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alden財經臺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逆流大叔 買舖單打獨鬥大超市


https://video.next.hk/mcp/encode/2018/08/20/3678969/20180821_bus_kahing_irving_v2_mp4_w.mp4

759阿信屋創辦人兼主席林偉駿突然離世,令人慨嘆零售業又少了一位良心商人。提起益街坊的平價超市,似乎只剩下家興超級市場,單打獨鬥壟斷市場的大型超市。對於日前不幸離世的阿信屋老闆林偉駿,家興老闆王重家亦大感意外。他認為自己與林有不少相似之處,不但年紀相若、經營超市方式相似,亦同樣面對接班人問題。他希望阿信屋將來仍會延續原有經營模式,包括平價買賣,繼續在市場上發光發熱。

走平價路線的家興超級市場,現時開設了八間分店,主要分布在紅磡、長沙灣及黃大仙等舊區,連屋邨商場都進駐不了。家興曾自願加租四成也不獲續租,「我哋打電話去,一聽見我哋個名,收線都嚟唔切。」家興老闆王重家說。領展的顧忌,你我都懂的。

由蘋果速銷掀起超市減價戰,到被領展趕出屋邨商場,困難重重,多年來,王重家與太太由拍拖到結婚,挽手打拼超市經營。責任燃起鬥志,他們決定買鋪開超市,避過加租壓力,避開巨人的壓迫,維持平價路線。捱得十多年,一間鋪一間鋪的買,現時八間,有七間是自置物業,加上收租的十多間鋪,身家已過億。

逆流大叔的考驗,是過完一關,往往再有另一關。太太兩年前,血癌過身,只剩下大叔孤身執貨。

訪問那天,王重家身穿T恤牛仔褲,與一般零售職員無異。已屆花甲之年的他,凡事親力親為,巡舖之餘更落手落腳執貨,訪問期間突然衝出店外,原來是去追將購物籃拿出店外的顧客,將購物籃歸回本店。

家興門市人流如鯽,將通道擠得水泄不通,王重家形容:「當正羅湖過關咁囉。」他有時也會指揮客人有秩序並迅速排隊結賬,毫不客氣地指着客人:「阿哥阿姐!上嚟呀!」記者問他會否害怕得失顧客,「賤物鬥窮人!」他笑稱:「啲人都無所謂嘅,得啖笑囉。」

王重家對每件貨品價格瞭如指掌,連百佳惠康打什麼價錢也一清二楚,自爆不時親身刺探敵情,拍攝並記錄貨品價格,務求令自家貨品最實惠。他直言,大超市有專員負責定價,他不忘反諷百佳惠康:「基本上佢哋有段時間一半定高啲,一半定低啲,所以我成日講香港通貨膨脹佢哋好有功勞。」跟記者傾談期間,他的電話響個不停,公事忙個不停。「通常做完嘢都唔記得過咗午餐時間,」他淡然地道,「今時今日現代人都唔想食得咁肚滿腸肥。」他就如陀飛輪轉呀轉,沒有停擺的一日。

家興「百無」方針

記者翻查資料,並綜合王重家所言,他現時持有約廿個舖位,近年購下屯門兆安苑整幢停車場,並向政府承辦逾40萬呎貨櫃車場作租賃,身家保守估計過億元。他坦言,「香港地舖位物業升到你唔信,我係個舖位增值已經夠,我對市場利錢嘅要求可以話唔高。」

手持不斷生金蛋的物業,生活早已後顧無憂,為何仍要辛苦自己?「唔做梗係隨時得,而係話有成班夥計,都應該做落去。」念舊情的王重家夥計大多是老員工,其中一間分店的經理已年過70歲,他明知這個老臣子已應付不了粗重活兒,仍不忍辭退他。

家興超市「平通街」,王重家坦白說:「其實啲來貨好多唔係出面想像咁貴,有啲人要求利錢有30至50%,咁梗係高啲物價,我哋利錢打少好多,靠薄利多銷。」其中一招是人棄我取。「供應商主流市場唔要,一係去填海,一係平價啲賣俾我哋,咁佢平價啲賣俾我哋,我哋平價啲賣俾街坊。」他亦採取「百無」方針。超市有禮券及積分制度,而付款可以八達通、信用卡,家興超市沒有這些在今日正常過正常的設備,原始得只可以現金消費,他解釋:「睇落好好睇,五花八門,說到底要消費者俾高啲價錢你。」

母親借錢開公司

不過最重要一點,是用自己物業開店節省租金成本。涉足超市生意前,剛成年的他就問母親借錢,開出入口貿易公司,並開始辦停車場生意。家興開業數年後,他用生意累積的利錢作為首期,買下位於紅磡明安街的第一間舖,價值780萬元,花了六、七年時間供款。後來多番不獲領匯(即現在的「領展」)續租,令他更加確信要用自己舖。現時八間舖當中只有一間是向房協承租。他承認舖位位置都幾「騎呢」,「一係搭lift,一係上樓梯,有啲半地牢式呀咁樣。」他解釋,「買個舖頭平,成本低,你就容易做。」

