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alden學術臺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歷史台】開坑講下古美索不達米亞:西臺帝國興衰史
我個blog:http://zannanzahattusili.blogspot.com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zannanza/

引言



響好耐好耐之前,有一片肥沃而遙遠既土地叫美索不達米亞,響呢度流敞住幼發拉底河同底格里斯河兩條偉大既河流,曾經有好多偉大既國王同偉大既帝國響呢片土地上崛起同衰亡。有關於佢地既故事代代相傳,傳作一時佳話。響古代既近東世界,只有最強大帝國的國王能夠享受「偉大的王」的稱號,呢d偉大的王享有國際上既聲譽和尊敬,而且佢地都係國際政治上的重要參與者。而被稱為偉大的王的帝國,就只有著名的埃及、亞述、和巴比倫。

然而響美索不達米亞既西北面,響一個現代被稱為土耳其既地方,存在住另一個偉大的帝國,然而呢個偉大的帝國既存在就得好少人知道。佢地既歷史同故事被迷霧所掩蓋,佢地既輝煌事跡完全被歷史所遺忘。呢個帝國既名字叫:西臺帝國。

同閃米特人種既亞述同巴比倫唔同,西臺帝國係屬於印歐人種,就好似邁錫尼希臘一樣,而佢地講既語言同今日既英文有親戚關係,同屬印歐語系既語言。響西臺帝國極盛既時代,佢地既領土由西邊的愛琴海岸延伸到東邊既幼發拉底河,由北邊的黑海延伸到南邊既敘利亞,覆蓋今日土耳其的大部分同黎凡特北部。時間係公元前13世紀,呢個係一個屬於英雄既時代,同荷馬史詩同期。



西臺既中心地帶係位於安納托利亞中部既高原,響呢度,紅河(Kızılırmak)彎曲流入北邊既黑海。呢個既地形乾旱貧瘠,而且土地呈現出啡紅色調,咁係因為呢度既泥土富含氧化鐵既原故。亦都因為呢個原因,西臺人係最早研究出從赤鐵礦中提煉出金屬鐵既民族,亦都係世界最早進入鐵器時代既民族。第一眼望見,呢度已經同埃及、美索不達米亞肥沃既河谷地形好唔好。由於缺乏大河既滋潤,好少人會預計到呢個地方能夠誕生出一個偉大既文明。

然而即使係咁,從公元前17世紀到公元前13世紀,西臺人仍然頑強咁響呢度生存繁衍,佢地用智慧同堅強既意志成功克服左嚴酷既自然環境,並成功創造出一個被認為係不可能既文明。惡劣既環境中誕生出堅毅不屈既人民,正因為如此,西臺人以其紀律同勇敢善戰聞名於世。事實上,佢地曾經有過一個輝煌既戰績:佢地既軍事行動曾經將呢支強大既軍隊帶到巴比倫既城門外,而佢地亦都曾經同偉大既古埃及帝國並駕齊驅。

我現在要講既就係呢個偉大帝國既故事,一個屬於鐵血帝國西臺人既故事。
Good14Bad2
2018/08/24, 3:12:13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98 個回覆

我想問OP知唔知有冇咩blog或者website係講舊約聖經有咩內容係經過考古實證, 或者同其他史典嘅內容互通
最好中文

你咁都問得出

冇睇開, 咁見OP講開埃及叙利亞咪問吓

我係話居然現今會有人問考古實證舊約聖經資料問題

你熟中東歷史係你嘅事
其他人冇睇過好出奇

我意思係近似問考古實證封神榜資料咁,唔係有人以為舊約聖經係歷史記錄來

請你地兩位唔好響我個post度嘈交,如果想留言唔該講返d同呢個post有關既內容,謝謝
#null2018/09/01, 1:31:56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我想問OP知唔知有冇咩blog或者website係講舊約聖經有咩內容係經過考古實證, 或者同其他史典嘅內容互通
最好中文

