既重要角色,佢成功抵擋左敵人對佢既攻擊,加上更重要既係佢成功為帝國北方領土帶來和平同穩定。所以當穆瓦塔尼去世之時,他沒有由正室所生的兒子,由哈圖西里登上大位的誘惑其實好大。穆瓦塔尼確實有被認定為王位繼承人的兒子,然而呢位兒子:烏希.圖哈合(Urhi-Teshub)係由側室所生。根據《鐵列平詔令》,烏希.圖哈合仍然擁有合法既王位繼承權。但由於佢由側室所生的身份,至少有一個西臺附屬國既國王拒絕認可佢既王位。塞哈河流域地區既國王馬斯圖里(Masturi)就反問「到底我應否保護一個由側室所生的王子?」。但穆瓦塔尼清楚指示烏希.圖哈合應該繼承佢既王位,至少暫時黎講,哈圖西里亦都冇反對烏希.圖哈合既登位。事實上,哈圖西里方面的記錄比人既印象係佢出於對佢兄弟既尊重,佢冇對烏希.圖哈合做出任何不當的事,而由於穆瓦塔尼沒有正室所生的王子,佢將烏希.圖哈合扶上帝位。佢將哈圖沙交到呢位新任國王既手上,然後佢就此成為西臺帝國偉大既國王。

當烏希.圖哈合登上大位之時,佢採納左穆爾西里三世(Mursili III)作為自己的年號,同佢既祖父穆爾西里二世一樣,以此間接宣示佢坐上前任者王位的權利,並以此加強西臺眾多附屬國眼中他的地位。貫徹佢在位年間,他一直有使用穆爾西里三世的年號,將之與佢既本名烏希.圖哈合並排使用。但據我地所知,哈圖西里從來冇使用穆爾西里來稱呼呢位國王,也許即使佢公開宣稱對新國王表示忠誠,佢內心好難接受屈服響一位側室所生的兒子之下,並有可能對佢採用一個偉大國王既年號感到反感。如果呢個係哈圖西里對呢位外甥真實既想法,佢響長時間以來都好好咁將之隱藏起來。響此後既一段時間內,佢對佢兄弟的遺願表現出忠誠。響烏希.圖哈合登位之初,叔叔同外甥之間好可能都係合作無間。考慮到哈圖西里響帝國內既政治經驗同地位,加上佢表面上對烏希.圖哈合登位既支持,烏希.圖哈合利用哈圖西里作佢既導師同前輩都係一個好合理既做法。而事實上,響烏希.圖哈合所實施既一系列政策之中,我地都可以睇到佢地某程度上係受到哈圖西里背後既影響。

西臺首都重新遷回哈圖沙

「他提起達塔薩既諸神然後將他們遷回哈圖沙。」呢段短短既記載記錄左烏希.圖哈合短暫在位期間其中一個最重要既措施:將西臺帝國既首都由達塔薩遷回哈圖沙。哈圖沙失去首都地位的時間長短應該不會超過二十年,而響呢段時間呢座偉大城市的管治就被託付予穆爾西里二世的最高文書官米坦娜穆瓦。而此時最高文書官的位置則落在米坦娜穆瓦的兒子普拉達穆瓦(Purandamuwa)身上。雖然將首都遷回哈圖沙明顯與穆瓦塔尼的意願相左,但當政令實行之時所遇到既阻力好少,事實上,烏希.圖哈合可能受到各方既壓力要重新定都哈圖沙,而佢咁做亦都係為左鞏固佢自己既王位。哈圖西里對於呢個措施並無意見,事實上佢甚至有可能響背後鼓勵。由於我地知道哈圖西里曾經否認參與響將西臺定都達塔薩既決定中,我地相信佢可能樂見呢個決定被推翻。自此起,達塔薩短暫作為西臺首都的日子就此終結。然而達塔薩將繼續成為西臺一個重要的宗教中心,並將置於一位地位可與敘利亞總督比肩的人物管治之下。

除此之外,烏希.圖哈合仲推翻左佢父親其他既決定,其中一個例子記錄響一份不尋常而引起學者眾多爭議的文件之中。呢份文件記錄左烏希.圖哈合所採取的違背其父遺願的行徑:將被流放的塞哈河流域地區前國王瑪那帕.塔洪達(Manapa-Tarhunda)召回。與穆瓦塔尼的意願相反,烏希.圖哈合允許瑪那帕.塔洪達從流放中返回,即使他的兒子Masturi仍然佔據塞哈河流域地區國王的位置,他年老的父親大概安然返回故土終老。Masturi與西臺帝國的關係亦都因為佢同穆瓦塔尼的姊妹Massanauzzi之間的聯婚而強化。我地並唔清楚到底呢場聯婚係幾時發生,響較後時間的歷史記錄記載穆瓦塔尼係促成呢場聯婚既推手,然而另外一些泥板則記載呢場聯婚係烏希.圖哈合所安排。而烏希.圖哈合其他違背佢父親意願既政策包括將因被懷疑同埃及人暗中聯手而被罷黜既阿摩利國王Benteshina恢復王位。響被罷黜之後,Benteshina響哈皮斯城被哈圖西里所扣留,佢響哈皮斯舒服地過左幾年軟禁既生活。有部分學者認為Benteshina恢復王位呢件事係哈圖西里登上西臺王位之後發生,事實上,哈圖西里亦都自稱恢復Benteshina王位係佢既意思,期間並無提及到烏希.圖哈合。但主流歷史學界相信佢係響烏希.圖哈合在位年間響哈圖西里既影響下被恢復王位。透過將前國王恢復王位,哈圖西里將響阿摩利呢個位處戰略要衝既地方擁有一位忠誠的支持者。

