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alden講故臺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色情] 中學生情色記事
https://mobileinblack.blogspot.com.au/
--
前前後後加埋,我最少都為繼唔繼續寫呢個故事而煩左三個月。我已經無咩動力再去寫色情,但對住近萬字既殘稿同大綱又有些少唔甘心。呢篇大概會係我最後一篇色情小說,我唔敢保證自己會寫完佢,甚至可能係貼完所有已經寫好既部份後就任由佢係故事情節即將展開既時候突兀咁完結。除此之外,開始動筆寫呢個故事已經係半年前既事,因為太過熟悉一早寫好既部份,我其實無法確認自己寫得好唔好。

簡單而言,呢個係一個我無法確保其質素而且好大機會會斷尾既故事,請慎重地決定要唔要開始睇。
--

不論男女,他們墜入愛河的瞬間的模樣都是相同的。他們都會突然地頓了頓,呼吸變得很輕很輕,幾乎見不到胸膛的起伏,雙唇則會微微分開,若有似無地觸碰著彼此,目光雖然非常專注,卻又因為瞳孔的擴張而不能準確地說出他們所看著的地方,只能推斷出大致的方向。

會有那麼多機會觀察這種特別的時刻,是因為嘉敏的身邊有兩個很出色的人,一個是她的姐姐,另一個是她的班主任葉老師。班上的女同學經常會露出那種軟軟糯糯的神情,羞澀地看著葉老師。只要一到放學或者其它休息時間,葉老師的身邊總會圍著三、兩個女學生搶著要與他說話,然後被他風趣的回答引出陣陣笑聲。

所以當嘉敏推開後樓梯厚重的防煙門,目睹葉老師絲毫不像老師的瞬間,她被嚇得全身僵硬,推著半開的防煙門愣愣地看著兩位老師的身體一下一下的重疊與分離。

承受著葉老師衝撞的是身體摺疊成九十度的英文科的陳老師。俯身握著扶手的陳老師臉頰潮紅,原本剛好遮蓋著雙膝只露出緊緻的形狀很美的小腿的裙襬被提到腰際,展露了藏在裙下的筆直修長的雙腿。

葉老師忽然毫無預兆地加快了進出陳老師身體的速度。陳老師發出了一聲嬌婉的鼻音,把頭埋在握著扶手的雙手的之間。陳老師上課時整齊的髮型已經變得散亂,幾縷烏黑的髮絲散落在她原本潔白的,現在染上一層可愛的粉色的手臂上,顏色上強烈的反差讓充滿女性魅力的陳老師顯得份外誘人。
Good22Bad2
2018/05/07, 7:42:34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本貼文共有 104 個回覆
#null2018/06/03, 5:52:52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null2018/06/09, 6:30:29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More
#null2018/06/09, 6:48:54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null2018/06/20, 8:30:49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百合姊妹丼
#null2018/06/23, 9:36:55 晚上
引用快速引用
嘉敏放任她的大腦運轉,但那就像一個無法到達任何地方的孤獨的沒有連接任何東西的齒輪一樣,即使再努力亦不能得到些甚麼。最終,她還是在放學後推開了一間細小的專用於小組教學的課室的門。

「坐下吧。」課室裏的就只有幾張併在一起的書檯和正在溫柔地微笑著的葉老師,卻沒有陳老師的蹤影。

恐懼突然毫無預兆地襲來。嘉敏僵硬地拉開了葉老師對面的椅子,感受著冰冷的感覺漸漸向著全身蔓延。嘉敏發現自己是那樣的天真和脆弱,若是葉老師此時此刻想要對她的身體做些甚麼,她亦完全沒有抵抗的能力。

自己還是走進了葉老師和陳老師所設的陷阱嗎?陳老師將會在一旁拍下自己被葉老師侵占的過程,然後要脅我嗎?那是個異常卑劣卻有效的手段。嘉敏無意識地以冰冷的指尖緊緊地捏著校裙。