你咁都問得出

冇睇開, 咁見OP講開埃及叙利亞咪問吓

我係話居然現今會有人問考古實證舊約聖經資料問題

你熟中東歷史係你嘅事
其他人冇睇過好出奇

我意思係近似問考古實證封神榜資料咁,唔係有人以為舊約聖經係歷史記錄來

請你地兩位唔好響我個post度嘈交,如果想留言唔該講返d同呢個post有關既內容,謝謝

對不起,自
#null2018/09/01, 1:38:19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舊約啲歷史唔係全部假

btw , 三國演義有咩內容係經過考古實證, 或者同其他史典嘅內容互通
#null2018/09/01, 3:17:24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舊約啲歷史唔係全部假

btw , 三國演義有咩內容係經過考古實證, 或者同其他史典嘅內容互通

舊約嘅風格如無記錯係根據當時希臘文明期嘅遺風影響,所以經文留有神話味道.
#null2018/09/01, 3:33:41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留名
#null2018/09/01, 3:43:51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舊約啲歷史唔係全部假

btw , 三國演義有咩內容係經過考古實證, 或者同其他史典嘅內容互通

據我所知都唔係全部假
以色列歷史最早有確鑿考古證據支持既係大衛王
1993年出土既Tel Dan Stele銘文有提及到House of David同king of Israel
係聖經以外第一件搵到既文物有提及大衛王同以色列
#null2018/09/01, 4:15:06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我想問OP知唔知有冇咩blog或者website係講舊約聖經有咩內容係經過考古實證, 或者同其他史典嘅內容互通
最好中文

你咁都問得出

冇睇開, 咁見OP講開埃及叙利亞咪問吓

我係話居然現今會有人問考古實證舊約聖經資料問題

你熟中東歷史係你嘅事
其他人冇睇過好出奇

我意思係近似問考古實證封神榜資料咁,唔係有人以為舊約聖經係歷史記錄來

請你地兩位唔好響我個post度嘈交,如果想留言唔該講返d同呢個post有關既內容,謝謝

對不起,自

屌,惡撚到連問都唔畀問
以後開Post使唔使向你申請先
#null2018/09/01, 5:13:53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巴打嘅歷史喜好都幾另類,我自從當年睇咗 Herodotus 之後對西方上古史都好有興趣。

我係睇左一本講一個女仔穿越返西臺既日本漫畫《天是紅河岸》先至關注西臺史
但之前都睇過BBC lost cities of the ancients,入面都有講西臺帝國

喺連燈睇過巴打篇荷馬,寫得好正,不過冇連燈 account 冇得回應。

荷馬篇野我係出響膠登先,跟住先轉去連登架
不過而家膠登真係靜到咩咁,人流太少,可能因為d人轉曬去連登
#null2018/09/01, 10:28:11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埃及第十九王朝的興起

霍朗赫布在位年間,一位從埃及東北部出身的貴族子弟通過軍隊中的內部晉升,地位在軍中日益重要,並最終成為埃及的大宰相,呢個埃及人個名大家應該好熟悉,佢叫拉美西斯。拉美西斯仕途一帆風順,好有可能係霍朗赫布親自賞識提拔既結果,因為霍朗赫布自己本身無子嗣,佢好賞識年輕的拉美西斯,並有可能花唔少時間培養佢成為接班人。公元前1295年,霍朗赫布駕崩,拉美西斯順理成章成為埃及的法老王,是為拉美西斯一世。佢既登位,亦都標誌著埃及第十九王朝:一個可能係埃及史上知名度最高的王朝,既開始。拉美西斯一世並無幾多時間實現佢既宏圖大計,因為佢一年多d就死左。前1294年,拉美西斯一世在世時已經將佢兒子塞提提拔作共治國王,並響死時將王位傳比佢,是為塞提一世(Seti I)。野心勃勃既塞提一世帶領埃及軍隊再次發動擴張性戰爭,自從佢一登位開始,佢就決定要帶領埃及恢復曾經擁有既榮耀同國際地位,並以圖特摩斯三世為偶像同目標,為達成呢個目標,佢首先將注意力投放到敘利亞,希望可以響當地建立榮譽同影響力。佢既戰爭場景被刻畫響卡納克神殿的多柱大廳之上,塞提一世首先攻打敘利亞地區叛變的附屬國,重建埃及的勢力,另外佢擊敗迦南既貝都因人,並將巴勒斯坦地區的一堆小國屈從響埃及權威之下。當埃及人成功響當地建立威望同統治之後,佢再將視線投放響野心更大既計劃:征服卡佚石同亞摩利王國。從之前既文章我地知道呢兩個國家經常遊走響西臺同埃及之間,雖然從蘇庇路里烏瑪一世開始呢兩個國家就成為左西臺既屬國,但對此埃及一直不予以承認。但當西臺強大既時候,埃及可以做既好有限,直到塞提一世登位,佢下定決心一定要贏回卡佚石同亞摩利王國。根據埃及的銘文,呢兩個國家好快又倒向埃及一方。塞提一世既行為對西臺響區內既勢力係一場赤裸裸既挑戰,甚至等同向西臺直接宣戰,穆瓦塔尼對此不可能視若無睹。從此,埃及同西臺兩大國之間發生直接衝突,似乎已經只係時間問題。