如果我地之前提及既歷史檔案文件係響烏希.圖哈合年間成書,咁呢d文件就可以被認為係烏希.圖哈合直白承認違背穆瓦塔尼意願既證據。根據其中一派睇法,呢份文件有可能係由烏希.圖哈合手下既一位高層官員所寫,並可被視為烏希.圖哈合認為佢有必要承認自己過失的一篇懺悔文。另一派則認為呢份文件係響哈圖西里年間所成書,佢既用意係作為哈圖西里對烏希.圖哈合既指控並為佢推翻後者既王位作辯解。此外,我地仲有另一個疑問,當烏希.圖哈合作出呢d決定既時候,到底穆瓦塔尼是否仍在位?當然,我地好難想像當穆瓦塔尼仍在位既時候會授予佢既兒子咁大既權限,甚至可以恢復被罷黜既附屬國國王既王位,呢點正正係被明文禁止既。而且即使烏希.圖哈合有咁大既權力,當佢做出明顯有違穆瓦塔尼意思既事時,後者都能夠推翻前者既決定。另一個烏希.圖哈合充滿爭議性既政策係恢復穆爾西里的王后Danuhepa既地位(她的王后位置係被穆瓦塔尼所罷黜),以及將阿瑪.塔洪達的兒子Sippaziti召回。呢個決定肯定得唔到哈圖西里既支持,並且可能係當烏希.圖哈合同哈圖西里關係日趨緊張既後期既一個帶有隱藏目的既決定。但響到呢個地步之前,烏希.圖哈合既叔叔哈圖西里對前者既政策,尤其係恢復特定人物既地位既政策,發揮巨大既影響力。其中一個例子就係西臺前最高文書官米坦娜穆瓦。呢位文書官年事已高而且身體健康逐漸走下坡,當委派佢作為哈圖沙的總督之時,最高文書官既位置落在佢既兒子普蘭達穆瓦身上。後來,由於不明既原因米坦娜穆瓦一家作為最高文書官既地位被剝奪,此時哈圖西里基於同呢家人緊密既私人交情向烏希.圖哈合進行遊說,並成功說服烏希.圖哈合將米坦娜穆瓦既另一位兒子Walwaziti立作最高文書官。

歷史學家一直懷疑關於烏希.圖哈合既記載被佢既後任篡改既可能,一方面佢既政策被批評成違背佢父親既意願,另一方面佢所有好既政策都被歸功於佢既繼任者。響好大一部分烏希.圖哈合既政策之上,我地睇到哈圖西里既影響力。但響某d決定,例如將Sippaziti召回,就肯定係呢位國王自己既意思,並且係出於佢自己判斷同理由所作出既決定。

幼發拉底河對岸的麻煩

響烏希.圖哈合在位年間,幼發拉底河東邊的局勢為哈圖沙當局響起左警號。前米坦尼國王沙圖瓦拉一世向亞述主動挑起攻擊,歷史學家唔知佢發動攻擊既理由,但可能係受到挑釁既回應。響過去既日子,西臺有效地壓制左亞述響幼發拉底河地區既野心,但西臺似乎並未能阻止當條件合適時亞述向當地擴張既領土野心。前米坦尼既國土無可避免地將被亞述另一場西征中被吞沒既命運。沙圖瓦拉一世對亞述發動既攻擊有可能係為左對潛在既威脅實行先發制人,但點都好,呢場攻擊似乎係佢一個人既意思,而西臺當局並未事先接獲通知並被要求增援。雖然響正常情況之下獨立於西臺,並被視為西臺國王既同級,米坦尼既殘餘國家Hanigalbat響卡佚石之戰中為西臺提供援軍並響理論上受到西臺既保護。但當佢既王國正面臨亞述嚴重既威脅時,佢唔能夠指望一位新上位、缺乏經驗且正專注於西臺國內事務既西臺國王能夠為佢提供有效既支援。或許呢個正正就係沙圖瓦拉一世決定自己解決問題既重要考慮,當然,佢呢場不切實際既攻擊最後都係失敗收場。沙圖瓦拉一世被亞述所捕獲並被逼起誓,每年向亞述進貢,佢獲准回到自己既國家繼續佢既王位,但米坦尼因此失去獨立既地位,並成為亞述既附屬國。西臺並無介入呢場紛爭,但亞述對米坦尼既征服好可能令兩國之間局勢越趨緊張。兩國之間繼續維持外交關係,但根據哈圖西里比亞述國王既書信入面可見,兩國關係緊張而亞述在烏希.圖哈合年間派來的使節帶來麻煩。沙圖瓦拉一世既兒子瓦薩沙塔可能因此而嘗試脫離亞述既控制,佢明顯要求西臺提供協助,當然,佢既希望並無成真,呢場叛亂最終被亞述所鎮壓。米坦尼的城市被掠奪一空,而瓦薩沙塔的子女同人民則被俘往亞述。被激怒既亞述國王為避免再發生同類事件,佢將米坦尼獨立既地位褫奪並將之完全吞併入亞述既領土,而且在提得城(Taide)設立行政中心管理呢片土地。事態既發件毫無疑問為西臺同卡爾凱美什響起左警號。米坦尼本來係作為西臺同亞述之間既緩衝地帶,對兩國而言,米坦尼成為亞述附屬國既消息已經夠壞,更壞既係而家米坦尼被亞述完全征服並成為亞述領土一部分。現在亞述既領土已經同卡爾凱美什直接接壤。而哈圖西里上位之後不久向亞述國王所寫既信中,西臺已經完全承認亞述對並米坦尼既國土擁有主權。