「先讓我看看妳的測驗卷吧。」

聽到葉老師的聲音,嘉敏本能地縮了縮,只是和她所想像的不同,葉老師依然如課堂上般體貼而溫柔。

不對。那樣的手段非常粗糙和愚蠢,不論是受害人不肯協妥還是報警了,拿著那些影片和相片就等於是拿著自己的罪證,根本不能發佈出去。葉老師和陳老師應該會用更安全的方法,例如逼我以自己的手提電話拍下自己擺出無比淫穢的姿態的照片,然後傳給他們。那樣即使相片外流也可以推脫是我自己傳開去的,他們甚至可以拿出電話記錄,哭著說,「張嘉敏同學只是個很需要大家幫助和給點空間的學生而已。」

葉老師掃了一眼嘉敏遞來的考卷後,將身前的教科書推到嘉敏面前,「妳錯的都是最近剛教的內容,先把這個部份的單數題目做一次吧。」

嘉敏花了好一會兒才理解葉老師的話語。愕了愕後,完全看不清葉老師到底想要做甚麼的嘉敏唯有開始埋首解題。

「和測驗時錯的一樣,這裏不能那樣轉換,套了公式後記得要加上括號。」

「好,現在試試這一頁的單數題目。」

「反正也只有幾題,不如把雙數題目也做了吧?」

葉老師果然一如平日的溫柔,嘉敏甚至開始懷疑今天是不是真的只是一場單純的補習。不過,這種想法就只維持到小課室的門被推開,陳老師儀態萬千地走進來的瞬間。
#null2018/07/08, 1:19:35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你們已經開始了喔?」單單是一句話,陳老師就立即扭轉了課室內的氣氛,略有回升的溫度又降了下來。

「等妳好久了呢,被學生纏住了?」

「我又不是葉老師你,怎會被學生纏上呢?」

陳老師邊說邊在葉老師的身旁坐下,卻規規矩矩地隔著一臂的距離,進門時的壓迫感亦消失得無影無蹤。

「我想你們應該差不多好了,所以準備了些英文科的練習。」陳老師轉向嘉敏,「要試試嗎?」

思考各種東西和問題的嘉敏愣愣地接過陳老師遞來的練習,然後習慣性地低頭開始解題。

入眼的是一份算不上特別困難的閱讀理解,讀著讀著,嘉敏就沉淪於文字之間,大腦不自覺地放鬆下來,不再猜測葉老師和陳老師的意圖。當她揭到那頁滿滿的文法問題時,嘉敏的集中力已經全然灌注於眼前的幾頁紙上。

「我去買點東西喝,老師你們要...」些甚麼?

完成了所有題目的嘉敏站了起來,卻無法完成她想要說出口的話。那是因為嘉敏看到桌子的另一端,陳老師纖細的手指纏上了滲著晶瑩的黏液的葉老師勃起的陰莖,指縫與陰莖所構成的空間感甚至美麗得彷彿是甚麼精緻的藝術品般。

陳老師的指尖開始跳動,時而輕輕地以指腹撫摸,時而緊貼著那敏感的地方用力地轉動,那彷如藝術品般高高在上的美感在瞬間被打破,卻化成了淫穢的透著靡爛與華麗的味道的景象,依舊吸引著人的視線。

無法言語的嘉敏在回過神時,用力地轉身衝出這個霎時間起了劇烈變化的課室,遠遠地將兩位老師拋到身後。

明明來之前已經有了心理準備,為甚麼自己還是像逃跑一樣走了?嘉扶著欄杆,被心臟強烈的跳動逼得大口大口呼著氣。明明昨晚還幻想著更為淫靡的景象,為甚麼自己剛才瞥見最微末的姿態就逃了出來呢?

明明很清晰,卻隔著無法觸碰的距離。

這種感覺,很討厭。

努力壓下顫抖的手,嘉敏拉下了小課室的門把。入目的是躺在檯上的葉老師,以及穿著高跟鞋仍能穩穩地蹲在檯上的正在葉老師身上起伏著的陳老師。
#null2018/07/08, 1:20:00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狂亂地動著的陳老師沒有在意嘉敏的到來,甚至沒有在意她現在的姿勢讓她被陰莖撐開的陰戶完完全全地展露在嘉敏的眼前。隨著愈來愈激烈的動作,被陳老師下身吞吐著的陰莖亦一次又一次地推開陳老師的陰唇,刺激著她滲著溫熱體液的陰道,使她原本小小的陰蒂頭亦激烈地勃起。