雖然埃及對卡佚石同亞摩利王國既征服直接威脅到西臺響敘利亞地區的勢力,但西臺至少要等多一年先會同埃及衝突,原因好可能係因為穆瓦塔尼被安納托利亞的事務纏身而無法抽出時間。如果係真既話,塞提一世揀呢個時間正係恰到好處,佢計過西臺人冇辦法即時以軍事手段回應。塞提一世亦都好彩西臺冇即時派軍敘利亞同佢打過,因為埃及本身有利比亞問題要從敘利亞抽調軍隊處理。當埃及人完成利比亞的戰役後,他們相信測試西臺捍衛敘利亞附庸國決心的時刻已經到來,塞提一世模彷圖特摩斯三世的做法派軍敘利亞卡佚石地區,根據埃及人的講法,他們打贏左呢場戰爭並且奪得卡佚石及阿摩利的控制權,兩國響塞提一世餘下的任期內一直維持埃及附庸國的立場。埃及人成為左敘利亞南部的主宰。至於穆瓦塔尼則無奈被逼接受現實,兩國簽下條約,兩國勢力範圍以卡佚石為界,卡佚石以南以至阿摩利王國的海岸線歸埃及,卡佚石以北歸西臺。即使兩國達成協議,呢份協議對西臺人而言只係權宜之計,當穆瓦塔尼二世完成準備,尤其係西臺國內的改革之後,西臺同埃及之間的大戰正山雨欲來。

西臺遷都達塔薩(Tarhuntassa)


哈圖沙既復完圖:從古王朝既哈圖西里一世(公元前1650年至前1620年)起,哈圖沙一直係西臺帝國既政治、經濟、文化、宗教中心

大約響穆瓦塔尼二世任期去到一半左右,他將西臺的首都由哈圖沙遷到達塔薩(Tarhuntassa),而且佢打算呢次遷都係永久性而非暫時,因為佢連哈圖沙神殿中既眾神祇都一併搬到達塔薩,並且自稱「達塔薩偉大的王」。穆瓦塔尼遷都的決定肯定遭到國內強烈的反對,雖然呢座城市位置上存在眾多缺點,但一直從西臺古王國以來佢一直係西臺國王既鄉下,眾西臺國王為捍衛呢座城市浴血奮戰,並且當佢陷落於敵手時仍不放棄光復它的任務。它是西臺帝國的象徵,風暴之神大神殿以及西臺諸神神殿的所在地。毫無疑問,哈圖沙係西臺帝國最偉大既一座城市,並且同帝國的權力中心等同:每年西臺附庸國的國王都會到呢座城市並對西臺國王進行朝貢。至於達塔薩,佢只係一個位於哈圖沙南部數百公里一個名不經傳既地方,響遷都既決定之前,我地甚至冇史料確認呢座城市既存在。穆瓦塔尼二世考慮遷都既理由肯定非常強烈,以致於遷都的好處遠遠大於留在哈圖沙既好處。即使如此,當穆瓦塔尼既兄弟哈圖西里三世決定將首都遷回哈圖沙的時候,後者仍然公開質疑穆瓦塔尼遷都的決定,並強調自己當年冇份作呢個決定。