歷史學家唔知道瓦薩沙塔對亞述呢場失敗既叛變係幾時發生,但它有可能係烏希.圖哈合年間發生,亦都有可能係佢之後。如果屬實,呢場可被視為對呢位年輕國王威望既嚴重打擊。如果連米坦尼呢個前附屬國都保護唔到,我地點能夠對佢聲稱保護西臺響敘利亞既利益存有信心呢?但亞述國王此時並無計劃繼續派軍深入西臺的勢力範圍,事實上,可能佢更想同西臺保持得來不易的和平。亞述國王向西臺國王寫信,自稱「偉大的王」,並要求承認他作西臺國王的兄弟。西臺雖然承認亞述對瓦薩沙塔既勝利,並且亞述國王已經成為偉大的王,但西臺國王對要求承認亞述國王為兄弟的要求卻顯得相信憤怒,並提醒亞述方面兩國此時正處於敵對邊緣,繼續提及「兄弟」和「偉大的王」並不合適。回信既呢位西臺國王好可能係烏希.圖哈合,呢位國王被逼承認亞述對米坦尼既土地擁有主權,但佢拒絕承認亞述的王擁有成為佢兄弟既地位。「兄弟」呢個稱呼唔單止係出於禮貌,佢既意義係兩國外交上完全平等既關係,並經常由家庭關係所連結,而表面上兩國友好且存在合作關係。呢點係政權尚未穩固而被亞述軍事上既成功所羞辱既烏希.圖哈合所不願意承認既。因此先有呢個憤怒既回應。


西臺國王及亞述國王之間既書信(CTH171)

響政治上黎講,烏希.圖哈合同亞述國王阿達德尼拉里一世建立完全平等既外交關係可能好處多過壞處,尤其考慮到埃及對西臺響敘利亞既利益仍然存在威脅。如果西臺就幼發拉底河一帶既利益向亞述作出妥協,西臺人對埃及人從南面而來既挑戰將立於更穩固之地,因為東邊的局勢已經穩定。呢d都係西臺向亞述作出妥協帶來既好處,即使烏希.圖哈合質疑對方既最終目的。烏希.圖哈合拒絕作出妥協,可能為佢響國內既失敗引入決定性階段。
#null2018/10/13, 5:19:10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烏希.圖哈合被推翻

新登位的烏希.圖哈合與他的叔叔哈圖西里最初和諧合作的關係最終卻因為權力鬥爭而無可避免地變質,不幸地,關於此事件我們只有哈圖西里一方既講法,而他的講法一如所料地將所有責任推比烏希.圖哈合。根據哈圖西里,佢外甥對佢既妒忌係兩人間關係轉趨緊張既主要原因。歷史文件記載,當烏希.圖哈合見到戰爭女神眷佑哈圖西里之時,就起左妒忌之心,想籍機傷害哈圖西里。佢奪走左哈圖西里既附屬國,更甚者,佢將哈圖西里重新殖民的荒置城鎮奪走,以削弱佢既勢力。事實上,烏希.圖哈合咁樣做可能都唔係冇道理,佢有好好既理由去懷疑自己的叔叔,去到一個地步佢被逼褫奪對方大部分既權力。當然,烏希.圖哈合冇辦法否認哈圖西里對帝國所作出既貢獻,尤其係強化北方領土以避免敵人攻擊,以及重新征服長期被敵方佔領同控制既地方。響佢重建既地方當中,以烏希.圖哈合在位早期重建及重新殖民既聖城那裡克(Nerik)最為重要。呢座城市響200年前漢提里二世在位期間因遭到卡斯卡部落入侵掠奪而遭到廢棄,自此以後就一直荒廢。相信天神既旨意與佢同在,亦都清楚明白佢響國內擁有既廣泛支持以及佢為帝國所作出既巨大貢獻,哈圖西里此時可能將目光投放響更高既報酬之上。通過咁樣做,哈圖西里毫無疑問威脅到佢最初宣誓忠誠既對像:烏希.圖哈合。佢一直以來都滿足於支持呢位年輕既國王,只要佢能夠維持對對方既影響力同對方一直倚賴佢既建議同支持。但當烏希.圖哈合開始自作主張呢聽佢支笛既時候,兩人之間既緊張局勢就開始形成。對烏希.圖哈合而言,佢要鞏固自己既勢力,佢就唔能夠繼續容許哈圖西里擁有好似以前一樣咁大既權力。

因為咁,烏希.圖哈合開始剝奪哈圖西里所直接控制既土地,雖然係咁但仍留低哈圖西里既權力中心哈皮斯同聖城那裡克(哈圖西里響呢座城市作為風暴之神既祭司)比佢。當然,烏希.圖哈合奪走叔叔所控制既領土都有其他既理由,因為佢被委任為北方王國既國王呢件事係同穆瓦塔尼二世將西臺帝國首都由哈圖沙轉移到達塔薩並準備跟埃及全面開戰有緊密既關係。但當此時西臺既首都已經搬返去哈圖沙,哈圖西里響北方既角色同責任已經完成,此時繼續穆瓦塔尼原有的安排已經缺乏合理性。一開始哈圖西里接受權力被削弱,仍然忠誠於烏希.圖哈合既政權,因為佢聲稱佢相信呢個係出於對佢兄弟穆瓦塔尼既尊重同忠誠。只要佢仍然控制住哈皮斯同那裡克,佢仍然係呢位國王既威脅。結果,烏希.圖哈合嘗試連呢d僅餘既土地都從哈圖西里手上奪走,呢個係壓斷兩人關係既最後一根稻草。根據《自辯書》,哈圖西里忍左佢外甥7年之久,但烏希.圖哈合企圖將佢既勢力完全摧毀,並嘗試將哈皮斯同那裡克從佢手上奪走。因此,佢不再服從於烏希.圖哈合之下並起兵反抗。命定既時刻已經來臨,哈圖西里嘗試將呢場爭端描繪成基於正確既行為同各人角色既合法性,一場法律上既爭端而非一場政變。呢場爭端既結果將由天神既裁決而非武力既強弱所決定。