大超市、供應商及領展是鐵三角般的關係,行內早已心照不宣。王重家指供應商也想跟他們有錢齊齊賺,不過同時不敢怠慢取貨量大的惠康、百佳及佳寶,「佢哋要求供應商睇吓點樣制裁我哋。」即使通過競爭法例,檯底下的潛規則依然牢固,「唔可以明出信話你要賣幾多錢,就只有暗示,暗示你都唔聽話呢,就停你啲貨。」領展是另一巨人。家興曾自願加租四成也不獲對方續租,領展不歡迎家興,無非是顧忌主流超市。「我哋打電話去,(領展)一聽見我哋個名,收線都嚟唔切,因為佢冇可能放我哋一間市場入去,影響到佢份好大嘅租約,佢(主流超市)做獨市,要做幾高都得。」

家興一直將經營焦點放於舊區屋邨,盡量避免與領展、房協及房署交手。王重家指,近月與房協在黃大仙啟德商場舖位的租約期滿被收回,有兩個分別住在黃大仙及新蒲崗的街坊向他表示,家興應在他們的地區重開舖頭,言談間更爭吵起來。王重家聽後向他們稱新蒲崗最有可能,「我話黃大仙難啲,黃大仙好多都公屋,公屋根本上冇得搞,新蒲崗私樓多,我有權搵到地方買得到嘛。」

「今時今日我哋定嘅方針,一定要用自己舖,先至會同你做生意,唔會幫你做嫁衣裳。我哋好有信心,開咗之後係有人流,我哋唔想益所有商場,所以買物業嚟做。」如此看來,家興與「公營包租公」之間的恩怨不淺。

毋忘蘋果速銷減價戰

提到家興最困難的時期,王重家憶述千禧年前夕「蘋果速銷」掀起減價戰,百佳惠康大平賣應戰,他形容生意「係跳樓式跌落嚟」,「我哋個個都身受其害,因為惠康百佳價錢跌落嚟,你平佢仲平過你,你點夠佢撼呢?咁就影響我哋啲蝦毛啦。」當主流超市不再割價,家興卻依然賣平貨,最終化危為機,「後尾我哋實事求是,價錢盡量做平啲,慢慢做落有口碑,同埋我哋多數喺舊區屋邨嗰度做,積累咗一批街坊幫襯,傳開去。」

時至今日的家興似乎已大無畏。紅磡寶來街的家興,毗連一間大型惠康超市,王重家自豪地說:「我好有信心,就算一牆之隔,我都可以監生扯我啲客過嚟呢度買嘢。」他表示常有人想收購家興的經營權,但他一直不為所動,「最好買埋我,就冇咁眼怨。」王重家甚少接觸同行的龍頭大哥,已故阿信屋老闆林偉駿曾讚他是良心商人,他坦言兩人不算熟落,只曾在某些公開場合踫過面,惠康百佳亦僅在租他旗下的舖頭時派出有關職員聯絡,「我哋好少應酬,最緊要面對消費者。」

年少扮老 老來扮青春

王重家有四名弟妹,弟弟叫王重興,「家興」喻意與早期協助其業務的弟弟王重興拍住上。王氏家族是菲律賓華僑,做東南亞五金雜貨轉口貿易生意,王重家自稱讀書不成,年紀輕輕便替父親生意打工,「唔鍾意讀書,但鍾意做生意」。「十八廿二」本是揮霍青春的年華,但父親在他廿三歲那年過身後,身為長子的他即揹起一家之主的責任。他坦言當時年紀輕輕就做生意,曾刻意打扮老成,博取與生意上有往來的人信任;他笑稱現在反而想看起來年輕一點,故愛穿粉色衣服,似是彌補早逝的青春。

王重家搞停車場起家累積第一桶金,膽粗粗在荃灣及沙田租舖成立家興,大半生做超市生意,連婚姻也在此建立。太太本是他聘請的收銀員,由於表現出色獲升為「大家姐」,他大讚妻子「好捱得」:「做嘢好得,先至慢慢一齊。」二人「拍拖」也是在超市工作,更不時工作至晚上11點打烊,浪漫極有限?王重家不以為然道:「工作都習慣咗,即係平時生活咁樣。」

事業以外的遺憾

婚後與妻子育有兩女,長女現於銀行工作,二女則在多倫多的大學讀書。公司業務上了軌道,女兒也長大成人了,正當他們準備安享晚年之際,妻子兩年前卻突然因血病離世。王重家提起此事時表現平靜,但言語間流露遺憾,又怪責自己大意,沒及早察覺問題。

他應記者要求展示妻子舊照,說到太太進行化療期間與他的合照時,沉思片刻後道:「瘦係兩個人都會瘦,因為大家都好擔心。」痛失至愛的他,不時會到墳場探望亡妻。家興超市至今仍沿用舊式的手打收銀機,遲遲不換新款,或多或少是為了睹物思人?

說到女兒,王重家總是帶著笑意,「佢哋直頭話唔會畀人知道佢老竇做乜嘢。」他說兩個女兒都不曾在門市幫手,只得大女兒曾在家興寫字樓做過暑期工,「唔想佢暑假周圍去玩,叫佢嚟返短時間工」。王重家沒期望女兒接手超市,也相信她們無意接手,「因為我個大女依家係銀行做,後生細女個個都鍾意佗佗佻佻、舒舒服服嘅工。」他說時沒有半點可惜,「呢啲生意嚴格嚟講唔係人做㗎!」

撰文:邱嘉幸

攝影:林志謙、林育明







來源 source: http://nextplus.nextmedia.com

+++++++++++++++++++++++++++++++++++++++++++++++++++++++++++++++++

咁勇
Good0Bad3
2018/08/21, 11:48:30 中午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2 個回覆
一鍵留名
#undefined2018/08/21, 1:32:04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null2019/02/06, 4:31:15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