講到遷都既理由,敘利亞既政治同軍事局勢既發展肯定佔左好重要的部分,當決定左遷都之後,穆瓦塔尼二世一直堅持呢個決定。達塔薩既地理位置為對敘利亞地區發動軍事行動提供左唔少便利。而且當穆瓦塔尼將大量軍事資源從帝國北部轉移到南部既敘利亞時候,西臺舊都守備薄弱好容易令西臺北面的敵人卡斯卡部落有機可乘。因此將首都移到遠離卡斯卡既達塔薩亦都係情理之內既決定。咁遷都之後哈圖沙點算?當然,穆瓦塔尼二世無意將哈圖沙荒置,佢將哈圖沙總督既位置交左比一位從穆爾西里二世開始任職的最高文書官(Great Scribe):米坦娜穆瓦(Mittannamuwa),而新任的最高文書官則係佢既兒子普蘭達穆瓦(Purandamuwa)。當米坦娜穆瓦成為哈圖沙總督既時候,到底穆瓦塔尼二世有冇將哈圖沙附近土地既管理權交比佢既兄弟哈圖西里?雖然有部分史學家相信呢個可能性,但我地始終冇確鑿既證據。當穆瓦塔尼二世登位之時,佢就已經比左哈圖西里好多個相當顯赫既頭銜:親衛隊隊長、軍隊將領、上地區的總督。呢d決定後來將被證明對於西臺北方既勢力,同穆瓦塔尼二世預備同埃及響南方既衝突相當重要。由於需要西臺人口重新殖民北方同卡斯卡地區接壤既、人口稀疏既邊境城鎮同地區,穆瓦塔尼二世將整個地區交左比哈圖西里並將佢提拔作一個北方緩衝國既統治者,呢個北方緩衝國位於安納托利亞中北部帕夫拉戈尼亞(Paphlagonia)的紅河北半,至東南面既錫瓦斯(Sivas)。穆瓦塔尼二世亦都將哈圖西里封為赫皮薩斯(Hakpis)既國王,呢座城市位於哈圖沙至聖城那裡克半路既重要戰略位置,可以直通卡斯卡地區,並且係重要既區域行政中心。從赫皮薩斯,哈圖西里管治西臺帝國既北部。穆瓦塔尼二世事實上將西臺帝國一分為二,包括原西臺本土在內既北部由哈圖西里直接管治。呢個將會響穆瓦塔尼二世死後帶黎惡果,但至少以目前形勢黎計,佢允許穆瓦塔尼二世集中精力預備南部同埃及即將來臨既衝突。西臺的老對手塞提一世駕崩後,一位野心大而進取既人登上左法老既寶座,佢就係塞提一世既兒子,埃及歷史上知名度最高既法老王: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
#null2018/09/02, 9:29:46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

自從年輕時代起,拉美西斯就一直比佢既父親塞提一世培養作接班人,響佢既青年時代就已經被確認作太子的地位。當塞提一世響公元前1279年駕崩後,拉美西斯順理成章登位成為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拉美西斯二世登位既頭三年都忙於處理國內事務,但到左第四年佢已經準備好係敘利亞擴大勢力範圍。前1275年,拉美西斯二世對敘利亞既小規模軍事行動為翌年更全面既戰事鋪平道路。到左呢個時候,大部分埃及第一次敘利亞戰爭所奪來的土地都牢牢響埃及控制之下,包括迦南(Canaan)、提爾(Tyre)同比布魯斯(Byblos)。塞提一世所征服既阿摩利王國此時有可能又被西臺人重奪,但即使如此拉美西斯二世將決定重新將阿摩利王國收歸埃及,此外亦有歷史學家認為阿摩利王國並無被西臺控制而一直都係埃及的附庸國。如果屬實,咁拉美西斯二世第四年的敘利亞戰爭都係屬於試探性質,用作確認眾埃及附庸國忠誠度既一次機會,以確保呢d國家響埃及同西臺直接衝突時會站在埃及一邊,並方便埃及軍隊熟悉地形,為即將來臨同西臺之間既大戰作一次預演。拉美西斯二世第五年,戰爭既準備工夫已經就緒,埃及人決定重返敘利亞並預備好同另一個青銅器時代晚期的近東強權:西臺帝國一決高下。而拉美西斯二世既目的係摧毀西臺響敘利亞既勢力,並重建圖特摩斯三世期間埃及響敘利亞享有既地位。響戰爭發生既時代,西臺同埃及既邊界係位於奧倫提斯河流域既卡佚石附近。從好耐之前起,卡佚石既立場就響西臺同埃及之間搖擺不定,響塞提一世期間,卡佚石同阿摩利都被埃及征服並成為埃及屬國,但到左拉美西斯二世時期,此國顯然又回到西臺一邊,因為響第二次卡佚石之戰期間,卡佚石明顯站在西臺一方。