我地唔清楚到底烏希.圖哈合有冇信心可以推翻佢叔叔既決定,但我地知道既係佢唔可以再扮睇唔到繼續拖延時間。佢響哈圖沙倉促聚集軍隊,並向上地區進軍以跟哈圖西里爆發衝突。通過咁樣做,至少佢避免左響哈圖沙市內同佢叔叔爆發流血衝突。但咁做存在一個重大風險,佢唔知道佢可以從自己既附屬國得到幾多支持,而有幾多人會支持哈圖西里。佢被逼響哈圖西里既大本營同對方打仗,雖然我地必須承認哈圖西里響當地都有人反對,但當地亦都有好多人支持呢位為佢地帶黎和平並且統治左佢地好多年既國王。呢個地區好大可能忠於呢位大將而非哈圖沙果位未經過歷煉既國王。知道自己既弱點,烏希.圖哈合從流放中召回阿瑪.塔洪達的兒子Sippaziti,並在上地區聚集軍隊。獲得Sippaziti的支持係有代價,作為交換烏希.圖哈合重新將對方一家恢復響上地區統治者既地位。阿瑪.塔洪達一家響上地區大概仍然有一定既支持者,包括抗議罷黜阿瑪.塔洪達一方既勢力。如果係咁既話,呢個都係烏希.圖哈合可以利用既勢力。但呢個只係絕地反擊既做法。Sippaziti並未響上地區召集到足夠既軍隊,另一邊廂,哈圖西里卻成功召集到相當多既軍隊,當中包括部分獲特許定居響西臺領土既卡斯卡人。但最重要既係相當多西臺貴族都支持哈圖西里。當中至少部分係不滿被烏希.圖哈合流放既附屬國人民,佢地鄙視呢位國王既出身。但佢地既大部分人都純粹係想立於不敗之地,因為考慮到雙方勢力既差距,即使有冇天神既介入,勝利好明顯好大機會屬於哈圖西里一方。

呢場衝突以烏希.圖哈合既決定性失敗以及哈圖西里既勝利作結。烏希.圖哈合成功抵達左沙姆哈城,響當地佢建立左一個臨時既行動基地。但哈圖西里好快就圍困呢座城市,將烏希.圖哈合同佢既軍隊緊緊包圍,並成功逼使後者投降。烏希.圖哈合以西臺國王既身份離開哈圖沙,但佢而家就要以佢叔叔既戰俘既身份回到哈圖沙,佢既王位可能只有短短既幾年。烏希.圖哈合被正式罷黜,並由佢叔叔哈圖西里登上西臺國王既大位。

哈圖西里(Hattusili)成為西臺國王,是為哈圖西里三世(Hattusili III)

哈圖西里向外宣佈佢係西臺王族既血脈,呢個響新王朝係獨特既做法。通過將佢自己既血統追溯到最早既拉伯尼納,哈圖西里希望可以比人一個佢毫無疑問係佢兄弟王位既合法繼承既印象。但呢場政變並未得到附屬國真心既支持。響一個向哈圖沙市民既宣佈當中,哈圖西里承認西臺既人民響支持佢同埋烏希.圖哈合之間存在分歧。事實上響哈圖沙本身都可能為此發生衝突,並導致西臺國庫遭到搶掠。哈圖西里既第一個重任就係重新團結佢既子民,說服佢地接受呢場政變既結果。佢將自己描繪成受害一方,佢一直以來對穆瓦塔尼及其繼承者烏希.圖哈合忠心耿耿,而錯既係烏希.圖哈合,係佢既忘恩負義將哈圖西里擁有既一切奪走導致後者被逼採取行動奪取政權。而家係和解既時候。響呢場衝突中企響烏希.圖哈合一方既將不會被秋後算賬,但將來既繼承權將會完全落響哈圖西里一系既血脈之上。因此,烏希.圖哈合既子嗣,亦即穆瓦塔尼一脈,將被排除響西臺王位既繼承權之外。

烏希.圖哈合既流放

哈圖西里應該點樣處置烏希.圖哈合?將佢無限期監禁響哈圖沙並唔係一個可行既選擇。流放係西臺帝國傳統上處理失勢王室成員既方法,而且傳統上流放王室成員既國王會確保被流放者響離開哈圖沙後仍然享有合理舒適既生活。但如果被罷黜既國王流放地點同哈圖沙好近,佢發動一場反政變既可能性不能被排除。將佢流放到邊疆地區,一個離哈圖沙好遠但仍然響西臺國內既地方似乎係一個更好既選擇。哈圖西里三世最後選擇左敘利亞既努哈殊什作為烏希.圖哈合流放既地點。哈圖西里希望將佢對烏希.圖哈合既處置方式包裝成「榮譽流放」,後者響被流放既地方負有管理幾座要塞城市既責任。通過咁做,哈圖西里既目的係利用呢d責任黎令到烏希.圖哈合忙於應付,因此沒有精力嘗試重奪王位。佢亦都倚賴重新被推上阿摩利王國王位既前受保護者Benteshina去監視烏希.圖哈合既一舉一動,並響後者有可疑行為時通知佢。但無論將烏希.圖哈合流放到呢個地區背後既考慮係點樣,呢個決定被證實係錯誤而佢既後果將纏繞哈圖西里餘下既任期。佢嚴重低估左對方重奪王位既決心。響抵達努哈殊什後不久,烏希.圖哈合就開始暗中聯絡巴比倫方面既勢力,佢咁做既目的仍然係一個謎,但幾乎可以肯定佢係希望利用巴比倫人作為建立幼發拉底河地區海外支持既第一步,以及強化佢自己既地位到一個地步令佢可以重奪西臺王位。此外,佢亦都私通新上任既亞述國王薩爾瑪那薩爾一世(Shalmaneser I),最終目的亦都係為鞏固自己既地方、利用外國既支持重奪王位。


