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alden學術臺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關於宇宙的笑話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com/lifestyle/columnist/馮睎乾/daily/article/20180818/20478758

2018年08月18日

關於宇宙的笑話




黃子華在最後一次棟篤笑演出中,花了七分鐘感謝陸離女士。他初出道,陸離每天在專欄寫他,更自掏腰包請朋友看,幾乎傾家蕩產支持。致謝時,黃子華披露一件軼事:陸離曾要求他講一些關於「宇宙無始無終」的笑話,還要「好笑到喊」。

這樣刁鑽的笑話題材,子華神聽到也滴汗,坦承自己也不懂何謂「宇宙無始無終」。最後他徇眾要求,真的講了一個關於宇宙的笑話。他說宇宙中能量不斷消散(聽來似乎關於熱力學第二定律),但令能量消散的最有效方式,不是混亂,而是組織,這方面人類很有效率。他舉例:有組織力的國家可動員一百萬人跟二百萬人打仗,引致傷亡慘重,這就是有效使能量消散的方法。

這笑話不難懂,但黃子華覺得不太好笑,我也同意。說「能量消散」,大眾應該沒什麼概念,但打個譬喻,改為「燒銀紙」,便很易引起共鳴。順其自然的話,庫房內的銀紙固然也會隨時間消散,流入不同人手中;但如果有強大的國家組織負責燒錢,比如起一座大橋、建一條鐵路,甚至乎造一個人工島,銀紙就能極速煙消雲散了。

黃子華說,笑話不外乎三個範疇:天、地、人。香港人眼中只有地,少談人性,更不看天。其實中國人自古就是如此,只談現世和實用,玄虛之道不是不講,但只限於老、莊一類的「世外高人」,至於主流看法,則不妨以子產一句話為代表:「天道遠,人道邇。」

上古聖人「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於是始作八卦」(《易.繫辭》),可見很懂得歸納,也甚具抽象思維能力,只是不着重「研究方法」,沒像西方般出過一位寫出《新工具論》(Novum Organum)的培根,所以中國以往一切關乎宇宙萬物的宏大理論,只演變為命理堪輿之學,百姓日用而不知,終究不能成為科學。

翻開古代笑話集,如《笑林廣記》,來去是黃色笑話,誰會用天文學來說笑呢?想來想去,只記得晉人張華《博物志》有一則涉及天文的故事,頗有幽默感,可濫竽充數。話說孔子有次見到兩個小孩在爭辯,一個說:「日出時太陽離我們較近,中午時較遠。」另一個持相反意見。孔子叫他們各自解釋。

第一個小孩說:「日出時像車蓋一樣大,中午則像盤子,不是遠的東西看來較小,大的東西更近嗎?」另一個小孩說:「日初出,比較清涼,中午則熱氣騰騰,不是太陽近時比較熱,遠則比較涼嗎?」孔子無法判斷,兩小兒就取笑他:「人家不是說你很博學嗎?」

關於天文的外國笑話不少,我最欣賞以下一個。兩個比利時人去露營,在空地紮營後便呼呼大睡。幾小時後,一人喚醒同伴說:「你睇吓個天,見到啲乜?」同伴說:「滿天繁星!」「見到呢個景象,你認為有咩意義?」

同伴沉思片刻,然後滔滔不絕分析:「天文學嚟講呢,表示宇宙有無數星系同埋恆星。占星學嚟講,呢個叫水星逆行。由時間角度分析,依家大約係清晨四點。神學角度嚟睇,呢個景象顯示出上帝偉大,而人類就好渺小。

氣象學嚟講,聽日似乎幾好天氣……」這個比利時人演說了幾分鐘,最後問:「我有冇講錯呀?」另一人說:「實際上嚟講,我哋個帳幕畀人偷咗啦,白痴!」

當然,真正的宇宙學笑話不是這樣的,以下是一例:希格斯玻色子(Higgs boson)走進教堂,神父說:「希格斯玻色子不准進入!」希格斯玻色子答道:「沒有我,就不會有彌撒!」懂嗎?希格斯玻色子是質量之源,而英文的「彌撒」和「質量」都是「mass」,一語雙關,正是笑位所在。但說到底,能夠用宇宙來開玩笑的,就只有神──可惜子華神也是人。

https://m.youtube.com/watch?v=kHhv-eU6EUk&feature=share

馮睎乾
電郵 [email protected]


上一則
上一則
厲害了 (陳惜姿)

下一則
下一則
婚禮與墓園 (高慧然)
Good1Bad1
2018/08/18, 6:28:31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2 個回覆
#undefined2018/08/18, 6:35:56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null2019/03/11, 1:14:24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