公元前1274年卡佚石大戰(Battle of Kadesh),人類史上最大規模戰車對決


卡佚石大戰復完圖

關於最終響前1274年發生響卡佚石附近既大戰,埃及方面的歷史記錄記載響五座埃及神殿既牆上,包括位於帝王谷既拉美西斯神殿(Ramesseum)、卡納克、樂蜀、阿拜多斯神殿以及阿布辛貝(Abu Simbel)神殿,而且有兩種版本:史詩版同簡短版。兩種版本唔只有講述戰爭過程,而且有描述戰前準備,包括軍隊從離開埃及起既前行進度。不幸既係我地並無此場戰爭西臺方面既記載,因此我地必須接受埃及版本記錄存在誇大、偏頗同扭曲既內容。即使如此,埃及版本的記載為我地提供左古代史中少見既詳細記錄,呢樣允許歷史學家重構戰爭發生當日同前一日所發生過既事。

從西臺一方而言,穆瓦塔尼二世為永久解決埃及響敘利亞既問題,佢集結左一支龐大既軍隊。呢支軍隊入面有西臺正規軍、附庸國的軍隊,以及僱佣兵。拉美西斯一方形容西臺軍隊好似蝗蟲一樣鋪天蓋地,並估計對方兵力有47,500人,當中包括3,500戰車兵同37,000步兵。當然埃及一方好有可能誇張左數字,但根據西臺可以調動到既資源黎計,確實有可能動員到咁龐大既軍隊。至於埃及軍隊則集結響拉美西斯城並由四個師組成:從底比斯來的阿蒙師(Amun)、從希拉波利斯來的拉師(Re,即太陽神)、從孟斐斯來的普塔師(Ptah)、從坦尼斯而來的塞特師(Sutekh)。公元前1274年既5月尾,埃及軍隊離開埃及本土,浩浩蕩蕩咁北上朝住西臺控制既敘利亞地區前進。拉美西斯二世同佢既隨行人員,以及阿蒙師迅速進抵卡佚石,佢地既前進非常迅速,沿路冇遇到過任何抵抗,一個月之內佢已經到左目標範圍之內。但拉美西斯二世並無做足預防措施,而且埃及軍隊既行軍被認為係計劃得好差,而且忽略左偵察敵情。埃及人所冒既風險其實好大,佢地而家已經響敵人既領土入面,一旦遭受攻擊,埃及所能夠調動既就只有阿蒙師,因為另外三個師都分散左跟響後面。響繼續前進之前,拉美西斯應該停落黎等等未跟上既三個師,同埋執行一d基礎既偵察敵情。埃及既軍事肯定係咁樣建議,但呢個建議則被拉美西斯忽略。當拉美西斯帶軍越過奧倫提斯河之時,有兩位貝都因人前來投靠埃及軍,他們說自己不想再為西臺人辦事,希望轉投埃及軍。經仍細盤問下,兩位貝都因人說出西臺軍隊的位置,他們仍在北方很遠的阿勒頗,拉美西斯聽罷鬆左一口氣,而且自信心比任何時候更加強。


西臺人對拉師既奇襲重創埃及軍隊

然而他們不知道,兩位貝都因人所說的全屬杜撰,佢地係穆瓦塔尼二世派來偵察埃及情報的間諜。或者係因為過份自信,拉美西斯並無進一步核實就接受左佢地講既野,佢並無派人作任何偵察,就指示阿蒙師涉水過河,並響卡佚石西北面駐紮。此時拉師仍在過河,因此與阿蒙師隔離,而普塔師同塞特師則仍左數公里遠既後方前進中。正在此時,埃及軍捉到兩個西臺人間諜,響屈打之下,呢兩人招認既事實令拉美西斯嚇左一大跳,原來西臺軍隊根本不在阿勒頗,而係早已經來到卡佚石,隨時準備好攻擊。拉美西斯即時既反應係傳召埃及軍官並且將佢地痛罵一頓(但事實上成件事都係佢自己既責任),並且派出兩位助手摧促拉師及普塔師全速趕過來同佢會合。事實上,塞特師由於距離太遠已經冇任何作用。