西臺帝國既老對手,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為權鬥中失勢既烏希.圖哈合提供左政治庇護

哈圖沙既呢場政變,響鄰近國家造成一定程度既困惑,到底邊個係西臺帝國合法既國王?外交書信既收件人同談判對象應該哈圖西里定烏希.圖哈合?只要一日烏希.圖哈合仲響度,呢個對西臺合法國王到底係邊個既疑惑就會一直存在,對此哈圖西里需要迅速既行動。當知道佢外甥暗中私通巴比倫人以及秘密計劃逃離哈圖西里既掌控之後,哈圖西里命令將佢移送到一個新既流放地點:阿萊西亞(Alasiya),即今日既塞浦路斯島(Cyprus)。烏希.圖哈合並無放棄反抗,佢堅決要逃離佢叔叔既控制,並且尋求方法奪回佢既王位。當機會黎到既時候,佢逃出左衛兵既掌控,逃出佢流放既地點,並最終流亡到他父親最大的敵人:埃及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之處。哈圖西里即時寫信比拉美西斯要求對方將烏希.圖哈合驅逐出境並交回哈圖西里手上,但拉美西斯並無遵從佢既要求。響哈圖西里寫比巴比倫國王卡達什曼.恩利爾二世(Kadashman-Enlil II)既信中,就提到當佢寫信比埃及法老同對方拒絕遵從要求一事。拉美西斯拒絕交出烏希.圖哈合一事,對哈圖西里既作為西臺王位合法繼承人既威望係重大既打擊,至少響哈圖西里希望建立外交關係既外國國王眼中更是如此。現在,對於哈圖西里而言,佢要響外國王室面前掃清一切懷疑,並說服對方佢牢牢控制住整個西臺帝國呢點,絕對係勢在必行。
#null2018/10/20, 2:29:28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哈圖西里三世(Hattusili III):一位稱職既外交家



公元前1267年,哈圖西里通過推翻烏希.圖哈合登上西臺國王既大位。雖然哈圖西里早年多數以一位將領、一位軍人的形象出現響歷史記錄入面,但登位後既哈圖西里形象變成一位外交家同調解者。呢個可能係同佢年紀越來越大呢點有關。響登位既時候哈圖西里已經五十幾歲,佢自細健康就唔好,隨住年紀漸長佢越來越受病痛既折磨。佢表面上並無將西臺帝國領土擴張既野心,並且唔係太願意響安納托利亞以及更偏遠既地區戰爭中親自上陣。對佢而言,目前既重點係確保西臺帝國所控制地區既安全,為達到呢個目的,佢同鄰近國家既統治者建立正式既盟約同外交關係。因為佢登上王位既合法性備受質疑,以及流亡海外既前國王烏希.圖哈合一直相透過利用外國既支持重奪王位呢點,獲得外國國王認可呢點對佢尤其重要。畢竟至關重要既係佢要說服亞述、巴比倫同埃及既國王係佢而非烏希.圖哈合先至係西臺合法既國王,而一切外交接觸都要通過佢而非烏希.圖哈合黎達成。響登位冇幾耐之後,哈圖西里同巴比倫國王卡達什曼.圖爾古(Kadashman-Turgu,公元前1282至1264年在位),同佢簽訂左一份條約並說服佢切斷同埃及之間既聯繫。

但過左冇幾耐,大約一年多d既時間,卡達什曼.圖爾古駕崩,並由佢既兒子卡達什曼.·恩利爾二世(Kadashman-Enlil II)繼位,後者迅速恢復同埃及之間既外交關係。哈圖西里對此感到憤怒同氣餒。但盲目向對方發出抗議同威脅只會令呢位新上任既巴比倫王強化同埃及之間既關係,並且嚴重削弱成功說服對方為佢父親同西臺之間盟約續約既希望。哈圖西里亦都好清楚呢位年輕巴比倫王既政策好受一位叫伊提.馬杜克.巴拉圖(Itti-Marduk-balatu)既大臣影響,而呢位大臣係巴比倫政府當中反西臺、親亞述一派既代表人物。考慮到埃及同亞述對西臺響敘利亞領土既威脅,哈圖西里肯定好重視同卡達什曼·恩利爾二世之間既關係。因此,他以好溫和既用詞寫信比巴比倫王,提醒佢父親同西臺所訂立既盟約,並且薄責對方冇更新同維繫呢份盟約。響信中哈圖西里話當佢同卡達什曼.圖爾古建立兄弟關係之時,呢個關係唔止維持一日而係永久。而當卡達什曼.圖爾古駕崩既時候,哈圖西里為呢位兄弟既死傷心痛哭。當佢抹乾眼淚之後,佢派出一名使節到巴比倫,提醒巴比倫既貴族若果唔保護卡達什曼.圖爾古既子孫,就係等同與哈圖西里為敵,佢會派軍征服巴比倫。但當有敵人威脅到巴比倫既時候,佢可以向西臺求援,西臺必定派軍支援巴比倫。