陳老師伸出右手按在葉老師的胸膛上,然後一改剛才的上下抽動,變成了前後滑動。看似變得平淡的動作卻產生了更多液體攪動的聲音,甚至夾雜著葉老師一兩聲無法嚥下呻吟。

似乎被葉老師的聲音刺激到,陳老師魅惑地咬著唇,不再只是單純地前後滑動,開始時不時地轉著圈,延長了一次抽插的節奏。

就在嘉敏想起了自己要呼吸的剎那,陳老師忽然猛地扭著腰,俐落的動作再次使嘉敏忘記呼吸。

一聲興奮的叫喊後,陳老師伏在葉老師的身上,吐了吐舌尖,臉上滿是滿足的紅暈。

高潮過後的陳老師渾身無力,彷彿是液體般癱軟在葉老師身上。只是肉慾被挑起了的葉老師卻未被滿足,用力一翻身就將陳老師壓在身下,以更快的頻率進出陳老師的身體。一直掌握著節奏的陳老師吐出一聲接一聲已然脫離了控制的呻吟,雙腳亦毫無辦法地在空中飄盪,畫出一道又一道漂亮的線條,最終好像是找到了支柱一樣,緊緊地纏上了葉老師的腰間。

在一旁的嘉敏如願的看到葉老師埋藏著獸性。葉老師每一次的奔馳都是那樣的用力,彷彿是世間上他唯一想做和要做的事似的。不知道是不是想將表演做得更完美,葉老師甚至讓陳老師轉過了身,趴在檯上,好讓他能從後進入陳老師,使她藏在衣服底下的胸部亦在嘉敏的眼前蕩漾。
#null2018/07/08, 1:20:20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努力地掩飾自己的震驚的嘉敏突然瞥見了葉老師的唇邊出現了一個邪淫的笑容,只是那個笑容轉瞬間就消失了,讓她無法確定那是不是自己的錯覺。不過,葉老師很樂意以行動告訴嘉敏她所見到的都是無法辯解的真實。

葉老師將身下已經完全地化為液體般讓人任意扭曲擺佈的、趴著的陳老師推離了檯上。突然失去了支撐的陳老師一驚,只能用手點了點地平衡自己的身體,卻在下一刻又因為葉老師的衝撞而往前跌去,使她的手又在地上點了一下。葉老師就這樣推著陳老師,一步一步地逼向站在一旁的嘉敏。

失去自己身體的控制權的陳老師,撲上了嘉敏的身體,雙手捏著嘉敏的校服裙,滿臉不知到底是興奮抑或是羞赧的紅暈,以滿是水氣的雙眼望向嘉敏。

情慾的氣味混合著汗水和香水的味道猛烈地撲向嘉敏的鼻尖,只是她在有時間感受和反思這氣味所帶來的衝擊前,葉老師就已經再一次重重地頂進陳老師的身體,使陳老師滾燙的身體狠狠地撞入她的懷中。

肌膚感受著陳老師的溫度,耳中聽著陳老師的呻吟,頸項感受著陳老師口中吐出的絲絲燙人的氣息,而越過陳老師的後背,嘉敏的眼眸所映著的,是葉老師從陳老師的陰道裏拔出的仍然昂揚著的勃起的陰莖。

葉老師拉了拉陳老師被翻起的裙裾後,又變回了那個被受女同學歡迎的葉老師,他對仍伏在嘉敏身上的陳老師說,「陳老師,麻煩妳送張嘉敏同學出校門了。」

陳老師勉強地撐起了自己的身體,簡略地整了整凌亂的衣服後,就推開了課室的門,向嘉敏說,「走吧。」

瞄了瞄身前那個全身上下都散發著情慾的味道的老師,嘉敏無法相信兩位老師就這樣讓她走了,甚麼也沒做,甚麼也沒說,連一聲警戒都沒有,就只是將她邀請到貴賓席上,從極近的距離看而已。

「老師,為甚麼妳們...」

「啊!」陳老師突然低呼了一聲,一手用力地按在牆上。

「老師?!」嘉敏立即上前扶著陳老師。

「沒事,只是精液開始流出來而已。」陳老師捋了捋髮絲,笑得很美麗。
#null2018/07/08, 1:20:37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null2018/07/08, 1:20:46 下午
引用快速引用
秒後自動載入第8
上一頁下一頁
發表文章發起投票回覆
請先登入以發表回覆