正響呢個時候,西臺軍隊悄悄來到卡佚石既南邊,並突襲正在過河既拉師。由於受到奇襲,拉師的陣型即時土崩瓦解,士兵響混亂中匆忙逃離並逃往拉美西斯二世以及阿蒙師的陣營,而西臺的戰車則緊隨其後。然而當似乎埃及戰敗已成定局之際,拉美西斯二世拋開左佢魯莽同容易受騙一面,勇敢咁面對敵人,當西臺既戰車逐步緊逼圍困埃及軍隊之際,拉美西斯帶領佢既部將從絕地反擊。根據埃及既歷史記錄,阿蒙神親自眷顧左拉美西斯,佢既反擊非常成功且大破西臺聯軍,最終導致穆瓦塔尼向法老乞求和解。但呢個記錄有幾可靠?首先,拉美西斯所擁有既軍事支援肯定比佢聲稱既多。我地唔應該睇低危難時刻拉美西斯個人品質同勇氣既影響,但阿摩利盟軍及時到來相助,肯定引開左西臺軍隊既注意力,並且避免兩個埃及師全軍覆沒,並為埃及軍隊買來寶貴既時開重新集結並等到第三、四個師既到來。另一邊廂,西臺軍隊由於有好多附屬國帶來的雜牌兵,所以當一開始偷襲成功之後軍紀可能崩壞,呢班士兵無心作戰而專注於搶掠敵營財物。即使埃及的記錄有所誇大,但歷史學家普遍相信西臺軍隊承受左嚴重既損失。響拉美西斯神殿既牆上就記載有戰爭中被殺既西臺軍官名單,而部分名字甚至響阿拜多斯既拉美西斯神殿以及阿布辛貝神殿重覆出現。



咁到底呢場戰爭邊個先係勝利者?埃及人當然宣稱係佢地勝利,但西臺人同樣宣稱勝利,歷史學家相信最大既可能性係雙方都遭受慘重損失,簡單d黎講係兩敗俱傷,戰術上當作打和。但長遠戰略上黎講,似乎西臺先係勝利一方。當拉美西斯成功抵擋住西臺軍隊既攻擊後,他命令埃及軍隊向南方後撤。拉美西斯重奪敘利亞控制權既戰略目標落空,而且撤退中既埃及軍隊甚至被西臺軍一路追打入埃及既領土直到大馬士革。大馬士革被西臺軍所征服,穆瓦塔尼將此地交由哈圖西里管治。對於穆瓦塔尼而言,佢響呢場戰爭中最大既收獲係重新征服左阿摩利王國,由於其戰略要衝既位置,對呢個國家既控制對於西臺響敘利亞既勢力至為重要。當阿摩利王國在塞提一世期間落入埃及手中,西臺為此一直感到坐立不安。事實上,阿摩利王國既控制權比左穆瓦塔尼直接同埃及戰鬥既動機。而西臺人認為阿摩利王國既叛變,阿摩利國王Benteshina都要負上責任。因此西臺人將Benteshina捉住並帶回西臺本土作人質。但Benteshina當時都冇咩選擇,因為埃及大軍壓境,而西臺援軍遲遲未到先至轉投埃及。但穆瓦塔尼並無理會Benteshina既辯解,送走左佢之後,西臺安排左Shapili登上阿摩利的王位。但Benteshina最終將成功向哈圖西里上訴並獲得對方既同情同信任,最終得以重返阿摩利國王既寶座。

總而言之,埃及人雖然自稱勝利,但響戰場上損失慘重同被逼撤退對埃及既面子同聲譽係巨大既打擊。響卡佚石之後既兩年,迦南同巴勒斯坦地區的領袖公開叛變,拉美西斯被逼再次派軍鎮壓。呢場戰爭係佢第八年、第九年深入北方既戰爭既前奏。埃及再一次深入西臺勢力範圍,進軍奧倫提斯河,並攻破突尼普(Tunip)及達普爾(Dapur)兩城。當此區牢牢在握時,埃及人再次威脅到西臺響大馬士革、阿摩利同卡佚石既控制權。響穆瓦塔尼餘下任期十六年間,西臺同埃及既關係持續緊張,另一場大戰似乎山雨欲來。但兩個都冇辦法負擔起再來一場同等規模大戰既後果,因為兩國既軍事資源都被卡佚石之戰虛耗殆盡,並且兩國都未能從卡佚石大戰既損失中恢復過來。此時,兩國鷸蚌相爭,另一邊廂蠢蠢欲動既亞述帝國正準備成為得利既漁翁。
#null2018/09/04, 10:07:25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秒後自動載入第8
上一頁下一頁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