好不幸地,我地唔知道哈圖西里呢份冗長而語氣小心翼翼既書信到底對年輕既卡達什曼.·恩利爾二世有咩影響。但我地知道大約係呢段時間哈圖西里通過簽訂條約既方式正式承認左同阿摩利國王Benteshina之間既關係,呢條條約好明曬係Benteshina主動要求,為既係確認佢王位既合法性同鞏固佢後代對王位既繼承權。哈圖西里毫無疑問欣然接受左呢個要求。每一個佢同鄰國以及附庸國建立既正式條約都係為達到鞏固佢作為西臺國王既位置以及當佢既王位受威脅時擴闊支持者基礎的目的。哈圖西里提醒附庸國阿摩利要因為恢復該國王位一事多謝西臺國王哈圖西里,即使呢個決定可能係烏希.圖哈合所作既。然後兩人之間既關係由一個雙重婚盟所鞏固:哈圖西里既兒子那裡卡里(Nerikkaili)將娶Benteshina既女兒為妻,而西臺公主Gassuliyawiya將嫁入阿摩利王室作為王后。哈圖西里子女好多,所以唔缺乏王子公主派去附庸國同鄰國做政治聯姻。除左同阿摩利王國之間既雙重聯姻之外,仲有同巴比倫之間既雙重聯姻,兩位被送到埃及嫁給拉美西斯二世的公主,被送到伊蘇雅聯姻的公主,以及響後來圖哈利雅四世(Tudhaliya IV)期間被送到阿摩利聯姻的哈圖西里二世的公主。政治聯姻係長時間以來傳統上用以維繫兩個王室之間聯盟既手段,哈圖西里既締約者亦都為佢提供佢急切渴求對西臺王位繼承權既承認。即使佢所動用過既一切外交手段,響西臺既附庸國之間以及國際政治舞台上,哈圖西里從來都冇感覺到安全,因為烏希.圖哈合——佢利用武力罷黜既前西臺國王仍然響西臺最大戰略競爭對手埃及的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的保護之下。呢點一直以來造成西臺同埃及之間關係緊張,而且響可見既將來對兩國關係造成重大影響。響繼續談論呢點之前,我地要先追溯之前發生既事,因為歷史仲有幾條故事線,包括西臺內政及外交,將同哈圖西里任內事務既影響變得糾纏不清。
#null2018/10/25, 5:51:11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另一位西臺王位的競爭者


1986年響哈圖沙出土既青銅銘文板原物

響1986年7月20日星期日,當德國考古學家響哈圖沙城進行考古挖掘既時候無意之中出土一塊保存得相當完好既青銅板,板上刻有350行西臺楔形文字。當時呢塊青銅板所在既位置只係埋響拉近獅身人面城門附近南牆以內行人路既地下30厘米。呢個發現既重要性好難被高估,呢塊係考古學界響整個西臺世界發現過唯一一塊青銅板,上面既銘文為研究西臺史既學者提供關於青銅器時代晚期安納托利亞的局勢的珍貴資料,並且為西臺帝國存在既最後一個世紀間既政治形勢同發展提供左好多前所未知既信息。青銅板上的銘文係哈圖西里既兒子及繼任人圖哈利瓦四世(Tudhaliya IV)及一位叫卡隆塔(Kurunta)既人物之間既一份條約。響發現呢塊青銅板之前,考古學家已經知道卡隆塔係哈圖西里既另一位外甥,或許係一位響哈圖西里在位年間已經有權勢既國王,獲哈圖西里委任管理達塔薩。青銅板既銘文確認卡隆塔係一位西臺王子,係前國王穆瓦塔尼二世既另一位兒子,因此亦都係被哈圖西里罷黜既西臺國王烏希.圖哈合既兄弟或者同父異母既兄弟。因此呢份文件亦都提供左關於卡隆塔響佢兄弟被罷黜之後響西臺帝國所扮演角色既寶貴額外資料。響穆瓦塔尼死時,烏希.圖哈合既繼承順序明顯高於卡隆塔,後者的身份好可能都係一位側室所生的兒子,但比烏希.圖哈合年輕。當烏希.圖哈合預備繼承王位的同時,穆瓦塔尼將卡隆塔托付予佢既叔叔哈圖西里照顧。根據青銅板所載:「當時國王穆瓦塔尼將卡隆塔托付予我既父親哈圖西里照顧,因此我的父親照顧佢長大。」雖然並未獲安排繼任為國王,但佢毫無疑問將會獲安排擔任國內重要既職責,並將在西臺擁有一份傑出的事業。穆瓦塔尼肯定將佢既兄弟哈圖西里視為呢位年輕王子既一位合適監護人及導師,以為佢預備將來接掌重任。我地已經提及過穆瓦塔尼將卡隆塔送到哈皮斯讓佢既兄弟照顧係出於王室內部的爭端,佢希望至少一位兒子受到保護,可以遠離呢場王室內部爭端可能既後果。

哈圖西里一絲不苟地執行佢作為監護人既責任,佢將呢位外甥視作自己既兒子一樣帶大,而卡隆塔同哈圖西里的兒子圖哈利瓦建立左深厚既友誼。如果我地選擇相信青銅板上銘文既記載,呢點大大鞏固左卡隆塔同哈圖西里一家之間既關係。響哈圖西里奪權所造成既混亂中,卡隆塔一直都企響哈圖西里一邊,因為咁佢獲得左叔叔既獎勵,就係佢被委任為達塔薩既國王。據青銅板所載:「但當我父親罷黜烏希.圖哈合既王位之時,我既父親接納左卡隆塔並將佢委任為達塔薩地區既國王。」表面上,卡隆塔獲委任既時間就響哈圖西里奪取王位之後冇幾耐。呢個時間選擇好可能係故意既。因為哈圖西里呢場政變導致本土內戰以及哈圖沙陷入分裂,烏希.圖哈合好可能響西臺國內,尤其是響哈圖沙城內仍然有一定支持佢既勢力。佢已經失去王位並且遭到流放,但穆瓦塔尼的其他兒子仍然響度。烏希.圖哈合既支持者好有可能轉而支持穆瓦塔尼響哈圖沙的另一位兒子。呢幾位王子繼續留響哈圖沙,會令哈圖西里感到尷尬,因此哈圖西里盡早將呢幾位王子遷離哈圖沙係可以理解既做法。因此當哈圖西里奪得政權之後,好快卡隆塔就被派往達塔薩。雖然已經唔再係西臺首都,但達塔薩仍然係一座重要既城市,毫無疑問原因正正係佢既戰略位置:佢控制住安納托利亞南部地區,亦都同基祖瓦達接壤。我地將會見到,呢個地區響西臺帝國晚期越黎越變得重要。因此將卡隆塔委派到當地繼承王位並唔單止係對佢忠誠既獎勵。通過將達塔薩置於西臺王室後代既控制之下,哈圖西里清楚講明呢個地方仍將會係西臺最高規格同最重要既屬土。承認呢位王子既地位之後,哈圖西里同佢雖繼承人圖哈利瓦都有向前都提供優惠同扶持既政策。

此時,我地會將注意力集中響一個名叫烏米.圖哈合既達塔薩國王身上,關於佢既事蹟記載響一份同西臺國王訂立既條約之上,並引來唔少爭議。呢份條約名叫烏米.圖哈合條約,而同佢立約既西臺國王名字已佚失,到底呢位烏米.圖哈合係邊個?同佢立約既西臺國王又係邊個?有部分學者認為烏米.圖哈合係穆瓦塔尼的第三個兒子,亦即係卡隆塔既兄弟以及繼任人,而呢份條約亦都係圖哈利瓦四世所立。但亦都有部分學者認為烏米.圖哈合同卡隆塔係同一個人,烏米.圖哈合係卡隆塔既本名,而卡隆塔呢個路維安人既名係佢後來改既,因為佢被委派到既達塔薩係屬於路維安人既地區。而且同佢立約既西臺國王唔係圖哈利瓦四世而係哈圖西里三世,呢份條約係哈圖西里同烏米.圖哈合/卡隆塔既第四份條約。如果我地假設兩個名係指同一個人,我地可以見到哈圖西里對呢個達塔薩國王既優惠待遇。哈圖西里對達塔薩既優待係當佢知道達塔薩宗教稅為呢片土地帶來沉重既負擔之時,佢就廢除左呢個地方軍隊稅,因此當地軍隊可以重新調動去滿足宗教稅既要求。通過大方減免賦稅,哈圖西里希望可以令卡隆塔繼續對佢忠誠。確保對方職責同義務唔會令佢不滿或投訴係好重要,因為如果卡隆塔不滿既話,佢仍然有可能受到鼓勵利用佢父親區內既殘餘勢力破壞佢既條約,起兵造反並將達塔薩既王位變成哈圖沙既王位。作為穆瓦塔尼既兒子,卡隆塔對西臺王位擁有繼承權。但除非佢使用武力,佢永遠都冇可能期望能夠成為西臺帝國偉大既國王,因為哈圖西里已經向天下公佈只有佢既後代能夠繼位。但呢度既問題係,到底哈圖西里家族裡面邊個會繼承佢既位置?
#null2018/10/25, 10:00:37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哈圖西里三世(Hattusili III)的繼任人選問題

圖哈利瓦並唔係佢父親王位既第一繼任人選。從青銅板既銘文中我地得知圖哈利瓦仲有一位兄長,佢原本係被委任為太子。但哈圖西里稍後褫奪左佢太子既地位並將圖哈利瓦提拔到呢個位置。不幸地,歷史文獻中並無提及呢位被取替王子既名字,到底佢係邊個?而又點解會被取替?歷史學家認為,呢位王子身份最大既可能性係那裡克卡里(Nerikkaili),佢正正就係被安排迎娶阿摩利國王公主Benteshina既果位王子。響哈圖西里在位期間,那裡克卡里已經獲委任為太子。佢既銜頭出現響烏米.圖哈合條約既見證人列表之上,並且有可能係哈圖西里派往西方同Piyamaradu談判既果位太子。但如果佢的確係罷黜既果位較年長的太子,佢被罷黜既原因仍然不明。佢被罷黜既原因唔太可能係因為失去名譽,因為佢響被罷黜之後仍然響帝國政治上扮演重要角色。佢係第一個作為國王的兒子被召集見證佢兄弟圖哈利瓦四世同卡隆塔的條約簽署。而且稍後響圖哈利瓦在位期間,佢再一次被委任為太子。呢件事好可能響圖哈利瓦同卡隆塔簽訂條約之後發生,因為呢條條約好可能係圖哈利瓦上任第一件做既事,而當時佢仍然未任命一位繼承人,因此作為一個臨時既措施佢重新任命那裡克卡里作為繼承人,直至佢後期任命一位自己既兒子為止。

如果那裡克卡里真係果位被罷黜既太子,我地仍然有一個疑問,到底點解哈圖西里要咁樣做?到底王后普多喜帕響呢件事上扮演左咩角色?如果那裡克卡里係哈圖西里前任妻子所生,普多喜帕可能遊說哈圖西里將佢罷黜並將佢親生的兒子圖哈利瓦捧上太子既位置。但呢個只係純粹猜測,佢好可能有其他既原因作出呢個安排。有歷史學家認為,圖哈利瓦同卡隆塔既私人交情有可能係哈圖西里作出呢個安排既原因,卡隆塔一直堅定不移地支持圖哈利瓦,無論後者響帝國中既職位係點都如是。幾青銅板銘文中就記載住當圖哈利瓦未被任命為太子之前,卡隆塔已經起誓無論圖哈利瓦響西臺帝國內既位置係咩,佢都唔會改變作為忠實支持者既決定。哈圖西里好清楚圖哈利瓦同卡隆塔之間緊密既關係,呢點長遠黎講為哈圖西里家族繼承西臺王位提供左保證。如果即使卡隆塔有繼承王位既資格佢仍然忠實咁履行佢既承諾,佢肯定會支持圖哈利瓦登上西臺的王位。但即使如此,佢對於哈圖西里家族既其他成員,例如長期作為王位繼承人既那裡克卡里既忠誠度,就一直係一個疑問。或許呢點影響左哈圖西里決定圖哈利瓦繼承王位既決定,因為佢最唔想見到既就係因為王位繼承既問題,西臺王室內再起一場衝突。佢利用圖哈利瓦同卡隆塔之間堅固既友誼,同埋佢地之間對對方相互保證忠誠同互相既支持,加上將卡隆塔任命為達塔薩國王呢個重大既補償去避免呢件事發生。當然,哈圖西里同佢既兒子圖哈利瓦最重要既係保證卡隆塔既忠誠——通過任命佢作為達塔薩國王以及賜予佢一系列既特權以及榮譽作為補償。以後既一段時間,卡隆塔似乎都滿足於佢所得到既地位,但佢到底係唔係純粹利用呢點靜待機會?
#null2018/11/01, 6:39:52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為與拉美西斯的條約作準備

自從登位開始,哈圖西里似乎一直希望改善同埃及和亞述兩個西臺在東南方主要戰略競爭對手之間既關係。響佢登位之後冇幾耐,佢就曾經以和解既語氣寫信比亞述國王。在此之前,西臺同亞述之間既關係因為亞述對Hanigalbat(前米坦尼王國的殘餘部分)的征服以及亞述將邊界擴張到近卡爾凱美什而變得異常緊張。但亞述國王阿達德尼拉里一世(Adad-nirari)並無乘勝追擊,攻入西臺既領土範圍,並且表面上嘗試強化同西臺之間既外交關係。但佢既嘗試並無成功,從亞述派到西臺的使節只係加劇左兩國之間既緊張關係,而佢外交信件中對西臺國王的稱兄道弟亦都被烏希.圖哈合所反駁。哈圖西里就希望同之前既政權劃清界線,而佢有多過一個動機咁樣做。首先哈圖西里並唔希望西臺響東南方再次被捲入一場衝突之中,但與之同時同樣重要既係佢希望獲國際間既各國領袖承認佢作為西臺國王既合法性。呢點響佢寫比亞述國王阿達德尼拉里一世既信件中尤為明顯,因為對方並無按照常規外交禮儀承哈圖西里的政權。信中提到當哈圖西里登位為西臺國王之時,阿達德尼拉里並無向前者派出信使、以及送出衣物同精油等禮物。呢封信最主要既目的係為兩國更正面既關係提供基礎。事實上,佢地已經有過一個表現出互相改善關係既機會,響位於上美索不達米亞曾經係米坦尼王國領土一部分既西臺—亞述邊境城市圖利那(Turira),當地居民近來就曾經劫掠鄰近既卡爾凱美什。呢件事有可能升級成西臺同亞述軍隊之間既全面衝突,而呢點亦都係哈圖西里極力想要避免既。如果阿達德尼拉里聲稱擁有該地區既主權,佢就應該出手阻止呢場劫掠。如果佢唔願意出手既話,哈圖西里就會不得不出手介入呢場紛爭懲罰肇事者。

響呢份文件中,我地得知哈圖西里已經接受左亞述對前米坦尼領土擁有實然主權呢個事實。但響米坦尼Hanigalbat地區境內,反抗既情緒仍然高漲。響在位超過三十年的阿達德尼拉里死後不久,瓦薩沙塔(Wasashatta)的兒子及繼承人沙圖瓦拉二世(Shattuara II)起兵反抗亞述統治並且嘗試獲得西臺同當地亞蘭族人既支持。呢次係一次好勇敢既反抗,但呢個嘗試最終注定以失敗收場,因為沙圖瓦拉係直接挑戰緊一位強悍既亞述帝國領導人:阿達德尼拉里一世既繼任人薩爾瑪那薩爾一世(Shalmaneser I)。西臺會派兵介入支持呢場叛變既機會相當微,因為似乎哈圖西里已經接受失去Hanigalbat呢個事實,而且佢既注意力集中響其他方面,尤其係同埃及之間既關係之上,所以佢已經冇可能改變心意。更甚者,哈圖西里曾經寫信比薩爾瑪那薩爾一世,承認對方係「偉大的王」的身份,並就幼發拉底河地區的主權聲索同對方達成協議。響呢個大背景之下,沙圖瓦拉二世對亞述國王的叛變對哈圖西里而言純粹只係一件尷尬既事,因此佢拒絕左沙圖瓦拉二世既請求。儘管如此,米坦尼既叛軍成功抵擋左亞述軍隊一段唔短既時間,只係到左哈圖西里三世既繼任人圖哈利瓦四世年間,沙圖瓦拉二世同佢既王國最終完全陷落於亞述之手。
#null2018/11/01, 8:57:43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置頂
#null2018/11/01, 9:29:24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秒後自動載入第9
上一頁下一頁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